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愿者上钩

青灵诛心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愿者上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渭水河畔的樵夫?

    苏季蓦然想起儿时听说书人讲,当年渭水河畔的樵夫,后来成了姜太公的徒弟,周朝立国后被封为武德大将军,只是不确定这位白发樵夫,究竟姓甚名谁?

    牛竹凑上前去,问道:“老爷爷,您怎么称呼?”

    白发樵一边活动的腰肢,一边说道:“我姓武,你们叫我老武就行了。”

    “姓武!”苏季的呼吸变得急促,果然没错,除了龙须虎那个怪物以外,姜太公共有三位弟子,三弟子太甲、二弟子姜玄、大弟子正是武吉!如今姜玄和太甲都已经先后过世,唯独大弟子武吉尚在人间。

    相传封神之后,阐教各路神仙,或各司天职,或云游四海。时隔二百五十年后的阐教,成为修士们的聚集之地,早已不复昔日众仙云集的光景,而阐教之主自然由修士中辈分最高,修为最深的武吉来继承。

    苏季心中暗喜,连忙附身揖道:“晚辈白丹心,参见武前辈!”

    “白担心?”武吉停止扭腰的动作,问道:“你说我腰疼,害你白担心一场?”

    牛竹抢着说道:“武爷爷误会了,他姓白,名叫丹心!”

    “……白……丹……心?”武吉抬眉打量着苏季,眼中掠过一抹怀疑的神情。

    牛竹好奇地问:“武爷爷,你刚才说见过姜太公,能不能给我们讲讲?”

    武吉望着远方,缓缓说道:“我第一次遇到姜太公是在一个春天,那时我砍完柴路过渭水河边,看到姜太公钓鱼的方法很可笑:鱼竿短,鱼线长,直钩无饵,悬于水面三尺高……”

    牛竹挠挠头,不解地问:“用不挂鱼饵的直钩悬在水面上钓鱼?这恐怕钓一万年也钓不到一条啊!”

    “你说的这句话,和我当年和太公说的一模一样……”武吉捋着雪白的胡须,不禁陷入往昔的回忆之中。

    牛竹仍是一头雾水,又问:“那姜太公最后到底钓到鱼没有?”

    苏季回应道:“姜太公钓的不是鱼,而是在钓一位王侯。”

    武吉道点了点头:“没错。姜太公钓的是后来的周文王。这一手直钩王侯的本事,可谓是垂钓的最高境界。”

    苏季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姜太公垂钓的功夫虽然厉害,但依我看来,并不是天下第一。”

    武吉脸色一变,沉声问道:“那你觉得垂钓的天下第一人是谁呢?”

    “……是周文王!”苏季朗声答道:“喜欢钓鱼的人都知道,钓鱼有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叫‘找底’,先要知道深浅,懂得什么地方有什么鱼。周文王正是深谙此道,所以才能慧眼识人,认定姜太公是王佐之才,继而沐浴斋戒,亲自携厚礼请太公出山。钓鱼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是‘鱼饵’,周文王以姜太公这个阐教弟子为鱼饵,引来阐教诸仙这些大鱼。周文王钓来阐教诸仙帮自己伐纣灭商,又钓来群贤辅佐儿子周武王立国兴邦。由此可见,姜太公钓的是王侯,周文王钓的是天下。哪个更胜一筹呢?”

    武吉茅塞顿开,不禁连连点头:“我活了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姜太公比作鱼饵,把各路神仙比作大鱼,有意思,你这小娃儿有点意思……”

    苏季继续说道:“如今阐教主的两位弟子先后离世,正是教中用人之际。想必现在的阐教主,也和当年的周文王一样求贤若渴,迫切需要招揽有潜力的弟子。敢问武前辈,您今天出现在这里,可否也是在等愿者上钩呢?”

    武吉流露出一丝赞许的神情,道:“不错,我的确是在钓一个人。”

    “钓人!”牛竹一脸茫然地问:“……钓谁?”

    “钓我的好徒儿。”武吉笑道。

    苏季急问:“敢问前辈的那位好徒儿,现在是否已经钓到?”

    武吉直视苏季的眼睛,微微一笑:“不仅钓到,而且近在眼前。”

    牛竹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完全不懂这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苏季心中暗喜,看来拜武吉为师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了出乎他预料的一幕。

    武吉把目光从苏季身上移开,缓缓转向牛竹,和蔼地问:“你叫牛竹是吧?”

    牛竹瞪大眼睛,惊愕地问:“武爷爷,我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武吉神秘地一笑,道:“我看你为人忠厚,很中意你,不如你来做我徒弟吧。”

    苏季身子向后微微一倾,差点倒下去,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牛竹目睹过武吉宛若天人的身手,简直敬仰得五体投地,现在听说这位老神仙,居然要收自己做徒弟,一时间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激动地连连点头。

    武吉也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愿意,那就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声师父吧。”

    苏季突然愣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牛竹磕头拜师,心里不免有些嫉妒,真是傻人有傻福,想不到堂堂阐教主,竟然会中意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莫非武吉是个睁眼瞎不成?

    牛竹将三个响头磕得振振有声,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向苏季,不好意思地说:

    “师父,其实刚才能钓来那只大乌龟,都是白兄弟的功劳,我什么忙都没帮上。既然师父连我这么笨的徒弟都收了,白兄弟这么聪明,您干脆也一起收了吧!”

    苏季微微一怔,想不到这傻小子,居然还挺够义气……

    武吉捋了捋白胡须,缓缓望向苏季,摇头道:“你天资聪颖,不过心浮气躁,还需多多磨练。至于拜师的事嘛……呵呵,我看还是以后再说吧。”

    牛竹不肯放弃,再次恳求道:“师父!白兄弟刚才不仅流了血,而且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鱼饵,先后两次跳下冰冷的泉水。您为什么不收他,却偏偏要收我……我这个……笨蛋?”

    苏季心想这个笨蛋,居然刚拜完师就要忤逆师父,真是不懂得珍惜。苏季担心武吉迁怒牛竹,反悔收徒的事情,连忙说道:“牛老弟!你不必为我求情!既然武前辈不愿收我,我白某不会强人所难……先行告辞了!”

    说罢,苏季猛然转身,大步朝山下走去。

    武吉望着苏季远去的背影,一只手缓缓捂着嘴,偷笑道:“嘿嘿,生气了!生气了!这小子一股倔强的劲头儿,真是跟他娘一模一样,哈哈哈哈……”

    望着武吉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牛竹大惑不解地问:“师父,你认得白兄弟他娘?”

    武吉笑而不语,接着故意抬高声调,刻意大喊道:“好徒儿啊!下次你来见为师的时候,千万不能让其它人跟在你身边,知道吗?”

    苏季明白武吉这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下面的拳头微微握紧,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既然武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今天拜师只怕绝无可能,只得另谋对策。

    望着苏季孤独的背影,牛竹快步上前,追过去喊道:

    “白兄弟!天色不早了,你要去哪啊?”

    “天大地大,哪里还不能将就一晚?”苏季的脚步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牛竹想了一会儿,跟上他的脚步,说道:“白兄弟,我一定会求师父收留你的。如果不肯收你,我干脆也不去了!反正我再怎么修炼,也成不了神仙。”

    苏季陡然一怔,停下脚步,叹道:“你到底是真傻啊!我没有给过你一丝一毫的恩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娘说……只有你对别人好,别人才会对你好。”牛竹低下头,黯然道:“我从小在村子里受人欺负,没有人愿意跟我做朋友。你是我离开村子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我想帮你……”

    目光错愕地望着牛竹,苏季感觉鼻子酸酸的,回想背井离乡的这段日子遇到的人,要么像萧掌柜一样道貌岸然,要么像姜玄一样阴险毒辣,要么像青黎一样居心叵测,从来没有遇到一个人像牛竹这样单纯的人。

    想到这儿,苏季不禁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蓦然明白武吉会收牛竹为徒,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良师难求,益友更难求。

    苏季觉得结识牛竹,是此行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收获。

    “牛老弟,谢谢你!”苏季扶着牛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不过,现在你要听你师父的话,不要再做任何违逆的事,也不必为我费心。有你这位朋友在这儿,无论用怎样的办法,我都一定要与你同门!”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