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梦锁深宫

青灵诛心 第一百四十八章 梦锁深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阳光明媚的午后,御书房里传来一阵悠扬的诵诗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姬宫湦一边朗诵,一边有韵律地摇着小脑袋。

    整首诗从头到尾背背完,只字不差。

    兮伯吉甫欣慰地点点头,微笑道:“想不到太子殿下只浏览一遍就背诵全诗。君上若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高兴。”

    姬宫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不瞒太师,学生虽能背诵,但只是死记硬背,完全不懂诗中的含义。太师可否告诉学生,这首诗中的窈窕淑女,到底是指谁呀?”

    兮伯吉甫捋了捋胡须,摇头道:“说来惭愧,连老夫自己也不晓得诗中的窈窕淑女,究竟是指何人。”

    姬宫湦陡然一怔,大惑不解地问:“这首诗不是太师你作的吗?怎么连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位窈窕淑女是谁?”

    兮伯吉甫望着窗外的天边,回忆道:“昔日老夫奉命反攻太原。驻防平遥一带期间,偶尔会做一些扑朔迷离的梦。关于当时的梦里的内容,老夫现在基本全都忘记,只记得有一次醒来的时候,无意间顺口诵出一首诗来。老夫随手将那诗句记录在案,也就是现在这首名叫《关雎》的诗。”

    听完兮伯吉甫的梦,姬宫湦较有兴致地说道:“说起扑朔迷离的梦境,学生最近也做过一个很奇怪的梦!”

    “哦?”兮伯吉甫问道:“那是怎样的梦呢?”

    “学生梦到一个身着流星长袍,面带青铜面具的人。他带着一个神奇的匣子来到北宫,竟然想要用它测试父王的价值。太师,你说这个梦奇不奇怪?”

    “……的确很奇怪。”兮伯吉甫有些敷衍地答道,眼波缓缓流动。

    姬宫湦低头沉思,似乎又想起什么,突然问道:“对了!太师。学生想问您一件事。王宫东南角有一座古怪的宅院。那座宅院的外面,为什么要围着一圈布满荆棘的铜栅栏?是不是里面关押着什么人?”

    兮伯吉甫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伤感,低声沉吟道:“那座宅院……”

    话刚说到一半,忽然门外跑进一个小太监,急迫地禀报道:“太师,金贞道长求见!”

    兮伯吉甫微微一怔,旋即转头对姬宫湦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余下的时间,请太子殿下自行安排。老夫有事,先行告退……”

    说罢,兮伯吉甫匆匆走出御书房。

    姬宫湦从未见过兮伯吉甫露出如此急切的神色,不禁感到好奇,于是悄悄跟了上去。尾随一路,姬宫湦发现兮伯吉甫原来是去接见一个女人。

    女人身着一袭血迹斑斑的白衣,满脸缠着染血的白绷带。破破烂烂的袖口,各露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分别握着一柄黄金剑和一柄白银剑。

    兮伯吉甫打量着伤痕累累的女人,错愕的目光瞥了一眼她腰间的白银剑,问道:

    “金贞道长,今天为何独自前来?银临道长呢?”

    听到“银临”二字,金贞目露凶光,突然举起手中的白银剑,将锋芒指向兮伯吉甫,厉声道:“老家伙!都是你的错!月圆之夜,若不是你让我们师姐弟降妖,师弟就不会被龙蛇吞噬!”

    “龙蛇?”兮伯吉甫微微一怔,道:“青黎,莫非是一只蛇妖?”

    金贞咬着嘴唇说:“青黎是狐,不是蛇妖。那一夜,王宫里除了青黎,还潜藏着一条龙蛇。那畜生咬伤青黎,一路追逐我们师姐弟出城。逃亡的途中,师弟为了救我,自己被龙蛇吞入腹中,至今生死未卜,只怕凶多吉少。”

    “王宫有蛇妖出没?”兮伯吉甫面色凝重,骇然道:“这种事……我和李将军居然都备有发现!”

    “据说龙蛇必须以血饲养,那畜生现在一定会去追随它的主人。我这次来是要问你,究竟是谁在宫中饲养龙蛇?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金贞说话时,剑尖不由得逼近三寸!

    望着愤怒的金贞,兮伯吉甫缓缓说道:

    “绝对不会有人在宫中饲养龙蛇,一定是居心叵测的外人所为,而且这个人势必精通玄门道术。老夫大概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是谁?快说!”金贞厉声喝道,锋利的剑尖只差半寸就要刺破兮伯吉甫的咽喉!

    兮伯吉甫毫无惧色,慢条斯理地回答:“饲养龙蛇的,应该是那个人叫苏季的年轻人。”

    “你是说那个刺客?”

    兮伯吉甫道:“除了这位狐夫子,老夫暂时还想不出第二个人。”

    金贞低眉思索着,指向兮伯吉甫的剑,始终没有放下。

    “大胆泼妇!竟敢对太师无礼!”

    伴随一声大喝,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横腿凌空一扫,踢飞白银剑,带起一股强烈的劲风!

    金贞剑柄脱手,虽未挨中那一腿,却被那惊人的气势逼得口喷鲜血,连连后退三步。

    兮伯吉甫制止道:“李将军,切莫动手!道长是自己人。”

    金贞瞪向兮伯吉甫,愤然道:“老家伙你听着!我现在就去杀了苏季,还有他养的畜生。倘若我师弟有个三长两短,就算背叛师门,我也会杀了你!”

    语罢,金贞捡起地上的白银剑,悻悻离去。

    “哼,就凭你?”李鸿熙不屑地啐了一口唾沫,转头对兮伯吉甫道:“太师,您没事吧,那疯婆娘为何用剑指你?”

    “李将军,你来得正好。刚才金贞道长说青黎被一条龙蛇咬伤,我想他现在可能仍然潜伏在宫中。素闻狐妖精通易形化影之术,青黎很有可能变化成某一个宫人模样,混在宫中。”

    “我明白了,太师。我这就派遣侍卫调查宫女和太监,看看其中有没有可疑的人。”

    “事关重大,事不宜迟。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将军商量,咱们边走边说吧。”

    语罢,兮伯吉甫和李鸿熙快步离去。

    姬宫湦茫然地望着二人的背影,不禁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尽管不能完全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姬宫湦还是隐隐感到正有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正在暗中酝酿着。就在他低头沉思的功夫,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女孩的呼唤:

    “太子殿下!”

    姬宫湦身子一震,转头看见一个小宫女不知何时正站在自己身边。

    “小绵?”姬宫湦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小绵,关切地问道:“你最近去哪了?我上次派人找你好久都没找到。你的脚好些了吗?”

    小绵施了一礼,轻声道:“托太子殿下的福,奴婢的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姬宫湦想起刚才兮伯吉甫和李鸿熙的谈话,于是问道:“小绵,你可曾听说过一个叫苏季的人?”

    “狐夫子苏季?”

    “看来你知道此人!”姬宫湦面露喜色,急道:“快和我说说!这个狐夫子到底有什么神通?”

    小绵眼光闪动,缓缓说道:“关于狐夫子的事说来话长。太子殿下如果感兴趣,请夜里三更时分,独自来王宫东南角的宅院找我吧。”

    语罢,小绵翩然转身离去。

    望着小绵头也不回的背影,姬宫湦不禁愣了一下,心想区区一个小宫女,好的大架子,竟敢让自己堂堂太子亲自去找她?况且那座深宫宅院古里古怪,夜里还会传出奇怪的声音,鬼才愿意一个人三更半夜跑到那种地方!

    姬宫湦快步跑上前去,打算继续追问小绵,可是发现前方居然一个人影都没看有,到处寻不到小绵的身影,仿佛她整个人突然人间蒸发似的。他惊愕地四下张望,忽觉后脊发凉,一种隐隐的恐惧爬上心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