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五十八章 西戎往事

青灵诛心 第五十八章 西戎往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净明大叔把布条对准下颌骨的缝隙,小心地穿了过去,在末端打上一个结。接着左手拿过另一块头骨,右手又拿起一条布,用同样的方式把骨头穿起来。这样一个接一个,反复多次,一堆白花花的骨头就像串辣椒似地被串到了一起,可以用一只手提着走。

    苏季一边上手帮忙,一边把之前的噩梦讲给他听。

    听了苏季的描述,净明大叔很快陷入了沉思,手上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

    “四个……鬼一样的人?那到底是人还是鬼?”净明大叔的表情稍带一丝茫然,却又像是知道些什么。

    “应该是人。”苏季将一颗头骨递到他手中,补充道:“不过,他们是不完整的人,大多身有残缺。”

    “具体长什么模样?”

    苏季努力回忆着那个梦,试着用语言描绘四个男人的长相:

    “第一个脸长得很怪,鼻梁上面只有一个眼窝,而且是空的,应该是个瞎子。”

    净明大叔突然瞪大眼睛,催促道:

    “那第二呢?”

    “第二个面黄肌瘦,只有一条腿,连站都站不稳,看来只能一蹦一蹦地走路。”

    净明大叔没有说话,神色越来越不自然。

    苏季接着描述:“第三个脸颊瘦削,皮肤煞白,只有一条胳膊。”

    净明大叔串骨头的动作停了下来,说道:

    “好了,我大概知道了。”

    “我还没说第四个呢。第四个在几个人当中最特别!”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净明大叔直视苏季的眼睛,道:“你想说第四个看不出残缺,似乎是一个很完整的人。对吗?”

    “没错。”苏季连忙问道:“你认得这四个人?”

    “何止认识”净明大叔苦笑着,指了指上方的棚顶,说:“他们就在上面一层,都是玄清四境的修士。待会儿取水的时候就会看到……不不不,最好还是别看到他们四个比较好……”

    苏季从他忌惮的语气中,已然感觉到这四个人的危险。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

    “不止四个,我梦里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净明大叔思索片刻,一脸茫然地说:“上面只有他们四个,并没有女人。除非……是新来的,而且是直接被玲珑血阵送到二层。”

    苏季微微阖目,心想一个女人被送到这个地方,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梦中女人激烈的话语又在他脑海中鲜活地复苏了:

    “杀死他们!”

    “杀死所有人!”

    那到底是怎样的仇恨?

    此刻,更让苏季在意的,并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她想杀的这四个男人。

    净明大叔低声沉吟道:“进了塔狱,必须要知道那四个男人。既然你今天提了,我就顺便告诉你。这四个人原本是截教的大祭司,来自四个不同的西戎部族,分别是:犬戎的独目医仙、义渠戎的双头神将,白戎的三腿花盗,鬼戎的四臂赌鬼……”

    苏季原以为现任截教祭司们的外形,已经足够匪夷所思,但跟这四位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真不知截教都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怪胎?

    “我只听说过截教现在的几位祭司,你说的四位,闻所未闻。”

    净明大叔不屑地摇摇头,轻蔑地说:“现在的四祭祀,只有玄清二境的修为,而原来的四位大祭司,可是玄清四境!修为整整高了一倍。而且以前截教的大祭司不是四个,而是五个。那第五位祭司是我们申戎人,你一定听说过……”

    “谁?”

    “姜玄。”

    一听到这个名字,苏季的拳头不由得微微握紧,问道:“姜玄以前也是截教的祭司?”

    净明大叔点了点头,说:“姜玄原来被称为五毒蛇君,是五大祭司中辈分最低的一个。当他还是申国大公子的时候,当权的是周厉王。他是一个比当年的商纣王还要残暴的昏君。姜玄与其余四位祭司义结金兰,发誓推翻周室,屠灭阐教,光复截教。殊不知,后来把这四个人送进塔狱的,正是姜玄。”

    “他为何要与四个兄弟反目?为了权?还是利?”

    净明大叔摇头叹道:“两个都不是,非要说来,只为了一个情字。”

    苏季皱眉道:“他这种人,也认得这个字?”

    “姜玄眼中的情,早已变成了恨。”净明大叔的声音低沉,语气中带着一丝惋惜:“姜玄过去是截教的英雄。他曾联合各方异士将周厉王击杀于彘地。只可惜周室有阐教扶持,一时间难以颠覆。周厉王死后,继位的周宣王虽然颇得民心,却是个好色之徒。他听说姜玄的妻子是位绝色美人,一心想要占为己有,只是碍于西域五戎团结一致,始终无法得偿所愿。直到有一天,他得了一位奇人,名叫兮伯吉甫。此人智慧超群,有人说他堪比昔日的太公姜尚。”

    苏季不以为然地说:“怎会有人比得上姜太公?”

    “我也觉得言过其实,不过吉甫以后会有多大作为,谁也说不准。因为太师吉甫不像姜太公一样大器晚成,而是少年得志,二十四岁拜为太师,二十九岁出征奉命出征犬戎,大获全胜。此一战震撼了整个西戎五族,使得犬戎、义渠戎、白戎、鬼戎、都有臣服周室之意,唯独申戎的姜玄执意与周室抗衡。四戎表面与申戎团结一致,其实一个个早已暗通周室。姜玄的四个兄弟奉各国主之命,合力偷袭姜玄,把他连同妻子一并献给了周宣王。周宣王没有杀姜玄,而是挖了他的双眼,砍了他的右臂和左腿,将他放回了申国。”

    “那姜玄岂不成了残缺的废人,如何能东山再起?”

    “姜玄也算是因祸得福。昔日截教十天君创造的十绝阵中,唯独化血阵无人继承。传说修炼此阵需要自毁肉身,一直无人敢以身试阵。通天教主羽化前,声称谁能修成化血阵,谁就能做截教的主祭。”

    “什么是主祭?”

    “玄狐宗的狐夫子墨殊,就是截教的主祭。主祭的地位凌驾于所有元老之上,往往是截教主的接班人选。至于,姜玄是怎么练成化血阵的,我不清楚,只知道他成为截教主祭以后,并没有对四个背叛他的兄弟进行报复。”

    苏季冷笑一声,道:“姜玄是个聪明人,为了博得教众的信任,当然不会这么做。”

    “没错。当他成为截教主以后的第二年,便开始以血还血。他挖去了独目医仙的独眼,让他变成了瞎子;砍了三腿花盗的一条腿和命根子,把他变成了一只腿。剁了四臂赌鬼的三条胳膊,让他成了独臂……”

    “这么说来,我梦中那个看似完整的人,就是双头神将?”

    净明大叔点了点头,道:“双头神将天生异象,原本是兄弟联体。姜玄砍了他的一颗头,就等于杀了他的亲兄弟。有些时候,杀戮反倒是一种宽恕。姜玄显然没有宽恕他的四个结拜兄弟,而是把他们扔进这玲珑塔狱,让他们日日煎熬,活活受罪。”

    净明大叔正说得热火朝天,忽听一旁有人说道: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苏季微微转头,只见说话的是坐在一旁的白袖。他望着净明大叔说:

    “要不是你知道的太多,造谣姜玄的妻子与三腿花盗有染生下姜赢。怕是也不会被送来这里。”

    净明大叔的脸突然扭曲了。

    苏季陷入了沉思,若真如白袖所说,那姜赢和自己的经历该是多么的相似。难怪姜玄会狠心杀自己的儿子,因为他怀疑姜赢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你俩在那磨蹭什么呐!”一个口渴难耐的修士大声催促道。

    “怎么弄了这么长时间?”另一个修士厉声喊道:“老子都要渴死了!”

    净明大叔连忙站了起来,高高举起两大串白花花的头骨,笑着说:

    “好了!都串好了!我们这就上去吧。”

    说着,他将其中一串骨头递给了苏季。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