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灵诛心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雨过天晴

青灵诛心 第三百八十六章 雨过天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季和迦蓝赶到申候府的时候,天空阴云密布,隐隐有电光闪过,却未见一滴雨水落下。

    白袍热情地出门迎接,将两个人请到一座阁楼内休息。

    阁楼下有八根石柱,每根石柱都雕刻着两条巨蛇。两蛇在雷电风雨中,盘绕升腾,呈现出一副双蛇渡劫的场景。阁楼中间挂着一块牌匾,烫金的漆渍还未干透,明显是刚换过不久。

    望着阁楼牌匾上“玄宗阁”三个大字,苏季道:“白总管,这地方有些眼熟……”

    “宗主,您忘了?这里就是旋灵阁呀!”白袍解释道:“自从您将阐截两教合为‘玄宗’,外面的牌匾立即被换掉,里面的装潢也焕然一新,只是这小楼的大小,实在寒酸了一些。”

    听到“寒酸”两个字,迦蓝微微一笑,只见这栋玄宗阁楼共有四层,每一层都雕梁画栋,堪比王宫里的殿宇,哪里都看不出一点寒酸的样子。

    白袍恭敬道:“宗主,委屈您在这里稍候片刻,属下这就去通报申候。”

    “慢着!”苏季突然叫停白袍,问道:“白总管,为何不见姜夫人?”

    白袍陡然一愣,反问道:“属下刚才没敢多问……姜夫人,不是应该和您在一起吗?”

    迦蓝和苏季交换了一个眼神,原来陆压道君带领的一行人,并没有到达申候府。

    苏季开始有些担心,一来担心阙井中妖魔云集,凶险莫测;二来担心陆压道君莽莽撞撞,不知能否顺利将众人平安带离阙井。想到这里,苏季坐立不安,实在没办法静下心来休息,只想尽快找点事做。

    “白总管,不用劳你通报。”苏季问道:“申候现在何处?我要亲自见他。”

    白袍答道:“申候此刻,应该正在灵堂。”

    “灵堂……”

    苏季算了算日子,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陡然黯然下来。

    风声更急了,犹如鬼哭狼嚎。随着一声惊雷炸响,大雨倾盆而下。

    申候府幽林密布的深处,坐落着一座古老的灵堂,屋檐被雨水冲刷得沙沙作响。

    此时,面对灵堂里堆积如山的灵位,姜赢负手而立,凝视着其中一块灵位发呆。

    尽管时隔多年,姜赢始终没有忘记,今天是父亲姜玄的忌日。

    二十多年前,姜赢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当年碧游宫外弑父的场景,时至今日仍历历在目,已经成为黑夜中摆脱不掉的梦魇,也许永远无法磨灭。

    尽管昔日的父子之情,早已灰飞烟灭,但此刻面对着亲生父亲的灵位,姜赢这个年过半百的儿子,苍老的眼中依旧百感交集。

    然而,姜赢今天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悼念生父,而是在等一个人。他知道这个人,每年只有这时候才会来这里一次。

    少顷,姜赢的目光闪动了一下。

    灵堂外的雨帘中,凭空裂开一道缝隙,一袭暗红长袍的女子,从缝隙间走了出来。

    姜赢皱巴巴的嘴唇泛起一抹微笑,呼唤道:“凌儿,你来了。”

    姜凌没有理睬迎面走来的父亲,自顾自地走到灵位面前。

    “你还是来了。”姜赢故意多说了“还是”两个字。

    姜凌听出父亲的言外之意,因为自己曾经说过不再踏进申侯府半步,但今天还是来了。

    “我来找爷爷,不找你。”姜凌对父亲的态度,依旧十分冷漠。

    一只惨白枯瘦的手,从姜赢的黑色袍袖里探了出来,轻轻抚向女儿的脸颊。

    姜凌秀眉一蹙,突然瞥过脸去,甩开父亲的手。

    “你还是不肯原谅爹爹……”姜赢垂头幽叹,落寞道:“现在这种时候,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毕竟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说完,姜赢突然咳嗽起来,两只手闷住声音。

    听着父亲虚弱的咳嗽声,姜凌眼中浮现一抹动摇,忍不住问道:“爷爷临死前传你玄清八境内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姜赢缓缓掏出手帕,颤抖着擦了擦嘴,答道:“玄清八境内丹,虽能治好我的先天顽疾,但对我的修为有害无益……”

    姜凌疑惑地缓缓转头,瞧见父亲瘦如刀削的侧脸,苍白中透出一种病态,脊背弯得像一张弓,原本看起来就比同龄人衰老许多,现在更是显得老态龙钟。

    此时,苏季在白袍的引领下来到灵堂外,远远瞧见姜赢父女二人在里面,便没有进去打扰。

    白袍刚要进去通报,见苏季摆了摆手,便识趣地退了回来。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雨声渐渐停了。

    太阳拨开乌云,天空湛蓝明亮。东方飘起一道轻柔的彩虹,镶着金边的白云在天边飘浮。

    大雨过后,树叶挂着亮闪闪的水珠,显得更加新绿。

    草木的清香沁人肺腑,令人神清气爽。

    正在这时,苏季惊愕的目光中,姜凌搀扶着父亲,从灵堂里走了出来。

    白袍目瞪口呆地望着父女二人,想不到姜凌,竟然会跟父亲重归于好。

    苏季知道姜凌师姐,从来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姜凌的胸怀就像雨后的天空,明亮而宽广。她原谅过欺骗自己的苏季,原谅过撕毁婚书的沐灵雨,现在当然也可以,原谅自己的父亲。无论经历多少恩怨是非,父女之情岂能说断就断,毕竟都是姜家人,俗话说:亲不亲,姓上分,打断骨头连着筋。

    冰释前嫌的父女俩在阳光下并肩而行。风雨过后,目睹这样一幅和谐的光景,苏季不禁感到一丝温暖。

    这时,姜赢望着自己的女儿,含笑道:“凌儿,若有机会,一定要让我瞧瞧宜臼孙儿。”

    姜凌仍板着脸,只用鼻子“嗯”了一声,算是予以回应。

    苏季陡然一愣,感觉好像忘了什么!

    宜臼!

    那个沉默寡言,性情孤僻的孩子,总能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苏季想起一件最让他担心的事情,自从回到鬼谷洞,便没有看见宜臼这孩子,还有跟他一起来的青牛也不见了,满山都寻不到踪影,仿佛从来没有来没有出现在云梦山。

    想到不知所踪的宜臼,苏季局促不安,接下来要如何跟姜家父女交代?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