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马皇后的秘密

大明春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马皇后的秘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小红山回府,朱高煦走过照壁,看见了教授侯海。【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二人进了一间倒罩房,朱高煦一坐下来、就不禁沉吟道:“何福这人有点意思。”

    侯海马上小声道:“王爷,下官又打听到了更有意思的哩……”

    “哦?”朱高煦抬起头来,这才想到侯海等在王府里,应该有什么事儿要说。

    侯海上前两步,附耳道:“何福有个弟弟,叫何禄,已不知所踪。下官打听到,陈瑛曾拿这事儿弹劾何福,但没起到作用。

    那陈瑛不依不饶,又查出在洪武三十五年正月之前、何禄在京师城里出现过,可靖难军一进城他就不见了!陈瑛因此弹劾何禄与建文罪臣勾结,图谋不轨。只是没有凭据,何福现在还好好的做着官。”

    朱高煦听到这里,马上问道:“何禄的事,消息可靠?”

    侯海道:“下官哪敢在王爷跟前打胡乱说啊?”

    “嗬……”朱高煦笑了一下,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王贵办事回来了,站在门外向里面作拜。朱高煦向外面一眼,侯海也转头看门口、马上十分自觉地抱拳道:“下官告退。”

    王贵走了进来,拿出一只荷包呈上来道:“奴婢奉命去了凤阳一趟,顺利拿到东西了。”

    “好。”朱高煦接过来放在袖袋里。

    王贵又小声道:“路上有两个人一直跟着,奴婢没理会他。”

    朱高煦听罢,沉吟道:“父皇让我去云南查人,马皇后是一条线索,我接触她是父皇允许的,被人发现也无所谓。【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王贵去办要紧的事时,几乎都是跟着朱高煦一起出城,确认没有跟踪才走。这回径直从王府出去,果然就有人盯着。

    ……建文的下落,至今没什么头绪。

    朱棣为何最怀疑建文去了云南?主要还是沐家的关系。沐晟不仅在“靖难之役”中站错了位置,几次调云南兵增援建文朝官军,而且与当初做过平燕大将军的耿炳文有联姻关系。

    更重要的是,以前沐英就和太子朱标是过命的交情,朱标死了,沐英自己都伤心气死了;而沐晟袭爵之前、经常在京师,从小和朱允炆玩到大,也是关系很铁。

    沐家和朱标家那是世交,关系没法说断就断。

    朱高煦再次见到马恩慧时,在北安门内的东北角。有司专门给她改建了一座宅子,并派了人服侍她。

    走进正面的客厅,朱高煦依旧上前执礼:“高煦见过堂嫂,堂嫂别来无恙?”

    时间确实是最好的良药,马恩慧不像上次那么憔悴,这回看起来还算正常,一身庶民穿的浅青色襦裙。她站了起来,回礼道:“多谢高阳王挂念。”

    旁边的宦官轻声提醒道:“已是汉王殿下了。”

    “哦……”马恩慧的目光从朱高煦脸上扫过,改口道,“汉王。”

    刚才她那个眼神有点奇怪。毕竟是当过几年皇后的人,或许她从一个汉王的称呼,就能想到朱高煦争太子位失败了吧?

    朱高煦对刚才那宦官道:“你们先出去,别在这里多嘴了,本王要与堂嫂说几句话。”

    宦官愣了一下,急忙躬身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朱高煦挥挥手,但他没有关门。虽然孤男寡女在客厅里,但没关门也无甚关系了。

    “堂嫂,今日我来,主要为了道一声别。”朱高煦道,“我受封了亲王,过阵子就要离京去藩国了。”

    马恩慧听到这里,伤感立刻就笼罩在眉宇之间。朱高煦隐隐理解她的感受,国破家亡、孤身被关在这个地方,整个京城,恐怕只有朱高煦当她是亲戚。

    “去哪里?”马恩慧的声音竟有点哽咽。古今只要是离别都叫人伤感,但没想到她反应比较强烈。

    朱高煦实话道:“云南。”

    马恩慧没再吭声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说甚么一路顺风之类的客套话。

    就在这时,朱高煦从袖袋里摸出了一只荷包,便是王贵从凤阳带回来的东西,双手送了上去。马恩慧一面接住,一面抬头看了他一眼。

    她拉开细绳时,朱高煦便道:“文圭满一岁的时候剪下的头发,凤阳的宦官说小孩儿的头发细、不能留长了,剪掉后能长得更好。”

    朱高煦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在说普通的家常。

    但马恩慧的双手在发颤,情绪立刻就崩溃了,眼泪流了一脸。她捧着荷包,捂在鼻子上使劲闻着那气味,没有奥啕大哭,泪水却非常多,肩膀在一阵阵地抽搐。

    客厅里安静下来,朱高煦不再说话,屋里只剩下压抑的抽泣之声。

    过了一会儿,马恩慧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脸,刚擦干,不知怎么又开始哭了。一连折腾了三次,她总算是消停下来。

    马恩慧没有说一个谢字,只道:“要是以前没有削藩,大家都和和睦睦的,咱们还是亲戚,可以时常走动……”

    她的口气像是追忆往事,像是在幻想,叫人听着莫名有点心酸。

    所以轻开战端者绝不英明,万一失败了,就得和她现在一样一面懊悔、一面伤感,或许更不如!

    朱高煦回应道:“现在我们还是亲戚。”

    马恩慧沉吟了一会儿,便道:“汉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朱高煦忙靠近了过去,偏过头时,耳朵都能感觉到马恩慧吐气的触觉了。她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几句话。

    “哦!”朱高煦听罢,恍然点点头。

    她当然没说建文帝和建文太子下落,毕竟太子文奎也是她的儿子;况且他们的行踪、马恩慧是不是确实知道也存疑。不过她说了另一件也挺有意思的事儿,就算是朱家的人、朱高煦以前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朱高煦道:“我不久留了,告辞。”

    马恩慧问道:“汉王何时回京?”

    “难说。”朱高煦不动声色道。

    ……

    受封汉王之后,朱高煦的府邸无甚改变,就藩时、直接去云南的亲王府就行了。不过亲王府的官员人事,已陆续开始安排;亲王府的人员规模,与郡王府不可同日而语。

    朱高煦答应就藩云南,已算是很听话。所以在王府官员任命上,他少不得在父皇跟前讨价还价,父皇在此事上也比较迁就他。

    由于要去边陲就藩,父皇答应给朱高煦三个护卫兵力,加上仪仗等人数,共计步骑约一万九千人。王斌出任左护卫指挥使、韦达出任中护卫指挥使、刘瑛出任右护卫指挥使。

    王府长史司共有官员二十六人,官位也逐渐补上了。左长史叫钱巽,右长史是李默;侯海改亲王府典仗。

    这个李默是朱高煦主动要的人。因为韦达再次在朱高煦跟前、为李默求官职……还在北平的时候韦达就找过朱高煦帮忙、让李默通过世袭百户的考试,朱高煦没帮,而这次实在不好意思回绝。

    韦达的女儿本来可能做亲王妃的,现在只嫁给了朝中的一个千户;韦达在“靖难之役”中为朱高煦拼死卖命,这点小小要求并不过分。朱高煦或多或少有对他的补偿心理。

    不过那李默倒是有点意思,其父是百户,他差点就没世袭成军职;后来不知花了钱还是怎么搞的,第二次世袭考试终于过了。现在却不想当武将,走韦达的路子跑到亲王府做起了长史。

    朱高煦暗地里叫王贵、侯海、高贤宁等人查新任的文武官员,却没查出甚么所以然来。

    但他一心认定:这次任命到汉王府的人,肯定有太子|党或是谁的奸谍!

    从姚广孝安排姚姬的手段看来,朱高煦认为奸谍可能隐藏得很深……毕竟暴露的奸谍没甚么大用,还不如明明白白派个人来监视朱高煦。

    比如父皇就正大光明地派了胡濙,让胡濙跟着朱高煦一起去云南公干。。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