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瞦蘓楶趓R 矒J稘嘉0#壗裱侸溊F劺珧}h呬蚙炄冶堦RRLH恆疤Lm佌#M牅@N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 OPQRSTUVWXYZ[\]^_`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6:陬荏Z唬瑸槟峁┚市≌f閱讀。

    自从张翔把金汁弄出来之后,涿郡的北城之上就弥漫着一种令人作呕的臭味,涿郡的守军都脸上蒙着面巾作战,着都是败张翔所赐。

    此时的张翔也在城墙之上,他现在都有些后悔了,他都吐了好几回了,本来小脸就白的他现在都没有一丝血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金汁还是很有成效的,这几天的黄巾的进攻有一部分就是它的功劳,但是在黄巾贼败退之后,守军吃饭的时候也就成了大问题。

    张翔也很聪明从不给自己找罪受,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下城楼,但那些普通士卒可就没有张翔的待遇了,只能忍者恶心,死命的咽了下去有如嚼蜡。

    午饭过后,张翔又登上了北城墙,因为张翔每次都是提前士卒吃饭,所以张翔登上城墙的时候正是士卒吃饭的时候,那些士卒看着张翔眼中都泛着埋怨的目光。

    一伙半大小子登上的城墙,他们手里一人提着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的都是些死老鼠,现在的涿郡可是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像这样的死老鼠。

    这些老鼠可是又大又肥,至于吃了什么东西,看着满城墙的尸体就知道,这些小子把这些死老鼠放进来金汁之中,那股味道岂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随后张翔就听见了连绵不断的作呕声,要不是张翔这几天已经适应了否则早就吐了。

    当然放死老鼠的这个主意也是张翔出的,毕竟现在涿郡没有很多有毒的草药,也只能用这些死老鼠来充数了,张翔就因为这么做还交上了一个莫逆之交。

    这个人就是虞生,他今年已经八十高龄了,是涿郡城中的三流大夫,名声一直不显也就只能解决温饱,但是自从张翔收有毒之物以来,他可就名声在外了。

    虞生是交州苍梧人,早年以跑商为生,辗转多年才在涿郡定居娶妻生子,这一晃就是大半辈子,他的医术也就是个二把刀,但制毒的本领却是有一手的。

    以前苦于没有施展的机会就被埋没了,张翔可是给了他一个机会,虞生把这些年的收藏可就都拿了出来放在了城墙之上,金汁有那么好的效果其实也大部分是虞生的功劳。

    那群半大小子走后,虞生就颤颤巍巍的上了城墙,城上的士卒都躲着他走,他拿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小袋子,张翔离远都能闻到袋子上的腥气。

    张翔上前打招呼,在这涿郡能和虞生安置若无打招呼的也就是张翔了,“虞老您来了,其实你不必亲自前来的,我叫人去你那取就行了,又拿来了什么好东西。”

    也只有张翔会把虞生带来的东西称之为好东西,虞生笑了一下露出了仅剩两个的牙齿,也不说话从袋子中拿出了各种虫子,张翔很多都没有见过,张翔还特意拿出了匕首在金汁中搅了搅。

    虞生看着张翔的动作,“小伙子你怎么做可有伤天和啊!你毕竟是义军统帅,也要注意一下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别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是流氓呢?”

    张翔:“臭老头你还有资格说我无耻,也看看你做的这些事为老不尊,就像是偷了别人家东西还要贼喊抓贼一样,真是老不要脸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虞生:“老夫也是听将军安排啊!”张翔刚要反嘴就听到了远处的喊号声,张翔在城墙上远望就看见了三个高大的井阑缓缓过来。

    这么大动静,邹靖也来到了张翔的身边,“是我疏忽了没有想到县中那几架井阑,没想到最后竟然自食恶果真是讽刺啊!”

    因为旁边没有什么外人在,“叔父何必这么说呢?小侄也没想到在涿郡下辖的县中会有像井阑这样的攻城利器,那按理来说m!A帞毇4i屃A'丒 1奿圧 ㄉ请A窶叵鉘W$iG9w0BAQsFAAOCAQEAWEJxwT4pFm51WHe1ZU2eKf丈揳覰藈3竇「焌亦炥敩'U陲r[hH'诋#->>萓7憵猣I鏋:嚧鳛れ_iw89=赈&0;"X)6恜Uc姯s"滿6巉)psJ螶k.8村%cj#.1橥c 濞裷@銣詯0~*8\Q搡診糨8剌窚1旗5E5酜耤毉l粶c疛n牊fuFi弓嶦J<&K蒒慊佉灇 娞鹀c@]泂隚1%nW6:[貇6:矝6:%厅c6:SE6:miAt6:迹hf疁6:Q6:m妄6:#卥6:^M6:\|'6:皃瘘6:Y/6:矖) 6:+*6:>櫇6:L忹^6:艰亿$6:]6: 6:%48+黤6:%5u嫳6:Ue灇6:蛠^蚘6:[氩桰6:Us2+6:辙錑6:R衑|傉6:.啢U6:>短阜$6:筙濚F6:X靘hLXvBiaoyQZlOKrMV9WP9Oqa3XpMoSRynl8yIhQDJg2jr+klQeQ6ENqVI3YL+HxKHHeNWHHuV3道张翔说的这些,可是现在已经于事无补了,敌军的井阑终于来到粮草城下,黄巾贼就可以把箭雨射到了城墙之上。

    就在这一天,黄巾贼就多次攻上了城墙,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涿郡守军损失惨重,只一天就损失了两千人马,城墙可以说已经失去效用了。

    还好张翔的手下都在东城,要不然张翔又得心疼了,张翔有这样的待遇多亏了邹靖的暗中照顾,到了晚上邹靖顶着箭伤议事。

    苗显:“校尉大人我们还是出城一战吧!怎么也要毁了那三架井阑再说,否则我们这涿郡可就真守不住了,到时候我们都会死啊!”

    邹靖:“的确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不知有谁敢担当此重责。”这种时候怎么会少了刘备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百折不挠的刘备。

    张翔也不想泼冷水,但此时他也不得不vwxyz{|} !"#$%&'()*+,-./0123456789:;<=>?@ABCDEFGHIJKLMNO ghijklmnopqrstuvwxyz{|} !"#$%&'()*+,-./0123456789:;<=>?@ABCDEFGHIJKLMN是我们没有火油等物是毁不掉井阑的。”

    这一泼凉水可泼得好啊!一下子就把邹靖刘备可泼醒了,邹靖也咳嗽一下缓解了尴尬,“张翔你能这么说就有主意,说说你的想法。”

    张翔:“我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我们毁不掉井阑是不想承认的事实,我们也对付不了井阑也就只能躲开它,我们也只能把黄巾贼引入城中进入巷战。”

    邹靖:“不行绝对不行,张翔你是怎么想的,以黄巾贼的人数一旦进入城中我们就只有被宰割的份,你就没有其他主意吗?”

    张翔:“就算我们不把黄巾贼引入城中您觉得我们还能挺几天,与其让黄巾贼把我们在城墙上托死,还不如我们保留实力准备最后一战,涿郡的地形我们都很熟悉,我们只有利用地利才会有一线生机。”

    邹靖:“你说的一线生机是什么?”

    张翔:“程远志一旦进入涿郡城,一个会受地域所限,身边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我们只要派出猛将斩掉程远志的脑袋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我也知道这个机会很渺茫,但的确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邹靖的能力还是有的,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断同意了张翔的提议,但是张翔却没有想到邹靖既然收走了他手下的人马,当然不只是张翔的,刘备姜凯的等义军的人马也被邹靖统一收走了,说是什么要统一调动便于指挥作战,张翔知道邹靖要拼了,也只能听命了。

    张翔带领的一百手下被安置在危险最小的东城,但是张翔也心里没底啊!张飞张峰蒙扎等人都没在他身边,张翔现在身边只有笨笨的郑福和没什么用的阮玉,张翔自己也没底了。

    黄巾贼进入了涿郡城,各路人马已经跟黄巾贼交织在了一起,张峰张飞蒙扎等人与敌军一交手就自动选择了向张翔驻守的方向移动,都放弃了刺杀程远志的机会。

    张翔这边毕竟是东城,只有一些黄巾小杂鱼,暂时还没有什么大碍,张翔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到自己的身边的不是别人,却是姜凯。

    姜凯带了几十个手下向张翔靠拢,保护着张翔的安全。但随之而来的对手也出现了,车迟是程远志手下的第二猛将,仅在邓茂之下。

    如果单论武力也许车迟还技高一筹,就是车迟身有体味所以不被程远志所喜,车迟被派到东城本来就不高兴,谁曾想让他看见姜凯向内靠拢。

    车迟就猜到碰见大鱼了,车迟身边可有着几百个手下,一看见张翔身边的阮玉眼睛都直了,也管不了什么大鱼不大鱼的了,直接杀了过来嘴中喊道:“美人别跑哥哥来了。”

    张翔开始还以为车迟是为自己来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阮玉,“女人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跟着我,竟给我惹麻烦,这个黄巾贼是不是瞎了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阮玉可没心情跟张翔吵嘴,两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前方,车迟被称为第二猛将可不是吃出来的,是他有那个本事,一把大斧头舞得是呼呼生风。

    瞬间就撕开了张翔的守卫,姜凯也V6:M鳆紩6:巫豀`6:Nm6:%46:箘館蓕6:%N[玾6:R衺(6:矝?.6:賙丧p6:紃>'6:.艑 幠6:%O"康6:咸澚76:Ui詯K6:M#$撁6:X Z痝6:NU琯6:I ≦6:m竀郺6:X犄礠6:Uh墧X6:Y(矧6:筸蛈T6:: a溦"6:H6:>uCG&;6:%4慢鹰6:睧 妦6:\}戵綨6:^)①苌6:N9[D6:L拣F6:[L黇6:帲幰6:_9V蹬6:磘议6:[靏\6:[禊l瘔6:嶍EM<6:>龘鱬op('/modules/article/uservote.php?id=62810&ajax_request=1');">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