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翔霸三国 > 第二十章 结识邹靖

翔霸三国 第二十章 结识邹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为情况危急,所以张翔迫不得已出手了,张翔绕到大虫的后面等待时机,大虫的攻击手段很单调一扑一抓一扫,张翔看见大虫的尾巴扫开青年的铁叉,张翔知道机会来了,趁大虫身体侧歪之时张翔果断出手,一剑就刺伤了大虫的右后肢。【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张翔把握机会的时机不可谓不准确,但他错估了自己的能力,大虫的尾巴回势很快,快的让张翔没有一丝准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大虫扫飞。

    但是张翔的那一剑还是很有成效的,他极大的限制了大虫的行动,青年也趁机一击叉中了大虫的颈部,大虫虽依然凶猛,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蒙扎也上前帮忙把大虫钉死在地上。

    张翔也终于松了口气,这一天一宿的都不让人消停,张翔突然感到右肋非常疼痛,张翔估计自己的肋骨应该被大虫的尾巴扫断了。

    那个青年察觉到张翔的异样,过来摸了摸张翔的右肋,”公子你没什么大事,就是断了两个肋骨,没大碍的这病我能治你忍着点。“

    青年也没顾张翔同不同意就在那忙到了起来,先是找到了两个木板,就向张翔走来,张翔看着同样给他检查的蒙扎,”那个小子行吗?“

    蒙扎:”公子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他判断的很准确,看他架势也不是第一次给人接骨了,再说接骨这事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很多农村人都是自己治的。“

    青年:”公子你放心吧!我给人接过骨。【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接下来张翔就把身体交给这个青年折磨了,那个青年的手劲很大,张翔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张翔此时都认为这个青年想要害他,但他看见蒙扎在旁没什么动静,就打消了这个疑虑,不过还真疼啊!张翔疼的都满头大汗了,还不能叫出声,可把张翔憋坏了。

    大约过去半个时辰,青年才帮张翔包扎好,张翔看着被自己咬湿的衣服,就一味的苦笑看着青年,”小子,你叫什么,你帮了我,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张翔说完这句话,就想到那个老人,他对那个老头也说过同样的话。

    青年:“我叫魏然,我们一家世代都是打鱼的,没想到我们本本分分过日子却落到如此惨烈的下场。”他说完这句话,洞穴中的气氛瞬间下降了。

    一个声音却打破了这种气氛,这个声音虽然很微弱,但在没有声音的洞穴中却是很明显的,他就像黑夜中灯火那样引人注目。

    这个声音就是从张飞的身上发出来的,他嘴中不断喊着水,张翔立马给张飞喂了点水,又喂了一点虎血,让张飞恢复元气也让他早点好起来。

    第二天张飞就清醒了,他还是很虚弱不能说话,因为张翔也受伤了行动不便,张翔决定就地藏身,洞穴虽然隐蔽但离那个出事的农庄太近了,张翔怕生火引来钱家的人,所以就过上了野人的生活。

    蒙扎魏然到是很适应这样的生活,张翔和张飞就不同了,他们两个虽然不能说是娇生惯养但也是好吃好喝,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东西。

    张飞吃了几次就适应了这种味道,而张翔却什么也不适应生肉这种腥味,吃多少是吐多少,张飞一天一天的变好,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能蹦能跳的,让张翔不得不嫉妒,反而张翔的身体却一天一天变差。

    张飞与蒙扎商量了一下不能这样在待下去了,就把张翔架了起来离开了洞穴,他们刚上驰道,就看见一支队伍经过,一看护卫就是行伍出身,打着一个邹字的旗号。

    涿郡姓邹的大户只有一户人家,那就是涿郡校尉邹靖,这一位可就是涿郡中的实权人物了,独领一军守卫涿郡,只听郡守的命令。

    张翔看着自己这几个人全都带伤,就上前拦住了队伍,拿出了印鉴,队伍中管事的人看见有拦路的人还拿着印鉴,就上来质问,“你是哪里的亭长,竟然敢挡我们夫人的马车。”

    张翔一听原来是邹靖的夫人那就更有希望了,“这位管事的,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我们途中招待盗匪洗劫全身都是伤,对了我与涿郡的督邮还是好朋友,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捎上我们到涿郡。”

    管事的一听这个小子也是有点背景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也不像假的,他也不想得罪这个所谓的亭长,就去马车哪里请示夫人。

    因为距离有点远,张翔并没有听到那个夫人说什么,只看见那个管事的不断点头,来到张翔的面前,“好了,我们夫人心善,你们就上后面那个马车吧!也不知道你们走了什么运气。”

    张翔看见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了一个少年,跑到了前边的马车上,张翔猜测应该是邹靖的儿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好像一直在防备什么。

    马车毕竟不大,不能坐四个男人,所以为人和蒙扎就坐在了外面,到了中午张翔终于吃到了一口熟食,感动的他差点就哭了。

    那个少年一直在盯着张翔四人,眼中满是好奇,张翔跟他打招呼,他就转头就跑了,张翔一天之内看见了好几次少年,情况也都是这样。

    这时张翔也看出来了,这个少年不是在防备而是有些自闭,张翔在上一世做过一些福利,认识一些自闭的人,他知道怎么和这些人交流。

    患有自闭症的人不是不想跟别人交流,而是很想,只是有些惧怕跟别人沟通,对待这样的人就要主动的与之交流,他才会打开心中的防备。

    经过了两天张翔的不懈努力,终于跟这个少年说上了话,虽然只有几个字,但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这一幕让队伍中的人看见也感到很惊奇。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马车上的夫人看在眼里,张翔四人的待遇也直线上升,直到第三天他们才到达涿郡郡城,张翔本以为要下车了,好去拜访胡庸。

    张翔向管事之人辞行,却接到了另外一个结果,让张翔亲自去请示夫人,张翔到达前面的马车,“夫人感谢您一路的照顾,已经到了涿郡城,我们也应该离开了。”

    邹夫人:“公子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吧!不如到夫家做客,养好身体在离去也不迟。”张翔听到这句话,虽然不知道这个夫人想干什么,但张翔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就是结交邹靖,最起码也要在邹靖心中留下印象,为了这个目的所以张翔欣然同意了。

    张翔四人也自然入住了邹家的客房,没几天张翔就发现了邹夫人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让张翔与自己的孩子聊天,这是张翔没有想到的。

    其实张翔想了很多,甚至歪想过是不是邹夫人看上自己这个小白脸了,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目的,让张翔苦笑不得。

    邹靖领兵在外,家中的主事之人就是邹夫人,随后张翔也几次辞行也被夫家在外的理由推搪了,还好的就是邹夫人没有限制张翔等人的行动。

    虽然邹夫人的行为不能说是软禁,但让张翔等人却觉得很不舒服,邹夫人可能也有所察觉到张翔的不满,就找到了胡庸把张翔在此的事情告知于他。

    胡庸一听自己的兄弟落难,就马上来了邹府,看见张翔,“兄弟你怎么搞成这样了,像个难民似的,给哥哥说说我给你报仇。”

    张翔怎么可能把钱家的事告诉胡庸呢?报仇那是自己的事,“老哥一言难尽啊!先不要说这个事,你先把我弄出去再说吧!”

    胡庸:“怎么了,在校尉府好吃好喝的还有人伺候,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怎么在嘴里这么不堪呢?”张翔就把邹夫人让他陪孩子聊天的事告诉了胡庸。.

    胡庸:“这是好事啊!这就是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砸在了兄弟的头上,你要知道你口中的那个少年可是邹校尉的独子,从小不喜与人交流,你只有把这个少年哄好,你在涿郡就能横着走。”

    张翔:”最主要我还有别的事可做,我也不能在这带孩子啊!传出去像什么话呀!“

    胡庸:”这样就有些难办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据我所知邹校尉过几天就回府了,到时候兄弟在想想办法吧!这几天就老老实实带孩子吧!“就这样张翔过上了哄孩子的日子。

    其实也不能说是什么孩子,也只是比张翔小两岁而已,张家人天生高大所以看起来会相差很多,不过随着时间的加长少年与张翔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熟络,话也越来越多了。

    这些看在邹夫人的眼里,就更认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张翔就这样熬呀熬呀盼呀盼呀,终于把邹靖等了回来,家中多出了几个人也让邹靖很惊讶。

    随后听了自己的夫人的话,邹靖也对张翔产生了兴趣,还特意开设了晚宴,邹合看见自己的父亲就还冲上去,抱住了自己的父亲,这让邹靖很欣喜,这才相信夫人所说的话,这个张翔的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