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十二章 夜叩门

青灵诛心 第十二章 夜叩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庙门一开,冬日的朔风呼啸进来,

    善财公子身披藏青色大氅,静32静地矗立在门口。

    苏季与他对视良久,始终不语。两人之间一片沉寂,只能听到瑟瑟的寒风,诡异地咆哮。一种莫名的恐怖气息,使得周遭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

    “这么晚……你去哪了?”苏季问道。

    善财公子往苏季身上嗅了嗅,风轻云淡地说:

    “一身酒气,定是又喝多了。我不是说过要进城找王夫人吗?”

    苏季迟疑了一下,蓦然想起善财公子临走前的确说过这样一句。他犹豫了片刻,只好放他进来。

    善财公子跨过门槛后,苏季试探着说:

    “你可答应过我,不取人性命……”

    善财公子冷冷答道:

    “比我在意你安危的大有人在,何必我亲自动手。至于人命,我留了一条,不过留的是她儿子那条。”善财公子诡异的一笑,淡淡地说:那女人知道的太多,留不得!”

    说罢,善财公子用肩膀抖开苏季的手,径直向前走去。擦身而过的瞬间,苏季感到一股逼人的气势。

    此时的善财公子与初次相遇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他的语气越来越冷漠,言语间的人情味也越来越少。眼前的这个人让苏季觉得无比陌生,也许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只不过之前一直被他很好地隐藏而已。

    善财公子停下脚步,像在寻觅什么似的,突然回身向苏季的身后瞄了一眼,狐疑地问:

    “……你腰上挂的是什么?”

    善财公子的语气平淡如水,而苏季却连忙测过身去,紧张地应道:

    “你管不着!”

    善财公子脸色骤然一变,用暗含一丝逼迫的语气,冷冷说道:

    “给我看看……”

    话还未说完,他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鸿钧铃。就在他那只手触碰到鸿钧铃的一刹那,铃铛突然发出清脆的回响,铃铛上的文字迸发出金色的光芒……

    善财公子猛然松开手,用长袖遮住双眸。耀眼的金光逼得他后退两步。当他放下衣袖时,四周一片安静,已然看不到苏季的身影。

    苏季一头冲进李鸿钧的房间,紧闭房门,将鸿钧铃挂在门上。

    附在铃铛上的李鸿钧,惊魂未定地说:

    “他果然是个妖孽!当初真该听老乞丐的,将他除掉!”

    苏季气喘吁吁地说:“现在除不了它,以前就更除不了。”

    苏季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传来善财公子的声音:

    “难得红月当空,你我几日不见,何不出来共饮一杯?”

    苏季一边喘,一边说:“夜黑风高,妖孽横行。还是早些休息的好!”

    屋外安静了一会儿,善财公子说道:“那我改日再来叙旧……”

    苏季从门缝向外一看,他果然已经离去。

    稍稍松了一口气,苏季猛然去翻李鸿钧睡觉的龟甲床。李鸿钧见苏季神色慌张,自己也不由得紧张起来,问道:

    “你这是翻什么呢?”

    “庙里有一个修真法门,找到它也许能震慑那妖孽,没准还能帮你重新做人。”

    说罢,苏季从龟甲床上抽出一块龟甲看了一眼,便丢到身后,接着又拿起一块,用同样的方式看了一眼。他就这样一块接一块越看越快。没过多久,他身后的龟甲已经和身前的一样多了。

    李鸿钧不解地问:“你能看懂上面写的什么吗?”

    “字我还是认得的。”苏季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我是说你看得太快了。”

    “我从小看字就这么快。”苏季说着又将看完的龟甲扔到身后,拿起下一个,道:“不仅快,还能背!”

    “那你背燃灯心经给我听听。”

    苏季一边继续翻书,一边朗声背道:

    “诃婆萨提菩,地接生萝卜,地接萝卜,地接地接……”

    他背诵的内容,李鸿钧连一句也没听懂。他起初以为苏季胡乱背诵,但他仔细又一看,顿时震惊。原来苏季竟然是倒着背的,而且从头到尾连一个字也没背错!

    苏季一脸得意地继续翻起来,蓦然发现一片污白的兽骨,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这块骨头是你吃剩的?”苏季问李鸿钧。

    “这些龟甲兽骨不是我的,应该是截教门人留下的。自从商朝覆灭以后,幸存的截教门人纷纷逃往西戎申国,重整旗鼓。听说现在他们统一穿红色的衣服,身分越高红色越深,截教主的衣服几乎是纯黑色,就和老乞丐以前穿的那件破衣服颜色差不多。”

    听了李鸿钧的回答,苏季更加确定这骨头就是老乞丐留下的。他听说书的讲过一种无字天书,上面的字属阴性,见日光则不显,只有映着月光才能显出缕缕金文。

    莫非老乞丐的修真法门就是无字天书?

    苏季满怀期待地将兽骨摊在窗边,让月光照在上面。

    然而,它一个时辰也没发生任何变化。

    苏季心头烦闷,将那兽骨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又一遍,一直折腾到天色微明,仍百思不得其解。

    次日,青灵庙发生一件怪事。

    庙里一夜间多了七个身着织锦道服的童子,而善财公子却不知所踪,只留下这七个道童在庙里来去自如,打理着庙里的事物。

    这些道童每日准时送来一日三餐,但每次都只把饭菜放在门外,从不敢踏进房门半步。苏季感觉道童们都很畏惧门上的鸿钧铃,心想只要他不出这屋子,任他妖魔鬼怪也无计可施。

    道童送来的三餐十分丰盛,有鱼有肉,还有一坛好酒。苏季很少吃那些饭菜,不过那坛好酒,他实在忍不住。想到庙里的四只鬼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一个还在喘气,一时觉得无着无落,心中空空荡荡的,茶饭无思,每天基本靠酒水度日。

    自从睡到李鸿钧的屋子里,每晚都会被诡异的声音惊醒。那声音有时候是敲窗户发出来的,有时又像是敲门。敲击的声音有轻有重,频率有快有慢,好像每晚敲窗门的人都不是同一个人。

    苏季想不通那究竟是做梦,还是真的每晚都有人来敲窗门。好在那些人都不敢进来,他也没有十分担心。

    直到一天夜里,苏季又做了一个怪梦。

    梦开始的时候,窗户外吹进来一阵凉风。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从窗户飘了进来。苏季无论无如何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他嘴里发出哈哈的声音,非常恐怖。

    紧接着,一只苍白的手,缓慢地伸了过来。

    苏季猛然惊醒,满头大汗。

    直到发现窗户是关着,他方才松了一口气。

    那一晚,他自从做了那个噩梦,便辗转反侧再难入睡。他一直在想那只苍白的手,那个动作似乎是在向他索要什么东西。

    难道每晚来的这些人,也都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吗?

    苏季将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发现自己身上实在没什么值得别人执着的东西。继而他反过来一想,也许自己认为不重要的东西,在别人看来很重要。

    他想起赤脚道士临死前提到的两样宝物,一个没有铃舌的青铜铃铛和一个疑似修真法门的兽骨头。

    鸿钧铃有震慑妖物的作用,鬼怪不会想要,那就只剩下那片看不懂的兽骨。

    苏季又拿起兽骨看了看,越看越觉得烦乱,既然自己看不懂,索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将它烧成灰烬,也免得让那些妖魔鬼怪成天惦记。

    他从龟甲床上爬起,随便找来一个盘子,将兽骨和一大团干草放在里面。

    就在这时,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一双惊异的双眸,被火光映得闪闪发亮。

    奇怪的是,他明明还未点火,是那兽骨自己在盘子里烧了起来。火越烧越旺,尽管骨头在火中逐渐变得乌黑,却没有发出一丝难闻的气味。

    苏季定睛一看,黑色的骨头映着火光浮现出一行行竖排文字,夺目的火焰文字闪闪发亮!

    为了看清那些文字,他越凑越近,却丝毫感觉不到火焰的温度。他试着用手去摸,发现那火焰居然凉飕飕的!

    苏季的嘴角微微上扬,心想正所谓真经不怕火炼。

    然而,他很快发现比“真经”更神奇的,是“真经”下面的盘子。只要将兽骨拿出那个盘子,火焰就会熄灭,放进盘子,火焰就会再烧起来。

    反复将兽骨扔进盘子,看着火焰一次次烧起来又熄灭,苏季心中很是欢喜,对其爱不释手。

    “怪哉……”李鸿钧看着他,不禁骇然。

    他没看到什么火焰,只看见苏季反反复复将一块骨头扔进一个盘子里,就像发了神经,着了魔一样。他心想苏季看来混混一枚,骨子里居然是个读书人,竟能捧着一块骨头,读得不亦乐乎,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一种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苏季坚信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这些骨头上。他向来厌倦读书,而这几天却一口气把几辈子的书都读完了。

    更让他诧异的是,兽骨每逢月圆之夜浮现出的文字都会发生变化。他自从发现兽骨的秘密,每逢月夜必读一遍,每次一部新书。

    从第一月夜到第五月夜,他分别读到了法、墨、兵、儒、释、五个闻所未闻的流派的经典。

    第六月夜的时候,他一口气读完了三千大道中,前两千九百九十九卷,其中涉及修炼的九重境界,前三重为炼精化气:

    第一境辟谷阶段,玄清气自掌心凝聚,能够隔空驭物,境界突破时能一掌打断一颗粗壮的老松树。有少数体质特异的人,可将玄清气融入血液肌骨,身体会比常人透明,可以穿墙遁地,虚若无物。

    第二境炼气阶段,玄清气贯通眉间印堂、耳上听会,两处穴位。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破一切幻象。

    ……

    苏季觉得九重境界一个比一个玄乎离奇,让人难以相信。他想起自己之前修仙问道时,那些修士说自己仙骨极差,这次他得了这修真法门,偏偏要试上一试。他从第一境界修炼起来。依照法门,修炼期间需要辟谷坐禅,以吸收天地精华代替进食,身体会比平常人还要强健。

    他每日减食一半,到了第十天完全断食,饥时饮一杯酒,渴时只饮清水。

    然而,辟谷一个月后,他不仅没有变强壮,还把自己饿得消瘦不堪,非但半点玄清气没炼出来,反而饿得连屁都放不出来了。不要说什么隔空取物,穿墙遁地,没饿死已经算是命大。

    他既纳闷又恼火,既失望又绝望,难道感觉自己的修炼的天赋,真的差到无可救药?

    不,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苏季这样坚信着。

    在找到无法修炼的原因之前,他只能退一步想,倘若只要是个人就能穿墙入壁,隔空取物,那凡间的男男女女岂非都要不安于室,做出违背周礼,大伤风化的事来?

    由此可见,无论是先天的阐宗,还是后天的截宗,但凡能辟谷入门的人,都是多多少少拥有一定天赋的少数人,而苏季目前,好像没有……

    到了第七月夜的时候,他终于读到了三千大道的第三千卷,名为“阴阳九宫禅”。

    他觉得很奇怪,这最后一卷为何偏偏要独立出来?

    怀着好奇心信手翻开,他顿时眼前一亮。这阴阳九宫禅居然是三千大道中,唯一不涉及玄清气的法门。

    阴阳之道应是道家之本,却只有一百字的内容,显然不像其他法门一样得到重视。读完这一百个字,苏季欣喜若狂,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得跳了起来,觉得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刚好可以从这一门入手,通过世间阴阳变幻的规律,推演出一个人究竟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从而揭开自己身世的谜团。

    他从三千大道中领悟到,世间万物有阴就有阳。无论修行达到怎样的境界,都还是会有弱点。掌握了阴阳就能掌握自己和他人的弱点,以后天之功,弥补先天之不足。很多修行者急于求成,忽略阴阳之道的重要性,而苏季却将它视为珍宝,立即修炼起来。

    他把龟甲按照九宫阴阳排列摆放,高坐蒲团中央,保持心如止水的状态打坐。

    前八十九天都十分沉闷难熬,直到第九十天的时候……

    一次顿悟从心境之中浮现出来。心神逐渐进入到一个缥缈的意境之中,眼前的黑暗逐渐化作璀璨的夜空。

    一道光划破天幕。

    光芒化成七颗流星,陨落到神州大地的各个角落。他自己是其中的一颗星,也是最亮的一颗。

    恍然间,一股幽幽的酒香扑鼻而来。

    苏季不禁走了神,眼前再次归于一片黑暗,意识回到现实。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