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张飞的贴身保护,但是钱家的人太多了,张翔还是被砍了一刀,臂膀上的疼痛竟然让张翔胃中的不适开始缓解,这时一个矮小的钱家人已经盯上了张翔。

    这个钱家人使得是一根长矛,因为矮小所以没有什么存在感,张翔张飞一时间也没有发现这个人,等他们两个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有点晚了。

 &nbnopqrstuvwxyz{|} !"#$%&'()*+,-./01 IJKLMN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 JKLMN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 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89:;<=> 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stuvwxyz{|} !"#$%&'()*+,-./0123456789: 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89:; STUVWXYZ[\]^_`N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 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8 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89 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tuvwxyz{|} !"#$%&'()*+,-./0123456789:;<=>?@A 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张飞立马去追,但是张翔怎么可能让张飞前去呢?现在战场的形势已经对张翔一方很不利了,张飞虽然爆发战力,但是毕竟身受重$A$A括栁括柌abcdefghijklmnopqr哤翁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_`a yz{|} !"#$%&'()*+,-./0123456789:;<=>?@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uvwx436981e HTTP/1.1 wup_version: 3.0 TYPE_COMPRESS: 2 encr_type: rsapost bea_key: avzTd4NuedgXo6Do7Yl1K7CbxaTJpqKlbYRJ+VuGBuwtw起死。

    “三弟你这是干什么我会拖累你们的,没有我你们还有一线生机。”张飞说着就想拽开腰带。

    “大哥你要是解开腰带我们就不再是兄弟。”张翔不等张飞的回应就把跳入了河中,蒙扎张飞也自然的坠入河中,张飞也认命了,使劲的划水。

    也正因为张飞使劲的划水,给张翔蒙扎带来的不小的麻烦,张飞不会游泳到了水中非常紧张,他越是挣扎张翔二人废的力气也就越多。

    张翔勉强的吼了一句,“大哥你给我消停点。”这句话张飞还是听见了,他一动不动,张翔只看见张飞嘴边冒出大量水泡,张翔知道张飞不会换气快憋不住了,其实张翔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开春的河水冰凉刺骨,张翔的体质本来就一般,他的身体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三人一直在河水中间挣扎,岸边离他们如此之近,却又感觉到非常遥远,张翔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渐渐模糊,张翔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老天,最后失去了意识。
隣觳>$锁訤7V.式%B谶(垸,0馩杌㘎 ^褈绊鸩边殫5隳芏撬帜鼙车牧苏欧赡兀俊闭畔杩醋琶稍纳硖宕笸扔忻飨园暮奂#簿兔靼琢嗣稍裁椿嵴饷此怠

    这时一个老人家端着一碗鱼汤进来了,鱼汤很香也勾起了张翔的味蕾,张翔的胃已经发出了抗议的声音,张翔等人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

    老人家:“公子你身体虚弱先喝碗鱼汤吧!老头子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身体养好,就给我马上离开农庄,这里不欢迎你们这样的人。”

    “老人家也是个明白人,不过您放心我们并不是坏人,我是厚丰亭的亭长,受到了乡中恶霸的追杀才沦落至此的,他们应该还在追我们,我也不想给你们带来什么麻烦,所以我们马上离开,但是希望老人家给我们配一个人帮我们一把。”张翔说着就把怀中的印鉴交到了老者的手上,张翔很庆幸今天拜访三老,为了正式一些才带上印鉴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能派上用场。

    老头点了点头出去了,不一会领回来一个年轻的小伙,皮肤黝黑是那种健康的肤色,而不是张飞那种的黑炭头,一看就是长年劳作很有力气,“亭长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其他的就恕老夫无能了。”

    “大恩不言谢,来日必当报答。“张翔三人又换上了原来的衣服,虽然很湿但为了不给老人家惹麻烦也只能这样了,蒙扎扶着张翔,小伙子也背上了张飞离开了,张翔一行人刚一离开就看见一群人就进入农庄,张翔四人就立马隐藏在路边的草丛里。

    领头的还是那个钱熊,他正在那个老头谈论什么,却突然一刀砍掉了老头的脑袋,他的那群手下也冲进了庄里,不久就听见了庄民的呼喊声。

    张翔蒙扎死命的摁住了那个小伙子,小伙子马上就要发出吼声,张翔情急之下就把自己的左手筛进了青年的口中,张翔马上感觉到手上的疼痛。

    钱家人在农庄里待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才离开,这段时间对张翔来说可以说是煎熬啊!直到钱家人远去,张翔才把自己的手拿了出去。

    张翔看见自己的左手上有好几个牙印,都已经被咬的出血了,张翔看着悲伤欲绝的青年感叹到没咬掉就不错了,张翔你就知足吧!

    蒙扎也松开了那个青年,没有了张翔蒙扎的束缚那个青年冲进了农庄,张翔和蒙扎也拖着张飞进入了农庄,看着那狼藉的现场老人的残躯和妇女空洞的眼神,张翔就说不出的愧疚。

    那个青年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他看见张翔三人过来,一把就拽住了张翔的衣领,”都是因为你们,庄里才会惹来强盗的,你们这群灾星。“说着又打了张翔一拳。

    蒙扎上来保护却被张翔阻止,”没错,这群人是我们引来的,我们也非常愧疚,但是你要怎么做呢?杀了我们你就能解恨吗?你的亲人就会回来吗?你就不想报仇吗?如果你想报仇就跟着我,我一定会让你心想事成的。“

    那个青年抱着张翔痛哭,那个青年哭了一会就背着张飞从新上路了,张翔一行人也不敢走大路,只好走一些偏僻的小路,这些小路本来就难走,又是晚上可把张翔几个跌惨了。

    最后张翔发现了一个洞穴,里面还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张翔猜测应该是一些猎人的临时落脚点,张翔决定在这原地休息一下,养养精神。

    张翔等人已经非常疲惫了,没一会就都睡着了,张翔也是被一声吼叫声惊喜的,张翔被惊醒后就看见蒙扎与一只大虫缠斗,青年看见以后也拿着一个铁叉上去了,这个铁叉是那个村庄唯一的宝贝,那个少年离开农庄也拿了这一样东西,只是这个青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了。

    蒙扎虽然武功不错,但大腿受伤行动不便又没有趁手的武器所以打得畏首畏尾,青年虽然有些蛮力,但出招没章法也只能起到牵制作用,双方可以说势均力敌,但毕竟蒙扎疲惫他挺不了多久,而大虫却龙生虎猛,张翔知道他们干掉大虫的唯一机会,就是现在蒙扎还有还手之力的时候,在晚就真的什么都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