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还施彼身

青灵诛心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还施彼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姜凌历经一番纠结过后,终究还是不屑成为妖狐的傀儡,抬头对乌镰说道:“你若肯丢弃木牌,并告诉我内丹的下落,我可以考虑给你所有法器。【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不过在此之前,你至少先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乌镰旋即收回缚妖索,缓缓取出一块木牌,“你先给我一半,我把牌子丢给你,然后我先告诉你想知道事,如果你觉得可信,再给我另一半。如果我胆敢从中使诈,你随时可以用袋子里的法宝置我于死地。”

    姜凌并不喜欢杀人,若对方真能说白狼王内丹的下落,这倒也并无不妥。

    沉思过后,姜凌说道:“我还需要两个前提:第一,我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你交易;第二,你要摘下头盔,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可以。”

    乌镰痛快答应,口中念念有词,漆黑的盔甲缭绕起氤氲雾气,正在向周围散发一层朦胧的薄烟。

    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一缕缕夹带凉意的雾气,时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姜凌感觉喘气逐渐变得像是吸水一般,不过凭经验可以判断这雾气并没有毒。

    高台上的姬宫湦揉了揉眼睛,只见远处的雾气时而变幻无常,时而滚滚如潮,时而收缩膨胀,令人看起来虚幻飘渺。

    一盏茶的功夫,穿云岩上笼罩在白蒙蒙的雾气之中。

    柴嵩微微阖目,凭他的修为竟也无法看清穿云岩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季看见远处大雾弥漫,稍稍放下心来。

    事实上,苏季最担心的不是姜凌败北,而是担心她由于抵挡不住乌镰,被迫与老谋深算的狐三结下血契金兰。他有过曾被狐姒夺舍的经历,知道那样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任凭乌镰再厉害,也绝对敌不过狐三。姜凌一旦借助狐三的力量,乌镰一定会瞬间败北。然而,眼下大雾弥漫,说明两个人正常斗法,姜凌并没有屈服于狐三。

    “姜师姐!”悬崖边的牛竹突然瞳孔收缩,满脸惊骇!

    “怎么了,牛老弟?”苏季发现他的异常,连忙问道。

    “有人……有人在我脑袋里说话……”

    苏季微微一怔,眼见牛竹身子微微颤抖,头上冷汗沥沥,似乎想象到某些可怕的场景,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苏季扶着他的肩膀,焦急地问:“冷静点!是谁在说话?说了什么?”

    “……有人告诉我……姜师姐有危险……让我去帮忙!”

    牛竹紧紧咬着牙,表情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一双牛眼红得似能滴出血来,令人不寒而栗。

    苏季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如此凶狠的表情。这种情况显然是身中幻术,而能对牛竹使用这种幻术的只有狐三!

    狐三肯定是因为知道牛竹对姜凌一见钟情,想煽动他结下血契金兰。苏季岂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世间像牛竹这般心地善良的人本就不多,怎能让他沦为一只狐妖摆布的傀儡?

    然而,现在传音阁弟子众多,苏季倘若在众目睽睽之下催动玄冥气解救牛竹,一定会引来杀身之祸。

    “牛老弟,对不住了……”

    苏季握紧拳头,猛揍他一拳!

    周围的弟子看见,都以为苏季疯了。

    牛竹被揍得翻了一下白眼,瞪着苏季,“你竟敢打我?”

    苏季听出那并不是牛竹在说话,而是一个阴森森的老太婆的声音。

    “打的就是你!”

    嘭!又是一拳下去!

    牛竹翻着白眼,晕了过去,被苏季抬回黄牛道长所在的帐篷。

    苏季转念一想,那天在昆仑禁地遇到狐三的时候,共有三人脖颈后面出现了月牙血印,现在牛竹已经晕倒,姜凌正在穿云岩上与乌镰对峙,剩下的就只有虢翰。

    穿过人群寻觅,苏季在人群中发现虢翰的身影。

    此时,虢翰正在角落里一个人闭目打坐,身上正在隐隐散发着玄清之气,而且似乎还在成倍增长!

    苏季双眸微张,明明他之前毫无修为,为何现在突然修为大增?何况他之前还曾喝下过掺有散清丸的莲子羹……

    难道他已经和狐三结下血契金兰?

    定睛一看,苏季立刻否定这个想法。他发现虢翰身上的玄清气虽然今非昔比,但与狐三身上的气息截然不同。至于,虢翰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提升修为,苏季觉得到时候自然会知道。

    此时,穿云岩弥漫的浓雾逐渐消散。

    众人拭目以待,想看看缠斗过后的两人,究竟谁会站在台上。

    雾的颜色越来越淡,消散后显出两个并排站立的身影。

    众人不禁骇然,只见那两个人相安而立,竟毫无继续再战的意思。

    苏季定睛一看,只见姜凌手上握着一块木牌,而乌镰手上多了一条黄金绳。

    乌镰双手抱拳道:“姜师妹技高一筹,实在令我心服口服。”

    “乌镰师兄,承让了。”姜凌客气地还了一礼。

    “姜师妹能把捆仙绳从盗贼手中夺得,并借此机会归还,实在令人感激不尽。”乌镰故意抬高声音,似乎是故意让人听见一般。

    可是苏季只见两个人的嘴在动,还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然而,两个人这番话,远处的柴嵩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可是眼中心中对两个人的怀疑,非但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更胜了几分。

    乌镰纵身一跃,跳到悬崖边的高台下方,面对阐教元老,“列为前辈。晚辈技不如人,只得来日再战,先行告辞。”

    “师侄,请留步!”

    语声中,柴嵩走下高台,缓步来到乌镰面前。

    乌镰躬身道:“师伯,不知有何指教?”

    柴嵩盯着乌镰手中的捆仙绳,摇头道:“师侄,你身上这套乌金铠甲,曾是由我亲手打造。今日一见颇为怀念,不知当年我刻在背上的阴阳图,现在是否还在?”

    “完好如初。”

    “可否借我一看?”

    乌镰点了点头,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柴嵩。

    柴嵩眼中寒光一闪,身子猛然像弓一般弹出,右手闪电般“砰”的一声击在乌镰的背上!贯注玄清气的拳头击中毫无防备的乌镰,打得他的浑身的黑色铠甲四分五裂!

    烈烈拳风带着乌镰的身体,重重砸在坚硬的石地上!

    苏季倒吸一口凉气,柴嵩这一击偷袭,运用竟是自己曾在玲珑塔狱中学会的截脉法门!

    柴嵩的笑声在众人耳边回响。

    “没想到吧!竟会被自己偷学的法门击中!”

    可惜倒在地上的乌镰,已经听不见他的这句话了。

    这一击,柴嵩并没有使出全力,如果击在死穴上,任谁都必死无疑。

    苏季走上前去,只见乌镰气息极其微弱,浑身的铠甲尽碎,鬼面头盔都裂成一半,显出一张熟悉的黝黑脸庞。

    杨逆?

    怎么会是他?

    莫非杨逆当初就是从柴嵩这里偷学到截脉法门?现在又被柴嵩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柴嵩大手一挥,吩咐弟子道:“把这厮压入牢狱,严加看守,别让他死了。”

    望着杨逆被人抬走,苏季心头充满疑惑。杨逆为何要只身犯险,混入昆仑山?还不怕死到冒充阐教弟子?还有他和姜凌之前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真是越来越想不通,苏季转念一想,杨逆这个人始终令人捉摸不透。玲珑塔狱的时候,他也曾一度装死骗过那个黑衣女人,很难想象他会被如此轻易的捉住。

    此时,穿云岩上除了姜凌,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人——殷久悠。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