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二百六十章 脱离阐教

青灵诛心 第二百六十章 脱离阐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玉虚宫位于大罗天之巅,麒麟崖之上,作为阐教法脉祖庭,享有“奉天承运御道统,总领万仙镇八方”之美誉。

    宫殿看似由石砖砌成,实则是元始天尊凝聚玉玄清气,幻化而成的一座宫殿。宫中无论墙壁、砖瓦、石柱,皆是灵气凝结,晶莹剔透,永不褪色,且设有咒法秘术,一旦遭到损毁,只要催动阵法,便可恢复如初。即使历经苏季与杨逆打斗时的破坏,化为废墟的玉虚宫,不出一日便从残垣断壁中拔地而起,焕然一新。

    大殿之内,左侧以柴嵩为首,坐着阐教新十二灵台的入室弟子;右侧七曜洞主的座位上只剩四人:土曜洞主、火曜洞主、日曜洞主、金曜洞主,还有一个座位上悬浮着一把发光的长剑,正是化身无名剑的月曜洞主。

    中央主位旁边,牛竹面对众人,满头大汗地弓着身子,喏喏道:“诸位前辈、师兄,我天资愚钝,实在不配接任教主……”

    柴嵩道:“莫要妄自菲薄。前翻闯阵意在试探心性。你仁德宽厚,善恶分明,未被仇恨冲昏头脑,且战胜夜磨子、狗头童子、殷久悠三人。凭你现在的身手在入室弟子中,也算出类拔萃。于情于理,你都可顺应三年之约,继承教主之位。”

    牛竹连连摆手,推辞道:“就算能打赢几位师兄,我的道行跟诸位前辈比起来也相差悬殊,唯恐有辱师门,有辱师父威名……”

    柴嵩道:“武吉师兄执掌阐教二百余年,主张以德修道,而非武力屈人,勿要再推辞了。”

    牛竹慌忙道:“不行!万万不行!若非要有人接任教主,三师弟比我合适得多。”

    说着,牛竹目光盯向苏季,拼命朝他使眼色。

    苏季视而不见,一言不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火曜洞主按耐不住,喝道:“大丈夫做事,不要婆婆妈妈!”

    土曜洞主威胁道:“既然前任阐教主选择你,那就非你莫属。你想忤逆师尊吗?”

    “不敢!”牛竹面露难色,眼见推辞不过这么多人,也不想忤逆师父遗命,只好勉强答应:“那……怕是以后要劳烦诸位多费心了。”

    苏季第一个拍手鼓掌。紧接着,几声淅淅沥沥的掌声陆续响起。

    众人神色各异,或叹气,或唏嘘,既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一个心悦诚服。对于牛竹继承教主之位,所有人在进入玉虚宫前都已被柴嵩说服,早已全部经达成一致。

    火曜洞主上前一步,对牛竹道:“教主,云依近年来的修为小有所成,建议提拔为入室弟子,镇守十二灵台‘巳蛇’方位。教主意下如何?”

    牛竹转头望向柴嵩,见他点了点头,于是道:“听你的。”

    太阴说道:“我建议由季师侄镇守十二灵台阵的‘辰龙’方位,教主意下如何?”

    苏季皱起眉头,明显对这个位置全无兴趣。

    牛竹转头望向柴嵩,见他点了点头,于是道:“听你的。”

    话音刚落,玉虚宫外传来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

    “阐教主居然是一个傻小子!”

    “可笑!真是可笑!”

    众人不禁抬头聆听,感觉那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火曜洞主厉声喝道:“何人胆敢造次!”

    宫殿门口,一个衣衫褴褛的邋遢老道,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正是陆压道君。

    众人互相交换眼色,许多人已经认出他的身份。对于这位道行高深的散圣仙,人们皆是久仰大名,但听闻他素来行踪飘忽,没人知道他为何今日到此。

    柴嵩道:“道君今日到此,有何指教?”

    陆压道君淡淡道:“我没工夫指教你,我来找陆压教主。”

    柴嵩环顾大殿,寻不到一张陌生的面孔,不禁疑惑道:“道君,敢问贵教主是哪位高人?”

    陆压道君伸手指向苏季,隆重介绍道:“就是这位公子!”

    众人陡然一怔,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把不善的目光投向苏季。

    苏季连忙解释道:“各位不要误会,陆压教隶属阐教分支教派。”

    语一脱口,陆压道君高举双手,大喊道:“非也!非也!”

    苏季小声对陆压道君说:“陆压教隶属阐教分支,这可是你答应过我的。”

    陆压道君嘿嘿一笑道:“答应过你没错。分支门派的意思是,陆压教是与阐教‘分’开,独立的一‘支’门派,所以叫阐教的‘分支’门派,也就是完全没关系的两个门派。”

    苏季一时语塞,想不到竟被他绕了进去。

    陆压道君来到牛竹面前,问道:“姓牛的,你现在是阐教教主,对吗?”

    牛竹转头望向柴嵩,见他点了点头,于是道:“我是。”

    陆压道君又问:“你也是我们陆压教教徒,没错吧?”

    牛竹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陆压教不等他回答,举起稻草人和桃枝箭,瞪眼威胁道:“你敢说不是?”

    牛竹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那么,问题来了。”陆压道君转头看向苏季,继续道:“牛竹既是你的教主,也是你的教徒,而你既是牛竹的教主,也是牛竹的教徒。你们师兄弟两个人的关系,岂不乱七八糟?”

    苏季微微阖目,问道:“所以,你到底想怎样?”

    陆压道君道:“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可以帮你们两个人解决这个问题。”

    “你有什么办法?”苏季问。

    陆压道君答道:“脱离阐教,自立门户!”

    八个字一脱口,众人无不骇然。

    苏季皱眉道:“你想让我背叛师门?”

    陆压道君摆摆手,强词夺理道:“师父没了,何来师门?还是跟我走吧。”

    苏季眼光低垂,若有所思。

    金曜洞主一向惜字如金,此刻忍不住开口道:“阐教正是用人之际,季师侄不可在此时离去。”

    土曜洞主抢着说道:“季师侄,不如我们推举你为七曜洞王,你看怎么样?”

    “七曜洞王?”苏季疑惑道。

    土曜洞主道:“就是你是我们七曜洞主的老大,就像柴嵩是阐教十二灵台的首座一样。”

    苏季眼珠子一转,问道:“七曜洞王能对你们发号施令?”

    几位洞主互望一眼,齐声道:“不能。”

    “那有个屁用!”陆压道君不屑地一挥手,道:“教主,就算他们让你做‘天王老子’,徒有虚名又有鸟用?阐教现在只剩一群乌合之众,怕是再难成气候,不如早日散伙!”

    火曜洞主眉头紧锁,终于怒不可遏,单臂化出一道火焰剑气,蓄势待发。

    陆压道君轻轻勾了勾手指,阐教新十二灵台的入室弟子,同时将各自的法器和兵刃,一齐对准火曜洞主!

    火曜洞主环顾眼前的,厉声道:“你们要对我出手?”

    夜磨子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四肢,无奈道:“师叔,我不想动手,可是身体不受控制,自己动了!”

    金贞侧目看向陆压道君,道:“那老道对我们施了妖法!”

    陆压道君晃了晃手中的稻草人,冷笑道:“你们这些三脚猫,竟敢跟本道君抢人,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啦?”

    柴嵩面色凝重,眼看教众即将互相残杀,不由得神色凛然。

    苏季突然上前一步,制止道:“不要伤人,我跟你走。”

    “教主英明!”陆压道君说罢便不多话,抬手挥出一股黑气,幻化作一片乌云,带着苏季飞出宫外。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牛竹开口想要呼唤,但见二人转眼即逝,只得张着嘴巴,呆呆地愣在原地。

    两人乘着乌云,缓缓升入云端。

    苏季迎着风,问道:“刚才那些人加在一起,是不是你的对手?”

    陆压道君道:“那些虾兵蟹将,再修炼一万年也休想动我半根指头。不过,教主你想赢我,只是时间问题。我可以把所有本事都教给你,直到你能打赢我为止。”

    苏季笑道:“你以为我是迫不得已,才跟你走?”

    陆压道君陡然一愣,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苏季道:“现在的阐教,留下来也不过是收拾残局。二师兄个性沉稳,不骄不躁,又得柴嵩辅佐,刚好合适眼下的形势。你今天的出现,恰好给了我离开的借口。我倒是该感谢你。”

    陆压道君恍然大悟,不禁笑着点了点头。

    正说话的功夫,两人忽听身后传来破风之音,回头望去,只见一把寒光四射的剑,凌空飞了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