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七十五章、替友扬名!

逆鳞 第七十五章、替友扬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七十五章、替友扬名!

    “啊,我的钱袋-----我的钱袋不见了-----”

    从某个船舱里,发出如杀猪一般的尖叫声音。【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这声音刺破楼船的宁静,无数的客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我的也是,我的钱袋也不见了-----”

    “船上有贼,快去报官------”

    砰砰砰的舱门被推开声音,衣衫不整的学子们满脸愤怒大声嚷嚷着些什么。

    “船家,船家,快让你们负责的人给我过来------”张林浦系着腰带脚步踉跄地跑了出来,大声吆喝着说道:“我袋子里面的一百金币全部都被盗了,你们赶紧给我找回来。不然----不然我们和你们没完。”

    “就是,还有我的五十金币-----”

    “我的一百二十枚-----”

    -------

    李牧羊睁开眼睛,听明白外面的喊叫声音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摸向自己的裤裆。

    还好,金币和精库都在。

    于是,他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儿。第一趟出远门,第一次离开父母家人,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想着各种各样的心事,竟然是到了下半宿才睡了那么一会儿。

    外面天色尚且昏暗,月亮还有一个淡淡的影子挂在天边,竟然就被人吵醒了?

    突兀地,他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从舱板下面拉出行李包裹,在里面一阵翻找。

    什么也没找着。

    藏在这包裹里面的金币全部消失不见了。

    罗琦把金币分成好几小份,一包包地藏在衣服或者一些食物书盒里面,竟然全都被人给寻了出来。而包裹留在原处,就像是从来都没有人移动过一般。

    是个神偷!

    李牧羊推门而出,外面已经吵成一团。

    张林浦等丢失钱袋的江南生员大声地嚷嚷着,一个戴着三角帽的中年男人正在努力地向他们解释什么,但是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拉着中年男人的手臂衣襟让船家赔偿损失。

    “各位公子,各位公子------请听我一言,请听我一言。”三角帽男人不停作揖,说道:“现在楼船进入鸡鸣泽,是湖路最凶险也最容易出湖盗的地方。就算那偷儿偷了各位公子的钱财,也不会在这里下船的。”

    “楼船一路航行,没有在任何地方靠岸。所以,我敢肯定,那该死的小偷一定还在这楼船之上。各位宽裕一些时间,我们组织人手到各个舱室搜索一番。你们被盗的钱财不是小数目,就算小偷想藏也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我们把钱给找到,不就可以找到小偷了吗?那个时候就可以给各位一个交代了。”

    张林浦听了觉得有理,松开了船家管事人的衣领,转身看着同乡生员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搜。一定要搜。”众人满脸悲愤,高声说道。钱财虽然是身外之物,但也是救命之物。他们这才刚刚出门呢,身上的全部家财就被小偷偷走。这到了天都喝西北风去吗?

    张林浦看到从舱室里面出来的李牧羊,问道:“李牧羊,你有没有被偷?”

    “被盗走两百一十枚金币。”李牧羊出声说道。

    众人咋舌,没想到李牧羊出门读书竟然带了这样大的一笔巨款。

    “真的假的?”张林浦不信。

    “这次侥幸考了个文试第一,城主大人奖励了两千金币。原本母亲是想让我直接带一半出来的,免得我在外面受累吃苦。我觉得用不了那么多,所以就只带了两百一。”李牧羊解释着说道。裤裆里的那一小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知道的,那是他的保命钱。

    “--------”

    众人盯着李牧羊又想,这混蛋凭什么考帝国第一啊?

    楼船管事叫做陈涛,他把船上所有船员以及一二层的住客全部都聚集在甲板之上,然后又组织了一批精装护卫挨个进入每一个舱室进行搜索。

    所有生员都跟在后面做监督,谁也没办法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做假。

    可惜,让大家失望的是,所有船舱都搜完了,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看到大堆金币堆在某个隐蔽角落闪闪发光的画面。

    “一定是小偷把金币藏起来了--------”

    “没有钱我们可怎么办啊?去了天都难道要等死不成?”

    “不行,我们的钱是在船上丢的,船行得赔我们的损失-------”

    -----------

    张林浦指了指三楼的楼梯口,说道:“陈管事,好像三楼还没有搜吧?”

    陈涛大急,连连摆手说道:“三楼不能搜。三楼是贵重人物,他们不可能偷你们这些学子的微薄钱财。”

    张林浦的小心脏又受不了了,指着陈涛大喝,说道:“陈管事,你是什么意思?楼上是贵重人物,我们就是草根土灰?现在整个一楼二楼包括船员舱全都搜查了,没有找到小偷和我们丢失的金币,自然是要到三楼搜检一番--------”

    “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凭什么住在三楼的就高人一等?”

    “就算三楼有什么贵重人物,难道那些佣人护卫也比我们贵重?谁能保证他们之中就没有手脚不干净的?”

    ----------

    陈涛仍然拒绝,说道:“这事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再说这事我也做不了主------三层被这些贵客包下时我们船行就有过承诺,绝对不会打扰他们的休息。”

    “那我们的钱就白偷了?”张林浦满脸怒气,说道:“你们船行要是把我们这些生员被盗的所有钱财全部赔付,这三楼我们就不搜了。不然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们也是要闯上去瞧瞧的-------”

    “对,我们就是要闯上去瞧瞧-------”群情激愤,纷纷附和着说道。

    “嚷嚷什么?”一个倨傲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

    披着黑色披风的崔照人在几名监察司下属的陪同下,表情不耐地出现在舱口,被人扰乱了一场美梦,着实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冷哼着说道:“你们的那几百个金币,我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再敢随口诬蔑,看我不抽烂你们的嘴巴------都给我滚开。”

    “你--------”张林浦还想再硬挺一下,但是看到那些黑衣男人纷纷手按刀柄眼神凶恶一幅随时准备拔刀伤人的架势,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还是让我们上去看看吧。”一个清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站在最前头的张林浦赶紧避开,为的就是向那群黑衣人表明自己不是说话之人。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

    人群散开,一直跟在人群后面走过一个又一个舱室神态看起来有些悠然自在的李牧羊就被‘众星拱月’般的推到了崔照人的眼前。

    “原来是这个二百五。”大家在心里想道。

    “你是什么东西?”崔照人嘴角微扬,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笑呵呵地说道。

    “李牧羊又是什么东西?”

    “李牧羊不是东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李牧羊一幅笑容可掬的模样,说道:“江南城主燕伯来是我大伯,城主之子燕相马是我的生死兄弟------燕相马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纨绔大少,可是什么坏事都能够做得出来的。所以,还请这位少爷慎重啊。”

    李牧羊在这里耍了一个心眼儿。他想,既然这些人全都是从枫林渡上船的,那么大多数都是江南人。哪个江南人不知道城主燕伯来的威势?哪个江南人不知道纨绔燕相马的大名?

    燕伯来刚才赶来为自己送行,楼船之上的这些人应该也都瞧在眼里。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总要顾忌一些城主府的面子吧?

    至于燕相马------既然他经常说自己什么坏事都能够做得出来,做为他的生死兄弟知交好友,李牧羊是不吝啬给他扬名的。

    “------------”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