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七十七章 陌生的团聚

青灵诛心 第七十七章 陌生的团聚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年话音刚落,旁边的兄弟四人纷纷对他怒目而视,厉声喝道:

    “别白费力气了!我四人忠肝义胆,绝对不会说的!”

    “哪里来的小白脸!少来多管闲事!”

    “大热天少来火上浇油!哪凉快哪呆着去!”

    “书生肉酸!不好吃!不过你胆敢多嘴!本仙照样一口吞了你!”

    郁红枝柳眉倒竖,妙目一转,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机。【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四人顿时不再吭声。

    “你有办法让他们说出造化玉牒的下落?”郁红枝转头问那青年。

    “办法很简单。”青年朗朗答道:“这四人吃喝嫖赌各占一样。只需把他们关起来,不准一只眼睛的吃饭,不准两个脑袋的喝酒,不准三条腿的***不准四只手的赌钱。我想不出一日,他们连自己长了几根毛,都会如实招来!”

    “主意不错,我觉得值得一试。”说罢,郁红枝转头看向身边的四人。

    四臂赌鬼瞬间傻了眼,嘴里小声嘟囔着:“这小白脸什么来头?居然知道老子的嗜好!”

    三腿花盗暗自唏嘘道:“我平时伪装成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还是被他知道了弱点,真是不简单!”

    双头神将愁眉苦脸地说:“不许老子喝酒?你干脆杀了我算了!”

    独目医仙将牙根咬得吱吱作响,犹豫片刻之后,终于将秘密说了出来:“造化玉牒在一个叫兮伯吉甫的人手上。你想要,就去找他要吧!”

    听到“兮伯吉甫”四个字的瞬间,青年脸色一变。

    苏季将他脸上的变化尽收眼底,眼中掠过一丝激动。

    郁红枝把桃木剑收回腰间,目光直视风墙中的四人说道:“我答应放了你们,现在就送你们一程!”

    语声中,兄弟四人的身体逐渐像虾米般蜷缩,五官扭曲到极限,样子极为可怖,仿佛突然陷入恐怖的幻觉。

    苏季转头一看,只见郁红枝眼中泛起红光,原来她正对那四人施展魇术!

    紧接着,兄弟四人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情,嘴唇不停地颤动,嘴里发出一连串喃喃自语:

    “输了!又赌输了!大爷!你们行行好!给我留一条裤衩吧!”

    “我的老天爷!哪来的这么丑的狐狸精!快来人啊!妈妈!救命啊!”

    “这是什么酒!比尿还难喝!啊!别杀我!求你们别杀我!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太他娘的难吃了!这是给人吃的吗?呃……肚子好饿!必须吃!必须得吃饱!”

    青年惊愕地望着一旁的四个人,问郁红枝道: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郁红枝淡然一笑,道:“好人有好梦,恶人当然要从噩梦中惊醒!”

    四人一番嘶哑咧嘴过后,化作四道青烟消失无踪,从梦中滚回了现实。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郁红枝翩然转身,对青年说道:“但我凭生从不与人道谢,这次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青年微微一笑,道:“道谢大可不必。小生斗胆请姑娘进楼小酌几杯,不知可否赏光?”

    “今日急事缠身,不便奉陪。”

    郁红枝翻动着染血的衣衫,身影化作一阵微风。

    风吹向天边,人已在天边。

    郁红最后留下的一句话,仿佛是从天边来的:

    “明年今日,此地相见。”

    青年望着伊人离去的背影,呆立良久,心头一股莫名的悸动久久不能平息。

    此时,苏季也用同样激动的目光望着青年,问道:

    “你果然是兮伯吉甫。”

    青年突然回过神来,笑道:“贤兄,难道你非要醉了,才能想起我是谁?”

    苏季之前心中的怀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呼吸加重,心跳也在加速。一种久违的温暖涌遍全身,脉管里的血似乎正在激烈地奔流,仿佛那是亲人血脉之间的召唤。他眼前的青年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造化玉牒真的在你身上?”苏季关切地问。

    兮伯吉甫沉吟了片刻,说道:“周厉王被截教异士诛杀于彘地,临死前将一个铜盘托付给我。他说那铜盘关系大周命脉,不到必要的时候,绝对不可以交给他人,甚至连他的儿子也不可以。我想那铜盘很可能就是那女子口中的造化玉牒。”

    “他连那铜盘是什么都没告诉你?什么才是必要的时候?”

    “那时周厉王危在旦夕,还来不及说就已经咽气驾崩了。至于什么才是必要的时候,我不知道,但我想绝对不是现在。”

    “大周国教的女修士想要造化玉牒,很可能是奉天子之命。而你身为当朝太师,却藏匿先王秘宝多年。万一被当今天子知道,非但解释不清,反而势必要惹来杀身之祸。况且截教的四个怪胎已经见到你的相貌,很可能会找你的麻烦。”

    兮伯吉甫没有回应,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贤兄。我是时候该走了。”

    “你要往哪去?我送你一程。”

    兮伯吉甫指了指远处,道:“只要穿过那片海棠林,就能回到人间。你果然什么都忘了……”

    苏季知道那片海棠林。他曾与狐姒来过一次,血契金兰也是在那个地方。

    两人走上山坡,夜色中盛开着火红的海棠花,连绵曲折的山路,都被这迷宫般的花海层层遮蔽。

    “这片海棠林是青灵寐境中,距离红尘世界最近的地方。那里的时间和外面是一样的。越是远离这片海棠林,时间越是过得飞快。你在林外度过一天,这里则会过去一年。这是你以前告诉我的,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苏季微笑着点了点头。

    “贤兄,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兮伯吉甫轻轻推开一支海棠枝,望着前方说道:“自从你救过我的那天算起,已过去整整三年了。虽然我每年今日都会来,但对你来说却只认识我三天而已。贤兄今天跟以往很不一样,感觉格外亲切,那种感觉就像亲人一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想多问,只愿你多多保重。”

    ……亲人。

    ……没错。

    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苏季回味着那种微妙的感觉,就在刚刚,一家三口团聚,只是那时还很陌生,还不知道多年以后,彼此都是对方最重要的人。

    “爹!”

    苏季终于喊了出来。当他抬起头时,兮伯吉甫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密林之中。

    此时,天边渐渐亮了起来,海棠树的枝条慢慢被朝霞映得发红。

    旭日东升,飘渺云朵中佛隐藏着无数道金光,如梦幻般变幻流动着。

    然而不久,一片幽暗悄然降临,迅速赶走了朝霞的光辉。云朵仿佛得到了自由,突然浮动起来,征服了整片天空。

    风驰云涌,一霎时黑云盖过了头顶。狂风吹得海棠树沙沙作响。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倾盆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苏季不一会儿就被浇成了落汤鸡,不禁感叹梦中变幻无常,天气也像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

    他刚要离开这里,就听头顶上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儿?”

    抬头一看,苏季发现一只小狐狸惬意地趴在树上。

    那小狐狸的皮毛是金色的,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遮在头上,就像一把金色的小雨伞。它一边眨着大眼睛望着苏季,一边舔舐被雨水打湿的小爪子,似乎刚才也一直这样观察苏季的一举一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