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翔霸三国 > 第七十九章 凭白多了个媳妇

翔霸三国 第七十九章 凭白多了个媳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翔被家丁领到了阴家的大厅,阴家人正在吃早饭,阴家做为传承几百年的世家人口众多,所以大厅内有很多男丁吃饭,张翔马上就感觉一种大家气势扑面而来。

    好在张翔这大半年来经历了不少事,还能挺得住要不然就真要出丑了,张翔抬头挺胸穿着精致的盔甲进入大厅,自然受到了阴家众人的注意。

    阴家众人都知道张翔是阴夔的客人,自然也会认真打量,当然他们的安的心也多有不同,不过他们在张翔身上也挑不出什么刺来。

    张翔本身就有些帅气,在加上一身盔甲更显英武,一点也不像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还有的就是张翔的气质,经过了黄巾之战,张翔统帅众人临危决断,身上不自主的就有了一种威严。

    也许张翔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身的改变,世家大族的气势让张翔有些紧张,就像处于战场上一样,张翔的气质不由自主的就散发了出来。

    他表现的非常自信很从容,身上的盔甲在寂静的大厅之上自然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张翔看见坐在主位之人,自然知道他是阴夔的父亲,“小侄张翔拜见伯父,由于非常匆忙所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失礼了。”

    张翔的确是准备了几套书简,但是在这大厅之上还是真的拿不出手,阴家的家主对张翔的印象也很满意,阴夔是他的长子,自然会关心他交什么样的朋友,至于礼物这些东西他真没有在意。

    阴家虽然家道中落不比从前,但是毕竟家大业大什么也不缺,“小将军客气了,你既然是我儿的朋友,礼物都是身外之物不需太过客气,正好家里在吃早饭,你就入座吧!”

    张翔被安排在阴夔的侧后方,张飞也知道轻重并没有入座,而是站在了张翔的身后,没有一丝表情,就好像是个护卫一样。

    没有表情的张飞更有气势,在加上他雄壮的身体,就会给人一种虎狼之将的感觉,世家大族里的规矩很多,食不语,寝不言是最基本的礼节。

    阴家的下人给张翔送上一桌早饭,幸好张翔当初在老师卢植底下学习的时候学过一些吃饭的礼节,虽然有些生疏,但做起来还是有本有眼的。

    不过这么吃饭的确很不舒服,张翔也有点不适应,有点后悔穿这一身盔甲了,一顿饭吃了大约有半个时辰,这对张翔来说可以说是煎熬。

    张翔熬过了早饭,大厅之上才逐渐有了动静,张翔才开始有点适应,阴夔:“兄弟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看样子不适应吧!”

    “的确有点这大半年来不断征战野惯了,突然这么正经还有点不会吃了呢?”张翔以茶代酒敬了阴夔一杯表示谢意,阴夔自然也欣然接受。

    阴夔的父亲阴林曾经也是一方太守,又是阴家的家主,自然对家势难免有些看重,也向张翔敬了一杯茶,“小将军是哪里人啊?身处何职?”

    张翔自然也不敢欺瞒,“小侄是幽州涿郡人,家里只是普通的商贾之家,要不是师从老师卢植也没有小侄的今天,小侄只是小小的军侯而已让伯父见笑了。”

    张翔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怕阴林轻视他,张翔的家庭背景虽然有点低,但是卢植的学生这个身份可不低,在加上身上又有官职在身,也勉强够资格成为阴夔的朋友,“小将军说笑了,以你的年纪有如此的成就已经不错了,你既然是幽州人,不是应该回到幽州吗?”

    张翔:“这事说起来也侥幸,在巨鹿战场上小侄的部下杀掉了张宝,所以要去洛阳面圣,求个一官半职而已。”阴林自然知道张宝是什么人。

    黄巾的头领之一,阴林也知道面圣意义,如果刚才阴林只是客气,那么现在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了,“看来小兄弟要飞黄腾达了。”

    张翔连说不敢,阴夔也感觉到张翔有些尴尬,所以就上前请辞,“父亲张翔难得来一趟,我带他去到处看看,所以就先离席了。”

    阴林自然不会阻止,张翔虽然有点成就,但在阴夔看来底蕴太浅,张宝之功如果后面有人自然飞黄腾达,如果无人也不过是个小官而已。

    不过阴林还是乐意阴夔与张翔相交的,谁又会知道未来此子有何成就呢?就目前看来就不是池中之物,所以在他身上下点本钱也不是不行。

    张翔终于离开了大厅,闻着新鲜的空气,长吐了一口气,胸中的憋闷一下子就消失了,刚才在大厅的时候张翔与阴林对话非常小心,话出口之前都要在脑中过几遍。

    让张翔倍感压力,阴林这只老狐狸可真不是那么简单的,张翔陪着阴夔来到一处庭院,庭院虽然修的很有味道,但是现在气候寒冷难免有些凋零。

    张翔远远看见湖中的凉亭之上有一名女子,很是消瘦好像一阵风就会被吹倒,张翔猜测她就是被家奴玷污清白的阴家小姐阴婷。

    张翔对她的经历也感到惋惜,如果生在现代她就不会有什么烦恼了,她只是被家奴撕毁了衣服,就失去了清白之名受尽了众人的白眼也是难为她了。

    阴婷看见有人过来,自然就要暂避一下,所以离开了凉亭,也不知道怎么了阴婷突然头一晕就掉入了湖里,阴婷是不通水性的所以就本能的呼救。

    在旁伺候的丫鬟也不通水性,在庭上大喊大叫也不知道怎么做,这个事情正好被张翔阴夔看见,阴夔做为阴婷的兄长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所以二人很急忙的就跑了过去,阴夔刚要跳湖救人,就被张翔推到一边,自己跳了下去,张翔跳下去只有一个感觉真冷啊!

    不过好在张翔没有忘了正经事,把阴婷拉到了岸边,幸好湖水不是很深,要不然以张翔的水性在加上盔甲的重量,别说救人了自己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张翔想起来就后怕自己这次太鲁莽了,阴夔趁着这个时候让人准备了衣物,但张翔身披盔甲也一时半刻也脱不下来,所以只能干冻着了。

    这时候阴婷的丫鬟突然冒出一句小姐没气了,阴夔也没想到今天会失去自己疼爱的妹妹,张翔做为现代人自然知道阴婷还有的一救。

    她只是呛水暂时失去了呼吸,张翔这时也不能顾虑什么礼节了,给阴婷口对口做了人工呼吸,阴婷口中的柔软差点让张翔失了神。

    张翔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邪恶,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嘛,张翔秉去了杂念,认真的开始救人,双手交叉重叠摁住了阴婷的胸口,一下又一下的挤压。

    在外人来看张翔这就是非礼,好在阴夔也知道张翔的为人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才没有阻拦,没一会阴婷吐出了一口水醒了过来。

    不过她行的不是时候,张翔正好在口对口给她换气,来那个人的眼睛正好对视了起来,阴婷突然大叫了起来,张翔也没想到这么柔弱的女人这个时候嗓门会这么高。

    声音传了很远,现在张翔的耳朵还嗡嗡响呢?阴婷的声音也自然引来了其他的阴家人,还是阴夔出面解释才解除了这些误会。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曾想阴婷的丫鬟却突然冒了一句,指着张翔,“这个人非礼小姐。”这下子阴家人的目光都对准了张翔。

    张翔此时真想一巴掌就把这个丫鬟扇回去,阴林也出面了看着慑慑发抖的女儿,“小将军你给个解释吧!”阴夔刚要替张翔出面解释,就被阴林瞪了回去。

    看到这种场面,张翔知道自己非出面不可了,要不然也不好收场了,“伯父你误会了,阴婷小姐调入湖中,事急突然我才会给她换气的。”

    阴林也不是个老糊涂,阴夔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自然不会眼看着她吃亏,这件事八成跟张翔没什么关系,阴林也问了那个丫鬟的来龙去脉,知道事情的确是个意外,“小兄弟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不过你的做法的确很失礼。”

    阴林这么说就是让张翔道歉,双方好都有一个台阶下,也没有真的想难为张翔,张翔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在这个年代的确很失礼,“这的确是小侄的疏忽,我会对小姐负责的。”

    张翔这么说其实就是想表现出自己的歉意,没有其他的想法,但阴林却突然冒出了别的想法,阴婷因为家奴之事失去了清白,一直是阴林的心病,他本以为阴婷会陪伴自己一生的,却突然在张翔的身上看到了补救的希望。

    阴林突然想就着这个事把阴婷嫁给张翔,让张翔成为自己的女婿,张翔的家势的确很低,又比婷儿小,两人虽然不是那么般配,但是张翔一旦有了我们阴家的支持,前途就会变得无量啊!

    “你想负责,你想怎么负责啊!”张翔突然感觉阴林九十度的大转变,也被弄愣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还不知道自己被阴林惦记上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