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一百五十章 红衣公子

青灵诛心 第一百五十章 红衣公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沐灵雨离开后,苏季和云依结伴赶往山门。

    通往山门的路只有一条,沿途行人络绎不绝,前方是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队。

    排队的人似乎很早就已到达这里。通过打量这些人的服饰,苏季感觉他们之间贫富差距悬殊,有的衣着华贵、有的衣衫褴褛、有的敲锣打鼓,被八抬大轿抬着、有的脚穿草鞋,千里迢迢步行而来……

    云依见苏季一头雾水的样子,于是解释道:“今天上山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阐教门人机缘巧合结识的有缘人,另一种是通过捐香火,或是打通人脉关系的有钱人。”

    苏季茅塞顿开,想必刚才船上遇到那位叫“牛竹”的村汉,应该就是所谓的有缘人。

    望着缓慢行进的队伍,苏季不耐烦地问:“云依,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人上山求道吧?”

    云依望着人头攒动的长队,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看情形,今天应该是昆仑山招收弟子的日子。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今年来的人好像特别多,几乎是往年的十倍!”

    苏季不解地问:“阐教一向收徒严苛,宁缺毋滥。据说一个师傅最多只收两名弟子,可是现在为何公开收徒?”

    云依边走边说:“恩公所说的弟子,应该是指入室弟子。凡是能成为入室弟子的人,都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而现在排队上山的人,都是一些争取成为记名弟子的人。例如我所在的传音阁就都是记名弟子。昆仑山上除了负责探查情报的传音阁,还有负责的起居饮食的山珍阁,以及负责清洁打扫的净心阁。”

    苏季皱起眉头,道:“什么传音阁、山珍阁、净心阁……名字起得这么好听。说白了不就是让一些凡人帮忙跑腿、做饭、打杂。【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想不到有人连这种事都要抢着进去,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话说到一半,苏季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禁望向云依。看见她瞬间落寞的神情,苏季想到若干年前,她也像那些人一样,曾经排着长长的队伍上山求道。

    云依眼光低垂,黯然道:“恩公,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和沐姑娘那样身世不凡,经历过种种奇遇。茫茫天道对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只是一种奢求罢了。只要有幸能够浸淫一丝仙气,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听到“普通人”三个字,苏季不禁暗暗感叹。他多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自己是普通人,花如狼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就不会拜自己为师,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而惨遭毒手。

    那些所谓的奇遇,在旁人看来也许是天道飞升的契机,其实当中的苦涩艰辛,只有亲身经历过的苏季才体会得到。如果一个人连自己徒弟都救不了,纵然天道飞升,又有何用?

    低头寻思的功夫,苏季发现云依早已被拥挤的人潮冲散,到处都找寻不到她的身影。

    无奈之下,苏季只好自己一个人跟着队伍继续赶路,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山门。

    马上要到门前的时候,他发现前方拥挤的人潮突然停了下来。前方围着一群人,远远看去黑压压一片。

    苏季翘脚张望,只见一位十几岁的白衣小道士,一动不动地跪在山门前。

    那白衣小道士面容憔悴,嘴唇干裂,似乎已经好多天汤水未进的样子。他膝盖边放着六个已经失去水分的烂苹果,显然是好心人送给他充饥的食物。不过,那些干瘪的苹果上,竟连一个牙印都没有。【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周围聚集了许多簇拥围观的人,纷纷朝那白衣小道士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道:

    “那孩子是谁啊?一周前来上香的时候就见他跪在这里,现在好像连动都没动过。”

    “听说他是乾元山金光洞门下弟子,说起来也是阐教中人。他师父莲花善人,不久前被截教的申候姜赢打成重伤。这个做徒弟的想求白狼王内丹,来挽救奄奄一息师父。”

    “这孩子真是一个好徒儿。昆仑山上的人也真是的,白狼王回到昆仑山就死了。现在用一个死人的内丹来救一个活人,岂非功德无量的好事?”

    “你有所不知,阐教主一共只有两位弟子。白狼王曾经是阐教主最中意的一位,只可惜误入歧途。如今他尸骨未寒,阐教主岂能随随便便将内丹拱手送人呢?”

    无论周遭如何议论,那白衣小道士始终一言不发,纹风不动地跪着,仿佛亘古以来就立在那里的一块磐石。

    听完周围人的议论,苏季面色凝重,想不到这个白衣小道士,居然和自己一样是来求白狼王内丹救人的,而且他要救的人,好像还是一位名气响当当的大善人。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

    “不好!小道士断气了!”

    苏季抬头一看,只见那白衣小道士,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旁边的人陆续伸手试探白衣小道士的鼻息,结果一个个摇头叹息。眼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命呜呼,围观的人们无不唏嘘短叹。

    两个时辰以后,见昆仑山上始终连一个来收尸的都没有,有人开始愤愤不平地喊道:

    “岂有此理!这些仙门修士,居然如此冷血无情!”

    “看来老子还是不要修仙好了,免得也修成一副铁石心肠!”

    说着,两个人抬着小道士的尸体下了山。

    苏季眼睁睁看着白衣小道士的尸体从自己眼前经过,一颗心陡然沉了下来。

    死去的小道士是阐教中人,而自己是阐教眼中的邪门歪道;死去的小道士要救的人是一位道行高深的大善人,而自己要救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无论于情于理,苏季求得内丹的可能性,都不会大于这个白衣小道士。看来光明正大求得白狼王内丹,实在希望渺茫。若想取得内丹,只能暗中从长计议。

    正在愁眉不展之时,苏季感觉一只手忽然按住自己的肩膀!

    “小贼!看你往哪儿跑!快把玉佩交出来!”

    苏季回头一看,原来身后是刚才船上那位名叫殷久悠的黄衫公子。

    “表哥!咱们还是先问清楚再说吧。”牛竹好言劝道,伸手试图将表哥的手,从苏季身上移开。

    “还有什么可问的!”殷久悠的手按得更加重力,“刚才船上只有六个人,两个船夫身上都没有,一定是他偷的!”

    苏季刚要开口说话,忽听有人抢先一步说道:

    “这位公子,何事如此动怒?”

    语声中,一位红衣公子手摇折扇的翩然走来。

    苏季抬头打量,只见这位红衣公子的服饰比殷久悠华丽十倍,扇子上的字画比殷久悠的名贵十倍,相貌也比殷久悠秀气十倍,甚至秀气得让人觉得有点像女孩子。

    殷久悠见那红衣公子衣着得体,气质不凡,于是客气地说道:“这位兄台来得正好,不妨过来评评理。这小贼偷走我家传的古纹玉佩,居然还想抵赖!”

    红衣公子淡然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深仇大恨,原来是小事一桩。区区一块玉佩而已,何必动怒呢?公子若不嫌弃,小弟这里有一块玉佩,可以送给公子。”

    说着,红衣公子摘下自己腰间的一块血纹红玉,轻轻在殷久悠眼前荡了一下。

    殷久悠突然眼前一亮,只见那玉佩晶莹剔透,光华流转,就算拿十块自己的古纹玉佩,也换不来这样的一块!

    “既然兄台一番美意,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殷久悠刚伸出手接玉佩,想不到红衣公子突然收手,身子在他面前虚空一晃,旋即指着殷久悠的腰际说道:

    “这位公子,你腰间的玉佩不是好端端的在那里吗?”

    牛竹连忙拿起玉佩,惊愕道:“表哥,这真是你的玉佩。我刚才我可能看错了,差点冤枉好人!”

    红衣公子微笑道:“这位公子,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擦亮眼睛看管好,否则下次丢的,没准就是你的脑袋!”

    殷久悠面露惧色,倒吸一口凉气,心有不甘地说:“这两个人妖里妖气,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表弟,咱们走!”

    旁边的苏季早已看出门道,等那二人走后,对红衣公子说道:

    “兄台帮了我一个大忙,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你别装了。”红衣公子笑道:“你既然见识过我的本事,想必已经猜出我是谁了吧?”

    苏季沉声道:“你果然是夜……”

    “玲珑”二字还未说完,夜玲珑连忙用扇子抵住苏季的嘴。

    苏季压低声音道:“莫非你女扮男装,也是冲着白狼王内丹来的?”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夜玲珑把扇子横在嘴边,小声道:“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这里人多耳杂,借一步说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