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五十三章 循环

青灵诛心 第五十三章 循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衔蝉眼睁睁看花如狼一剑贯穿血肉之躯,却不见苏季咽气,不禁感到诧异。就在她纳闷的时候,耳畔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

    “这小子半个时辰内是死不了的。”

    语声中,姜玄朝苏季的背影走来,瞥见旁边的花如狼时,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

    “本尊向来言出必行。白衣丫头没做完该做的事,先死的会是这孩子!”

    花如狼惊得小嘴微张,失声呼救:“衔蝉婆婆!快救我!”

    老衔蝉微微阖目,想要开口制止,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姜玄双眉微蹙,盯着老衔蝉,沉声道:

    “义渠刚刚背叛本尊,莫非你也要重蹈覆辙?”

    老衔蝉连忙窜下花如狼的肩膀,爬到姜玄脚边,急道:“属下不敢!我老太婆对教主忠心不二,绝无反叛之心!”

    花如狼无助地摇着头,小嘴大声呼喊:“衔蝉婆婆!你答应过要帮我报仇!还说要帮我做教主!做王!”

    “闭嘴!”老衔蝉神色紧张,瞪着花如狼,咬牙切齿地说:“蠢孩子!那些话都是我骗你的!”

    姜玄垂下手臂,袖中溢出几缕血雾,目光直逼花如狼,随时可能出手!

    “你不能杀他!”狐夫子虚弱地制止道:“他是你孙子!他爹是花瘤儿!”

    “花瘤儿?”姜玄低眉回忆了一会儿,对苏季笑道:“看来是你误会了。那小色鬼可不是本尊的儿子。它只是我养在庙里的一只柳仙蛇奴罢了。很快,这孩子也会和他爹一样,成为本尊的小蛇奴!”

    苏季陡然一怔!

    花如狼的眼睛瞪得像核桃,呆呆地站着哆嗦!

    姜玄突然出手,目标不是花如狼,而是一把掐住老衔蝉的脖子,狞笑道:

    “老太婆,你也是这么想的吧?你蛊惑这孩子,也是为了这么做吧?”

    说着,姜玄掐着老衔蝉的猫脖子,把它一点一点提到半空中。

    老衔蝉一边咳嗽,一边解释:“属下不敢……属下冤枉……属下只想把这孩子……献给教主……立个小功……”

    姜玄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厉声道:“你是不是真以为本尊死了?居然敢动本尊的东西?很可惜,本尊不会给你机会,像义渠一样反骨的!”

    老衔蝉被那鲜红的大手掐得直翻白眼,猫耳朵逐渐耷拉下来,橘子皮一样的人脸狰狞地扭曲着。【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花如狼双目圆睁,眼眶通红,低声啜泣着:

    “不……不要变成蛇……我不要变成奴隶……”

    此时,苏季微弱的声音传入他的耳畔:

    “狼儿别怕……还记得师傅教你的口诀吗?快……趁现在!”

    花如狼空洞的双眼恢复了一丝光彩,慢慢低下头,默念口诀……

    姜玄手上的动作突然停止,只觉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周围凝聚,侧目一看,只见花如狼已将青铜剑封化在两指间,成为一把凌厉的白光幻剑。

    “嗖!”

    一道寒光飞斩而出,带着一股冷冽气势朝姜玄直冲而来!

    姜玄毫不犹豫把老衔蝉推了出去,自己闪身逃离!

    顿时,老衔蝉如被天雷贯穿全身,脊骨寸寸断裂。玄清之气随即暴泄,使得浑身肌骨全部崩裂,被剑气化成一抹灰烬。

    “小小年纪就能使用这样的口诀,不愧是柳仙后人才有的资质。”姜玄踏稳一只脚,长叹道:“可惜了……”

    说罢,他眼中凶光毕露,手腕一翻,尖锐的指甲聚集五道血雾,交织成网。

    苏季顿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连忙推开花如狼!

    “现在躲开,已经晚了!”姜玄说着,手指如拨弦般飞快弹出,五道血丝疾如闪电,循着花如狼的七窍钻刺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

    花如狼大叫一声,吐出大口鲜血,脚下瘫软,无力地倒在苏季腿上。

    苏季瞪着血红的眼睛,如同木偶一般,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却没有掉下来。他哆嗦着伸出一只手,捂住花如狼左胸的伤口,温热的血液不断从指间汩汩溢出来,将苏季的手指染成了血红色。

    花如狼体内似有戾气疯狂流窜,一点一点蹂躏着他幼小的身躯。稚嫩的脸颊因为疼痛不断抽搐,双眼泛红仿佛滴出血来,声音凄厉似鬼哭狼嚎。

    一声声稚嫩的呼喊,像刀子般割着苏季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花如狼终于不在喊叫,胸口微弱地起伏着,口中呢喃着:

    “师傅……我好恨……”

    苏季把头深深埋下,倒垂的蓬乱头发掩没了眉额,嘴里哽咽着:

    “狼儿……你有那么多机会!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你爹娘报仇?”

    花如狼开始咳血,脖领被染成一片血红,小嘴缓缓说着:

    “……报了仇……就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苏季扶着花如狼的脸,不知不觉眼前模糊一片,以往从容含笑的双眼,在那一刻流下泪水。他想起花瘤儿也曾这样在他面前死去,也是这样眼睁睁看着重要的人撒手人寰,却什么也做不了。

    姜玄望着苏季,用鼻子哼了一声。

    “真是个废物!连自己徒弟都保护不了!”

    花如狼瘦小的肩膀微微颤动,嘴里幽咽着:“师傅……我知道你……明明什么都不会……却还是留下来等我……爷爷没有骗我……师傅说的都是对的……”

    说着,一颗小脑袋越来越沉。

    苏季抱住花如狼,在他耳边低声道:“狼儿别睡!再坚持一下,师傅还有长生蛊,不会让你死的……”

    说着,他悄悄把手伸入怀里,指尖触碰到一个小小的黑瓷罐。

    “不……”花如狼紧闭着双眼,紧紧蹙眉,说道:“沐姐姐……就是被……小虫子……养大的……她……好可怜……”

    苏季陡然瞪大眼睛,怀里的手顿时僵住了。他终于知道沐灵雨为何总说仙道之下皆为蝼蚁,原来她是在说自己。所以她才一心修道,为求长生续命,就和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

    花如狼痴痴地望着苏季,嘴唇微微颤动,似乎又想说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说。

    苍白无力的小手,像凋谢的树叶般地沉落下来。

    苏季感到压在自己肩头的小脑袋,突然变得很沉,意识到这个幼小的生命,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那一刻,苏季终于明白,为什么李鸿钧说走这条路会后悔。原来这条路死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徒弟。

    此刻,他已经悔得肝肠寸断。

    他用一只手缓缓合上花如狼的眼睛,又用那只手抓起地上的羊角匕首,沉吟道:

    “师傅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

    说罢,他提起匕首,朝姜玄冲了过去!

    姜玄身体纹丝不动,只用一只血红的手掌轻易握住刺来的匕首。

    苏季一边挣扎,一边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你只会用残杀别人的方式达成野心?”

    姜玄冷笑道:“想必你来时也见过被周人屠尽的村落,本尊杀的这几个人和你们周室天子比起来,简直九牛一毛。为了不让这种事继续发生,本尊唯有清理掉那些只会勾心斗角的无能之辈,换成有能力重整旗鼓的心腹,才能挽救更多的百姓!本尊有义务用玄物拯救黎民,而你,则有义务去死!”

    话音未落,姜玄的一只手已经朝苏季抓了过去!

    “喵呜!”

    伴随着一声猫叫,一个猫脸人身的老妇,突然从后面抱住苏季,狞笑道:

    “姜玄老儿!休想得逞!我老太婆就算死也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阴魂不散的死猫!你想对本尊的玄物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把你梦寐以求的宝贝送到你拿不到的地方!”

    猫脸老妇发出一阵狂笑,身子融化成一滩黑色的泥浆,把苏季包裹其中。

    姜玄后退一步,望着苏季脚下逐渐形成的黑色漩涡,冷笑道:

    “异想天开的畜生!区区玲珑血阵,只能拦得了一时罢了。”

    苏季一阵眩晕,感到身子突然有千百斤重,像一只承载过重的船。两只脚仿佛踩着棉花一般发软,双腿逐渐陷入黑色漩涡之中。他没有丝毫挣扎,而是用戏谑的口吻对姜玄道:

    “老乞丐!看来所有人都背叛了你!冤冤相报!彼此相杀!你的义务就是在这无奈可笑的循环里苟且!”

    “你不也在这循环里吗?”姜玄瞪着苏季的眼睛,厉声喝问:“回答我!原谅杀你父母的仇人!你能做得到吗?”

    苏季瞬间语塞,迟疑了一下。

    姜玄用鼻子哼了一声,道:“不必纠结了!等你在那个地方魂飞魄散的死去,就可以不用在循环里打转了,哈哈哈哈!”

    笑声中,姜玄拂袖离去。

    苏季的身子缓缓下降,两条腿像被两座大山坠着,沉重得抬不起来。漩涡将他缓缓向下拉扯,很快淹没了腰际……

    “不,我不会死。”

    姜玄缓缓转头,只见漩涡已经末过苏季的肩膀,只剩一颗头露在外面。

    苏季直视姜玄的双眼,说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回来找你解开这个循环!你可要洗干净脖子等我!”

    姜玄看得出来,他不是在刻意嘲弄自己,而是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看着苏季平和冷峻的神情,姜玄愈发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出言相击。

    “你要教本尊做人的道理?只可惜,你这辈子没这个能耐,但愿下辈子,你的手段也能和你的嘴巴一样锋利!”姜玄停顿了一下,摇头笑道:“本尊差点忘了,你没有下辈子。”

    姜玄戏谑的语气,像是在和一个说梦话的人对话。

    苏季也觉得自己话像是噩梦中的呓语,但这些话确实就是他此刻的想法。无论接下来将要面临多么恐怖的处境,都无法阻止他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他死死盯着姜玄背影,直到黑色的漩涡将他的一颗头完全吞没,一双凌厉的眼睛仍没有一丝动摇。

    那一刻,所有色彩都归于无尽的黑暗,而他是那黑暗中仅有的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