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零三章挑人谋害。

聊斋大圣人 第三百零三章挑人谋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里警惕着点吧,别睡的太死,若是有鬼怪的话肯定是会去害你们性命的。”李修远向身边的护卫提醒道。

    “大少爷,没那么吓人吧。”马东惊道。

    李修远道:“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几只游魂野鬼,又或许是盘踞在这里的恶妖,我现在又找不到它们,怎么好判断,只好收敛气息引诱它们现身了,不然这里的祸害不解决以后肯定是还会死更多人的,你们警惕着一点就行了,有鬼怪的话我会解决。”

    他一直是不曾指望身边的护卫能降妖除魔,只是有些事情身边也确实需要一些帮手,故此不得不带着他们。

    几人点了点头,心中都带着几分忐忑之色。

    不过几人在聊天的时候旅店之中又来了几位客人,一对往金陵城贩卖货物的小贩夫妻,一位中年男子,穿着长衫,看上去是一个读书人,不过功名应该不高,没有什么表明功名身份的的东西,另外一人是一位差人,风尘仆仆,不知道外出办了什么差。

    几人先后来到旅店,让这原本没什么人气的旅店一下子有些人味起来。

    掌柜没有招伙计,店内的事情都是他一个做,一个人忙的有些不可开交。

    “大少爷,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这旅店的事情?”马东低声问道。

    李修远摇头道:“这掌柜的难得做一回生意,我们一说他们全要走光,而且眼下天黑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离开乐这里在野外度日反而更加的危险,算了,不用提醒了。”

    他觉得自己在这里,鬼怪应该害不了人。

    相反,这几个人若是在荒郊野外过一日的话会不会出意外还难说。

    “走吧,吃完了晚饭就去休息了。”李修远起身道。

    众人准备会房间去休息。

    这个时候那个中年读书人忽的喊住了李修远:“这位兄台还请留步?鄙人姓汪,适才见到兄台似乎有些面熟,心中迟疑不定,孤儿斗胆冒昧一问,敢问兄台可是几个月前在郭北城参加科举考试的考生?”

    “哦,我是参加了秀才的考试,不知道你是?”正欲离开的李修远回了一句。

    他看见这个中年读书人回想了一下,却是急不得在哪里见过了。

    汪生笑着说道:“鄙人也是当日的考生之一,那日入考场的时候见过兄台一面,见到兄台身姿拔萃,仪表堂堂,故而心生敬仰,难以忘却,不曾想到今日会在这里遇上。”

    原来是考友之一。

    李修远说道:“足下好记性,一面之缘居然记得。”

    “呵呵,鄙人记书的能力不行,记人的本事却还算是不错,这次听衙门张榜告知,这次科举考试放榜选在金陵城,因为前阵子发大水,发瘟疫的缘故,所以改换了地方,鄙人正准备去金陵城一观榜单呢,看看这次到底有没有中秀才。”汪生笑呵呵的说道,显得很是期待。

    李修远看了他一眼,却见他这年纪也应该有三十好几了,居然到现在都没有考中秀才。

    难怪古人有句话,叫学到老,考到老。

    秀才只是读书人起步的起点而已,开始拥有一些读书人的特权了,但要为官的话至少得中举人才行,也就是秀才再进一步。

    只是考举人的难度可比考秀才的难度大多了,以眼前这个汪童生的能力估计最多也就是止步秀才了。

    因为人老了,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参加科举了。

    而且能力也达到了极限,福德也只能支持他走到这一步。

    两人萍水相逢,互相聊了几句,算是混了个熟脸,汪生还想拉着李修远请他喝酒,不过被李修远委婉拒绝了。

    自己晚上还有事情要忙呢,怎么能去喝酒?

    找了个借口便辞别了这个汪生回房休息去了。

    “这个书生明明只是和大少爷一面之缘却拉着大少爷想请你喝酒,怕是不安好心。”吴非摸着光头咧嘴笑道。

    李修远说道:“并没有其他别的想法,汪生定然是知道自己科举无望,所以广留人脉,等哪天我成了高官之后好提携一番他,这不是什么让认鄙夷的事情,在读书人的圈子里很常见。”

    他还年轻,现在就考中了秀才,将来中举,中进士都不是一件难事,的确是有值得投资的潜力。

    很快,天色渐晚,客栈之中的人陆陆续续的入睡了。

    掌柜的却是没有回房休息,而是趴在柜台前,点着一盏油灯守店,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客栈之中可能有鬼怪出没,所以不敢睡的那么安稳。

    当夜色渐深,旅店之中寂静无声的时候。

    店内的大堂之中忽的卷起了一阵怪风,那摆在柜体上的油灯被吹的呼呼作响。

    趴在是柜台上睡觉的掌柜的视乎已经睡熟了,并没有一丝的感觉。

    这个时候,几个窃窃私语的声音在旅店之中响起,声音虽然细小,但在和安静无比的环境之中却是又清晰可闻,像是鼠虫在悉悉索索,又好像人在耳边低语。

    “今天这旅店来了好多人了,我算算,有九个人,真是难得盛况啊。”

    “我们三个正好一人选一个去谋害,这样就不用和上次一样去抢了。”

    原来是三只厉鬼盘踞在客栈之中,商量着如何谋害人的性命。

    “第一间房间的那个年轻公子怎么样?看上去柔弱可欺?我觉得这是可以下手的对象。”一只厉鬼说道。

    “那个不行,那个年轻公子一身锦衣华服,可见这是富贵人家的公子,我们害他性命是会有麻烦的。”

    第一只厉鬼又道:“二三间房有之前那位年轻公子的护卫,我们可以去谋害他们么?”

    “这个更加不行,第二间房有一个光头汉子,他是侩子手,砍了一百多人的脑袋,连县官都杀过,还会怕我们么?第三间房间的两个汉子腰间都揣着柳木棍,专门棒打厉鬼,我们去了指不定要被他们打死。”另外一只厉鬼急忙拒绝道。

    “那四间房间的那个当差的差人怎么样?”那只厉鬼又问道。

    第三只厉鬼摇头道:“也不行,那差人平日里作威作福,敲诈勒索,还用自己的职权谋害过几条性命,这次押送凡人去发配,结果他并没有把凡人压送到边疆,而是把凡人在半道上杀了,这样凶狠的差人我们还是别去招惹了,不然他发起狠来把我们劈了可就不妙了。”

    “那么第五间房间的那个中年书生应该可以谋害吧。”第一只厉鬼又说道。

    “这个可以谋害,他只是一个童生,这次试卷被污连秀才都没有考上,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考了,而且头顶上也没有华丽的文章光芒,比上次入住那个读书人差多了,上次那个读书人文光盖顶,照亮整个旅店,害的我们连门都不敢进,而这个读书人的头顶上只有一股黑烟,黑烟之中不过经文几十篇,文章百余篇而已,都是陈词滥调,曲解圣贤之意的东西,连发出文光的资格都没有。”

    “那么第六间房间的那对小贩夫妇可以谋害么?”第一只厉鬼又问道。

    “这个也可以谋害,他们夫妇不过是平常老百姓,无权无势,也没有华丽的文光,这样的人最是柔弱好欺了,我们可以害他们的性命。”另外一只厉鬼说道。

    三只厉鬼悉悉索索的商量了一番,决定去谋害汪生还有那对小贩夫妇。

    不谋害李修远不是因为看破了李修远的身份,可是见到李修远衣着华丽,家世不错,不敢招惹富贵人家的人。

    不谋害吴非,马东他们四个护卫是因为忌惮他们的本事,自认为斗不过。

    不谋害那差人,是畏惧他的狠辣和凶恶。

    三只厉鬼商量完了之后,便化作一股阴冷的鬼气向着旅店的那第五间房间中住的汪生和第六间房间的那小贩夫妇飞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