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柳仙寒图

青灵诛心 第二百二十六章 柳仙寒图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入夜时分,三人穿过曲折的回廊,脚步停在一片雅致的客房外。

    这里是阐教贵客休息的厢房,而其余提亲的人马,只能落脚在东边简陋的石室中。

    姜凌扫过一间间空荡荡的客房,目光骤停在唯一燃灯的窗前。微微阖目,她快步走到门口,一脚踹开房门!

    苏季和牛竹随后赶到,看见装潢精致的客房内端坐着一位青年。

    牛竹上下打量着青年,见他白皙的侧脸棱角分明,俊美的五官格外鲜明。肩披鹅黄色锦绣大氅,外形给人一种饱读诗书的感觉。

    苏季不禁感到诧异,眼前文弱书生般的青年,面对有人夜里破门而入,却始终不动声色。单是这份沉着和淡定,就不是一般同龄人所能具备的。

    望向厅里那名少年,姜凌双眉微挑,“你就是兮伯封?”

    青年点了点头,微笑道:“不知三位有何指教?”

    语声中,兮伯封秀眉微抬,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眸,藏着几分傲气,目光扫过三张陌生的面孔,旋即停留在苏季身上。

    四目相接的一瞬间,苏季感觉青年的脸庞莫名的熟悉。这种感觉让他想起在恭骨楼第一次看见父亲兮伯吉甫时的感觉,仿佛看见一面映出自己镜子。一种直觉告诉苏季,这是一个很难缠的人。苏季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也很清楚这种人往往很难放弃一件事。

    姜凌开门见山道:“我叫姜凌!”

    兮伯封眉毛微微一动,慢条斯理道:“原来是申国郡主驾到,有失远迎。”

    虽然话这么说,兮伯封依旧坐在凳子上,淡淡目光打量着姜凌,暗忖一个姑娘家居然如此不懂矜持,夜里得知自己即将成为王后,就忍不住破门来谈婚事。如此迫切想要一步登天,未免实在有些可笑。

    “太子殿下聘礼的数目过于庞大,已经送到净心阁的仓库暂时保管,郡主可以先过目清单……”

    兮伯封站起身来,把手伸进身旁的包裹里。

    姜凌伸手示意慢着,神情变得更加冷漠:“不必麻烦了,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兮伯封一时间怔住了,万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句话。

    姜凌漠然地看着他,傲然道:“兮公子,回去告诉姬宫湦,就说我承认他眼光不错。不过,我自己的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主,不必他操心。”

    这是这番话无论是对于一个凡夫俗子,尚且是不可接受的侮辱,何况她针对的还是未来的天子!

    兮伯封望着满脸不屑一顾的姜凌,一只手还伸在包裹里,已经触到那一张羊皮卷的边缘。那羊皮卷是太子亲笔写的聘礼清单,每一份礼物都是精心挑选,每一份礼物都价值连城,每一份都让世间大部分女人为之疯狂。可姜凌竟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果断退掉未来天子的婚事。

    慢慢将手从包裹里取出,兮伯封道:“郡主不必急着决定。柴嵩道长明天会和你谈谈。”

    姜凌面无表情道“柴嵩跟我非亲非故,没什么好谈的。”

    兮伯封的拳头微微握紧,声音却没有任何颤抖:“郡主就算不听柴道长建议,至少也要为令尊申候考虑。申候可是亲口同意这桩婚事。【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郡主若不答应,申候怕是难免欺君之罪。”

    “欺君?”姜凌轻蔑地一笑道:“姬宫湦不是我的君主,姜赢不是我的父。如今我孑然一身,谁也休想替我做主!”

    兮伯封不禁骇然,想不到她竟然目无君主,竟连父亲也不认。可他哪里会想到,申候姜赢为了得到权力,擅自为女儿决定婚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姜凌盯着兮伯封略显稚嫩的容颜,再次给他施加压力,想让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决心。因为姜凌心里明白,无论多么强硬的拒绝,都会被兮伯封交差的时候说成还有妥协的余地,因为从兮伯封的眼中,姜凌看出他绝不相信一个女人可以为自己做主。

    厢房里骤然一片安静。

    牛竹感觉到室内的气氛变得愈发紧张,仿佛呼吸都要被冻凝一般。

    苏季感觉口渴,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桌子上,便随手拿起桌上的茶碗,见那茶还没动过,便拿起来一边喝茶,一边观察这位弟弟的反应。

    姜凌冷冷地看着兮伯封,等待着他长叹一口气,然后露出一副放弃纠缠的表情。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姜凌的意料。

    兮伯封温和地看着姜凌,平静说道:“其实来之前,太子曾吩咐过在下,如果郡主不愿意,他是不会强求的。”

    牛竹和苏季互望一眼,面露疑惑之色,又渐渐变成喜色。

    “你说真的?”姜凌问道。

    听出姜凌的语气稍稍缓和,兮伯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不过,要请郡主交出一样东西。”

    “什么?”

    “柳仙寒图。”

    姜凌的脸色再一次有了变化,手掌下意识地落在了胸口。

    苏季端着茶碗的手停在半空,发现姜凌的表情愈发惨白。苏季不禁感到奇怪,姜凌曾经在武吉面前面毫不犹豫地交出截教传教秘宝“造化玉牒”,可现在提到这个“柳仙寒图”,她却明显心神不宁。况且,苏季并未在那装满宝物的袋子里,看见类似图卷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姜凌强压着心头那份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强硬一些,“我的意思你已经知道。废话不必再说,告辞。”

    “请留步!”

    兮伯封的声音愈发严肃。

    周围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郡主,柳仙寒图是申国的秘宝,如果郡主断绝了父女之情,那就理应物归原主。申国曾经亏欠周室一份贡品,太子求情才免得一场战乱。如今太子点名想要这样东西,如果申国不肯交出,怕是免不了要起争端。”兮伯封再次把手伸进包裹,取出聘礼清单交给姜凌,“所以这两件事,郡主最好还是至少答应一件。”

    稍作沉吟,姜凌说道:“我可以给姬宫湦一次机会,但必然让他本人来昆仑山见我。”

    兮伯封皱眉道:“你让未来的一国之君千里迢迢,亲自来见你?”

    “若他肯来,或许我可以考虑同意,否则没有商量的余地。”

    姜凌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像刚才那般刻意盛气凌人,却仿佛能把人踩在脚底。

    所有这些情绪,都准确传达给了兮伯封。

    苏季将茶碗轻轻放到桌上,回头朝兮伯封微微一笑,随姜凌和牛竹走出厢房,留下兮伯封一人呆立原地。

    姜凌出门后一言不发,低头走出五丈开外,喃喃说道:“你们先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一般女孩子用这种语气说话,多半情况是要去方便,两个大男人便没有多问。

    牛竹问道:“三师弟,你知不知道柳仙寒图是什么?”

    “从没听过。但肯定非比寻常,否则师姐一定会交出。”

    “可师姐刚才说,她根本不认识那东西。”

    “她明显在说谎。”苏季断然道:“我感觉这东西就在她身上,不信等她回来,我们问问她就知道了。”

    两人正说着,姜凌走了过来,手里多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包裹。

    “师姐,你这包裹从哪来的?”牛竹疑惑地问。

    苏季笑道:“二师兄,你忘记师姐以前是做什么的了?”

    “你偷了那公子的包裹?”牛竹惊愕道;“刚才只有我们三个人,他很快就会发现是你!”

    “他被我弄晕了,一时半刻醒不来。”姜凌说着,伸手开始解包裹,“这个叫兮伯封的人,虽然毫无修为,却难缠得很。我本以为姬宫湦派人提亲只是单纯的因为我,不过通过刚才那一番交谈,我觉得这次联姻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咱们且看看兮伯封包裹都里面装了些什么,也许能知道些蛛丝马迹……”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