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翔霸三国 > 第九章 杀乌骓

翔霸三国 第九章 杀乌骓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厚丰亭附近的驰道虽然已经荒废,但毕竟与主要驰道想通,张翔就在两道的连接处开设了一个小店,用来招呼过往的行人,也顺便往厚丰亭拉些人气。

    现在是秋冬时节,涿县地处幽州,已经非常寒冷,郑昂的狗肉和张家的猪肉可是很受欢迎的,厚丰亭内也设有赌坊私馆,私馆就是个人开的旅舍,可以让人住宿,所以也吸引了很多行人路住厚丰亭。

    厚丰亭也因此渐渐有了一丝名声,这也多亏了郑刚的功劳,郑刚就是郑昂的弟弟,也许是卧病在床多年,所以稍有好转,嘴就停不下来,也就是因为他路过厚丰亭的行人也就越来越多。

    有时张翔都怀疑郑刚是不是人贩子,被他骗到厚丰亭的路人,占了大多数,也不能说他骗,只能说被他的语言所吸引,还有的就是厚丰亭的房屋吃食赌坊真的很不错,那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正因为厚丰亭名声鹊起,所以吸引了一些达官显贵。一天,张翔接到了一个帛书让他迎接一支车队,这支车队晚上才到厚丰亭,这支车队的主人就是赵礼。

    也许赵礼名声不显,但他的族兄可是名声远播,就是十常侍赵忠,赵忠是河北安平人,赵家人可以说在河北是个毒瘤,赵礼做为他的亲族,可以说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

    张翔虽然也嫉恨十常侍,但也不得不好好伺候,把赵礼请到了亭舍,厚丰亭的亭舍可是张翔花了大价钱装饰的,既奢侈也不失文雅。

    赵礼还是很满意的,还赏赐了张翔一块金饼,出手不可谓不大方,“亭长,听说厚丰亭的狗肉可以说是远近驰名,吾到想见识见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张翔表现的很谦卑,“大人这个自然,小人这就去给您准备。”不一会张翔亲自给赵礼端上一盆狗肉,吃的赵礼是满嘴流油啊!

    赵礼也许是吃多了,就在亭中走动走动消消食,张翔自然是陪同伺候,张翔本打算忍一忍就过去了,没曾想赵礼这时却给张翔出了个难题。

    因为赵礼看见了赵飞的坐骑踢云乌骓,赵礼虽然不学无术但也是一个爱马之人,以他贪婪无度的性子,这样的名马他怎么会放过呢?

    好在赵礼没有忘了自己出门在外,于是询问张翔,“亭长,这匹马是谁的?”

    张翔也看出了赵礼的想法,虽不愿意但也只能如实回答,“大人,这是我大哥的坐骑。”

    赵礼:“你大哥也是好运气啊!这样的名马流落至此也是可惜,不如卖给我如何,当然这个价格你随便出,我绝不回口,你看如何?”

    张翔深知张飞的性子,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是稳住赵礼了,“大人这话说的就外道了,小人的就是大人的,哪还能提钱啊!我只要大人的一封推荐信即可,我想认识一下赵忠赵大人。”

    赵礼看张翔很明白懂事,也乐的做这个顺水人情,反正也不费自己什么事,也就给张翔写了一封推荐信,双方也可以说是相谈甚欢。

    张翔离开亭舍之后立马找到了张飞,此时的张飞已经喝的烂醉如泥,张翔这里不比家中有张豪管着,张飞也经常如此张翔也见怪不怪了。

    如果在平时张翔也懒得管这些事,毕竟张飞似酒如命,历史上他这么喝也活到了五十五岁,最后还是被张达、范强谋杀致死,可以说对他是身体无害,张翔也就放任不管了。

    但是此时可不同,如果张飞知道有人窥伺他的乌骓马,张翔也默许了,就算张翔是他的兄弟也免不了一顿打,事急从权张翔也只好用水泼醒了张飞。

    张飞正在鼾声如雷,一盆凉水一下子就把张飞浇醒了,张飞一看是张翔也收住了怒火,他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一定是有什么要事相商。

    张翔:“大哥今天来了个人,是十常侍赵忠的族弟,他看上了你的乌骓马?”

    张飞也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十常侍可以说是汉末的实权人物,不是一个小小的张家可以反抗的,那会惹来灭顶之灾,“你的意思?”

    张翔:“给,然后在抢回来,同时我还要的是赵礼的人头和那几车的财宝,这件事要干脆利落鸡犬不留,但是乌骓不能活下来。”

    张飞:“我明白了。”

    张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痛,他从来没有看过张飞这么阴沉的样子,张飞也知道留下乌骓,会惹来多大的麻烦,所以他才没有反驳。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翔的心里才更加愧疚,他宁可张飞表现出怒火,张翔也深深感觉到了耻辱,就是因为自己不够强才会有这样的后果,“大哥,我们身边可以相信的人不多,只有那收留的一百少年,他们的实力还不够,而对手是三百多军中老卒,你这次要小心一点,千万别留什么尾巴。“

    张飞一句话也不说,张翔也不想打扰他索性就离开了,张翔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张飞房中摔打东西的声音,张翔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也不知道怎么劝导张飞,只能任由他了。

    第二天,赵礼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乌骓马,乌骓马朝着张飞房间的方向不断的嘶鸣,张翔也是看着乌骓长大的,从一个小马驹变成了高头大马,要说没感情那都是假的。

    张翔此时都有些忍受不住,想要动手了,但是还好张翔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和所要付出的代价,在乌骓与家人之间张翔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此时的赵礼却没有感受到这些,他听见乌骓的嘶吼声只感受到这批马的力量与雄壮,心中满是欣喜,一直拍打张翔的肩膀。

    他却不知道这个在他眼前唯唯诺诺的亭长,已经对他起了杀心。赵礼的车队离开了,张飞马上找到了张翔,”什么时候动手。“

    张翔:”不急等他出了涿郡在说,大哥放心他不会跑的,他的目标是代郡。“

    赵礼离开厚丰亭已经三天了,他看着旁边的踢云乌骓,心里就觉得有些可惜,因为这几天赵礼用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降服乌骓马,还被它踢伤。

    此时赵礼的车队正经过怀山古道,其实车队领头的将领是不同意选择此道的,但是赵礼为了抄近道方便一意孤行,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张飞带着一百个手下就在怀山古道埋伏,车队的领头将领看快离开古道,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两旁有很多滚石檑木落下,堵住了出口。

    车队将领大喊一声,”有埋伏,保护赵大人,全军戒备。“正在将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飞已经扛起一块大石头,向赵礼扔去。

    正应了那句话人要坏事做尽天都不容,赵礼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巨石压在底下,变成了肉泥,车队的将领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赵礼死了他的手下也死伤过半,张翔的这些手下虽然武力方面还有些欠缺,但是弓箭之术还是很准的,这也多亏了张翔平时严格训练他们。

    车队将领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困在了怀山古道,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出去,只能选择向道路两旁冲杀上去,才会有一线生机。

    将领从箭矢的密度判断出袭击的人员不多,所以他集中所有的士卒,向道路的一旁冲杀,可惜他好歹不选,选择了张飞驻守的方向。

    车队一方拼死突围,终于与张飞的队伍接触,张飞一方也终于有了死伤,张飞暴怒就向着领头的将领冲了过去,真是遇神杀神啊!

    一直杀到了将领的面前,张飞一刀就震飞了将领的长枪,随后又一刀把将领砍成两半,张飞霎时变成了血人,杀到敌人闻风丧胆。

    最后张飞一方取得了胜利,可惜张飞也损伤了三十余人,这些人可以说还是群孩子,因为惧怕张飞所以都忍住没哭出声音,但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张飞也很理解他们的感受,所以没有教训他们。

    在打扫战场时,张飞来到乌骓的面前,乌骓看见了张飞,虽然张飞蒙着面,乌骓还是能感受到自己的主人,用自己的头向张飞的怀里拱去,就像是离开母亲的孩子。

    张飞也眼圈泛红,抱住了乌骓的马头,”黑子,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可惜弟弟要我不能留你,所以你不能留下来,下辈子你做张飞,我做乌骓,我让你杀。“

    正当张飞要动手的时候,旁边的手下,”大少爷,要不你瞒着三少爷把乌骓藏起来,这不就行了吗?我们兄弟保证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张飞听见这句话,一巴掌就拍在这个手下的脸上,”这句话不要我在听见,你们给我记着,在张家你们骗谁都可以,就是不能骗我三弟,否则下场就是死。“说完这句话,一拳头就把乌骓的马头打碎。

    两天后,张飞一行人才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厚丰亭,张翔看着他们带回的金银财宝,一时间被这些东西闪瞎了眼睛,这次可是大丰收啊!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