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十九章、陈年旧事!

逆鳞 第十九章、陈年旧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十章、买断恩情!

    车子驶过行政大道,驶上苏堤,过桥,然后在一座被绿树红花掩映的白色府邸门前停了下来。

    古老的青铜大门向两边打开,身穿灰色制服的老人站在门口迎接。

    车子进了院子,老人主动走上前帮忙拉开车门,一脸慈祥地说道:“崔小姐回来了?夫人和少爷正在等着小姐吃饭呢。”

    崔小心对老人道谢,说道:“燕伯,您太客气了。我是小辈,让我自己来就好。”

    老人呵呵地笑,说道:“不碍事的,都做习惯了的事情。”

    青袍男人下车,对着老人拱了拱手,然后便朝着后院走去。对于这个值守燕家数十年的老人,宁心海不敢有丝毫怠慢。

    在燕伯的陪伴下,崔小心朝着大厅走去。

    客厅里灯光明亮,一位身穿紫色旗袍的雍容贵妇正和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英俊青年在下象棋。

    “妈,这一次我怎么着也不能让你了,你刚才说你的相可以过河,炮可以拐弯,现在竟然说我的士是内奸,要用我的士来将我的帅-----妈,就算我是你亲儿子,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吧?”

    美艳妇人白了儿子一眼,竟然有少女才应有的青涩风情。

    “你是我儿子,我生你下来是做什么用的?自然是要不开心的时候欺负一番发发脾气才是。”

    “妈,谁又欺负你了?你说个名字,我明天就带人去打断他的腿-----”少年人故作生气地说道,眼里却有着化不开的笑意。

    “燕伯来。”妇人说道。

    少年人扶了扶眼镜,苦笑着说道:“妈,能不能换一个?这一位在我这儿就是一块铁板,我怕一脚踢过去会伤了自己的脚-----”

    “不换。就是他。”妇人满脸怒意地谴责那个男人的暴行,说道:“三年前答应带我们去屠龙古战场看看,失约了。一年前答应我回天都过春节,结果说是春节要值班让我们娘俩自己回。半个月前说好了让我去西港大购物,结果又说有上官下来检查工作,他需要接待陪同-----你自己掰着手指头算算,这一个月三十天的时间他在家里吃过几顿饭?陪我们娘俩说了几句话?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好好教训一番?你不是江南有名的纨绔子弟吗?大家都说你多么多么厉害,欺负人多么多么凶狠,我这做妈的心里也高兴,觉得脸上特有面子----你就帮我把这个仇给报了,算妈欠你一个人情,好不好?”

    英俊男人满讪笑,说道:“我们纨绔子弟也是有智商的,不然会被人笑话没有城府没有眼界。丢了圈子的面子。你想想,外面原本就对我们这些人民愤极大,我们做事还是要低调谨慎一些,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我先帮你记上,等到以后有机会再帮你报仇狠狠地宰他一刀?”

    “哼,我就知道你是个吃里爬外的坏东西。你也不想想你是谁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妇人大发雷霆,指着少年的脑门说道。

    扑哧----

    崔小心娇笑出声,朝着妇人走了过去,说道:“小姑,你可真是会为难表哥。你让他去欺负自己的父亲,他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呀,小心回来了。”妇人满脸欣喜地看着崔小心,对着她连连招手,说道:“快过来快过来,让小姑瞧瞧----我们家小心今天去了哪里玩啊?开心吗?有没有人欺负小心?要是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找事可要告诉小姑,小姑要你表哥去欺负他。你表哥整天游手好闲的,总要给他找点儿事情做。”

    崔小心在妇人的面前坐了下来,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说道:“小姑,我很好。就是随意出去走走。”

    燕相马把一杯茶水放到崔小心面前,咧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笑着问道:“听说小心最近一直在帮同学补习功课?”

    崔小心脸上的笑容微滞,瞬间又恢复如初,说道:“是的。高考将近,有位同学的学习成绩不太好,我想帮他往前冲一冲。”

    崔新瓷满脸慈爱地看着崔小心,说道:“我们家小心就是善良。唉,长得漂亮,性子又好,身世又好,以后到底什么样的男生才能够配得上我们家小心啊?幸好天都人才济济,英杰辈出,到时候崔家自然会给你找一个和你相得益彰的。只是小姑想到你下半年就要回天都了,心脏就像是被人给挖走一块似的。你在小姑这边住了五年,小姑也一直把你当作亲生女儿看待,你这一回去------”

    “妈,你有完没完啊?每天都来这么一出苦情戏,你不腻烦,人家小心都受不了了。你越是这样啊,小心越是巴不得的赶紧回天都----小心,你说是不是?”燕相马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影帝级老妈出声说道。

    “怎么会呢?”崔小心莞尔一笑,握紧小姨的手说道:“我也舍不得小姨呢。在江南住得很开心,如果不是为了读书的话,我也不愿意离开呢。”

    “还是小心和我贴心,不像他们姓燕的那么没良心。【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崔新瓷一脸欣慰地说道。“小心啊,走,咱们吃饭去。”

    “好的。”崔小心跟着站了起来。

    “我妈知道小心喜欢吃鱼,特别让人从泰山送了一桶石岩鱼。这些石岩鱼生长在石缝间的泉水之中,肉嫩无刺,放在石头上面稍微晒一晒就整个儿融化掉了。”燕相马一边拿碗帮母亲和崔小心盛汤,一边解释着说道:“用这种鱼熬汤,整条鱼都化在了汤里。找不到鱼肉,连鱼鳞都找不着一片。但是你喝一口这汤----就像是有一条小鱼在嘴里游动的感觉,实在是鲜美之极。”

    “你就会拍马屁。”崔新瓷训斥了儿子一句。

    “我这是拍老妈你的马屁。”燕相马笑呵呵地说道:“这不是为了让小心表妹知道你对她的一片心意吗?”

    “哼,心意在心,你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崔新瓷摇头,说道:“你啊,和你那个父亲一样,心思复杂着呢。累不累?”

    “行。行。我不说话了行吧?我不说话了行吧?”燕相马连连求饶。

    崔新瓷和崔小心相视而笑,崔新瓷招呼崔小心喝汤,说道:“热汤鲜美,凉了就会有一股子鱼腥味道。小心快尝尝口感如何。咸了或者淡了都要告诉小姑,小姑下回让厨房改进。”

    崔小心用勺子喝了一口,满嘴鲜浓的香味,称赞着说道:“很好喝呢。咸淡适中,刚刚好。”

    “那就好。”崔新瓷这才低头喝汤。

    “对了小心-----”燕相马看着崔小心,笑着说道:“你帮忙补习的同学,就是上次在咖啡馆救下你一命的那位吗?”

    崔小心的眉毛微挑,抬头看向燕相马,说道:“是的表哥,他人极好,就是学习成绩不好,还有十几天就要高考了,我想着再帮他做一些事情。毕竟,当初要不是他出手相助的话,宁叔怕是也赶不及救援-----”

    “哼,杀手乌鸦,早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燕相马脸上出现一股子不加掩饰的戾气,因为他表现恰当,那戾气便变成不平则鸣的怒意。“天都那边已经有所行动,崔家和燕家的高手都在四处追寻乌鸦的下落,江南城这边也在展开天网似的搜索,城主府的高手也全都被父亲派了出去----小心尽管放心,乌鸦不敢再来。就算来了,也会被宁叔他们包成粽子,击杀成渣。”

    “辛苦表哥和姑夫了。”崔小心沉声道谢。

    “谢什么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就是我的亲妹妹。”燕相马笑呵呵地说道。“不过,表妹还是要和那位同学保持一点距离才好-----”

    崔小心脸色平静地看着燕相马,说道:“表哥是什么意思?”

    “你想啊,你的那位同学是个普通人,普通人和我们的世界相差实在是太远太远----这一次宁叔出现的及时,所以才把乌鸦给拦截了下来。要是再有下一次的话,你那位同学还有这样的好运气?我知道表妹原本是想帮助同学,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那位同学伤着了或者遭遇更加严重的伤害----以表妹的心性,这一辈子怕是都难以解脱吧?”

    崔小心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说道:“表哥是在警告我吗?”

    “表妹,我这只是劝告,哪里谈得上什么警告?我这完全是为了你和你的那位同学着想,你说是不是?要是表妹觉得我这些话不该说,那我就不说了。表妹聪明伶俐,这些事情自己也是可以想得清楚明白的。”

    “我已经想过了。”崔小心说道。

    崔新瓷看看儿子,再看看崔小心,出声说道:“小心,你的那位同学毕竟帮过你,这份人情咱们家里还是要记下的-----你说他学习成绩不佳,那到时候就让你姑夫帮忙疏通一下关系,让江南大学给他批一张特招的条#子。江南大学虽然不及西风大学,却也算得上是帝国一等一的名校。所有的专业随便他挑选,你觉得这样可好?”

    崔小心心潮涌动,握着勺子的手指骨节泛白。

    她明白小姑的意思,这是要一次性地买断李牧羊的救命恩情了。

    可是,恩情是可以买断的吗?

    (PS:求红票求月票求收藏求你们的一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