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十五章、不可相信!

逆鳞 第三十五章、不可相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五章、不可相信!

    李牧羊面容冷峻,脊背挺直。

    眼睛血红,带着一股子随时都有可能择人而噬的阴狠。

    他身上的衣服沾染着血迹,脸上还有着一拳轰飞血鸦残留下来的血渍肉渣。

    这是一个杀气腾腾的李牧羊,也是燕相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李牧羊。

    当然,燕相马也不过只是和李牧羊见了一面而已。

    第一次见到的李牧羊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也绝对不遭人讨厌。

    亲热地有些过份了一些,却又有着让人绝对不会生出厌烦之心的笑脸。

    即便他使出手指头掰青金石玩这一招等于是狠狠地抽了他一记耳光,但是看在他请自己吃冰冻西瓜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原谅。

    甚至在母亲询问他有没有来处理李牧羊这个问题人物的时候,他还有意识地替他隐瞒,隐瞒了他实力强悍这一事实----虽然那样做最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面子着想。

    可是,在他看来,李牧羊不是一个坏人。

    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些想要靠追逐小心表妹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目的地小白脸。

    李牧羊没有做小白脸的资格。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被他干净利落地就处理掉了。

    他知道李牧羊刻意隐藏了实力,但是却没想到李牧羊拥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

    神州大地,将武者的修为分为空谷、高山、闲云、枯荣、星空、神游、屠龙七大境界。每一境界又有上品、中品、下品三种实力阶段。

    按照这个等级的实力划分,乌鸦至少属于闲云上品,远远高于他的高山境中品。倘若是他独自面对乌鸦,怕是只有逃命的份。即便是面对小心表妹身边的‘心佛’宁心海也有着足够的自保能力。倘若宁心海不能够小心应对,说不得还被乌鸦给讨到了便宜。

    可是,面前这个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李牧羊----老师眼中的差等生,学生们眼里的废物,他竟然以一已之力将乌鸦给屠杀了?

    燕相马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眼神警惕地看着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李牧羊,说道:“你杀了他?”

    “是的。”李牧羊说道。“我杀了他。因为他要杀我。”

    李牧羊倒是不在乎乌鸦有没有想要杀自己,毕竟,这场灾难也是因为自己招引而至。

    他最在乎的是乌鸦差点儿杀掉了他最亲近的家人,他的父亲母亲还有最可爱的妹妹李思念。

    他是一个废物,别人都是这么说的,他自己内心深处也是认可这一点儿的。

    但是,他的家人的生命要远远重于自己的。

    那是他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守护的逆鳞。

    他可以死,反正是烂命一条。

    但是,他的父母不能死,他的妹妹不能死。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后悔杀掉了乌鸦。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做到这些。

    “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李牧羊说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燕相马心中波澜壮阔,看向李牧羊的眼神越发的惊心。他实在难以相信,面前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竟然杀死了帝国杀手榜排名前二十的杀手。

    难道乌鸦没有使用他擅长的樱花斩?

    难道乌鸦没有施展他恐怖的暗黑迷障?

    难道他没有召唤出那些血鸦宠物----看起来是召唤过的,地上大量的血鸦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牧羊觉得这个男人的废话真多,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他被他的乌鸦吃掉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血鸦噬主?”燕相马大惊,说道:“血鸦之所以会噬主,那是因为它们被召唤出来之后却无肉可食无血可饮,而它们的主人又处于极端虚弱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血鸦这种至邪至恶之物,原本就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说法。乌鸦被它们吞食,那就证明当时的它连反抗余力都没有----他败在你的手上?”

    李牧羊便不说话了。

    这不是废话吗?

    你面前站着的除了自己这个大活人,还有谁能够帮助自己做这件事情?

    燕相马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轻轻摇晃着扇子,将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道给扇走,看着李牧羊说道:“乌鸦是帝国杀手榜上的名杀手,也是被各行省通缉的要犯----就是我们江南城也布下了天罗地网,势必要把他捉拿归案的。既然他死在你的手上,那么你就帮了我们江南省的大忙-----崔家燕家以及小心表妹也是要欠下你一个人情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李牧羊看着燕相马,声音极其不耐烦地问道。

    他走到父母妹妹躺倒的位置,伸手扣着他们的脉搏一一测验。

    李牧羊从来没有学过医,他倒是被老道当作样本给妹妹李思念学医做过标本。

    但是,有些东西就像是无师自通似的,他知道人类的正常脉博是多少数,他能够准确地勘测到这个人是否健康。

    幸运的是,父母妹妹都只是暂时的昏迷,并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看到李牧羊眼神里的担忧,燕相马心里的紧张也松懈许多。

    他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家人的关爱是发自内心的。

    “你不考试了?”燕相马说道。

    李牧羊表情一僵,脸色变得更加难堪起来。

    对无数学子来说,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对李牧羊来说,今天是一个将要决定他未来人生走向的日子。

    他已经和崔小心约好了,他们要一起去西风大学的未名湖畔看日出。

    可是,现在已经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了,他却还没有出门考试----怕是现在第一场考试已经开始了吧?

    这可如何是好?

    放弃?

    他之前付出的所有努力,他和崔小心的约定,他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待将就此成空。

    可是,如果他现在冲过去考试的话,他的家人怎么办?他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的父亲母亲和妹妹李思念怎么办?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人生而就放弃了对他们的安全考虑。那样的话,他还算是一个孝敬的儿子一个体贴的哥哥吗?

    “你去吧。”燕相马看出李牧羊的犹豫,沉声说道。

    李牧羊眼神犀利地看着他,却并不接话。

    “你相信我吗?”燕相马的脸上艰难地挤出了一抹笑容,和蔼可亲地出声问道。

    “不相信。”李牧羊无比坦白地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