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五十章鬼吓人

聊斋大圣人 第三百五十章鬼吓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刻日落黄昏,秦淮河畔却已经早就点起了灯笼,烛火。

    灯光照耀进来,倒映在十娘的身上,可是这灯光笼罩之下,却并没有给她增添几分神秘的美艳,反而因为她的一根长舌意外的吐露,显得有些诡异,妖邪。

    那绝美的脸庞此刻已经成为了鬼狐,精怪的象征。

    “鬼啊。”

    随着一个书生的尖叫,众人齐刷刷的看去,见到十娘吐出猩红的长舌,站在那里,一时间吓的脸色齐齐大变,

    仿佛是厉鬼显露了真身,又好似妖怪露出了破绽。

    发现了这一点的书生们旋即反应各异,有书生直接恐惧的跌落在了地上,打翻了面前的案几,也有的书生哇哇大叫直接夺窗而逃,连滚带爬的逃离这里,又有的书生瑟瑟发抖,身子无法动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我不是鬼。”

    十娘反应过来,神色慌张,急忙把舌头缩回去,然后闭住了嘴巴。

    刚才一时情急之,不小心露出了舌头,果然是吓到这些书生了。

    “还说不是鬼,我,我等分明见到你口吐长舌,面目狰狞的样子。”有书生哆哆嗦嗦的说道:“难怪十娘你如此的美艳,原来不是人啊。”

    十娘不知道如何辩解,她一说话舌头又要吐出来,便急忙捂住嘴巴,准备返回二楼去。

    “诸位好友莫要慌张,我有对付厉鬼的手段,小小厉鬼休要逃走,我朱尔旦在此,定要你显露真身出来。”此刻,朱尔旦大声一喝,拿起桌上的一壶酒就向十娘抛洒出去。

    “哗啦~!”

    酒水洒落到了十娘的身上。

    十娘惊呼一声,急忙伸手遮挡。

    众人还以为她怕酒水,几位大胆的书生急忙依葫芦画瓢将酒壶丢了出去,有些洒在了十娘的身上,有些酒壶砸在她的身上。

    “厉鬼最怕的就是火,她现在身上满是酒水,我一把火下去定能将和厉鬼烧死。”朱尔旦一把抓过旁边的火烛,准备丢出去。

    可见到十娘那楚楚可怜,默默垂泪的样子却又犹豫了起来。

    旁边有书生催促道:“快,快,朱兄,烧死她,不能让她走了,厉鬼最会报复人了,不烧死她以后肯定会向我们索命啊。”

    “别被她的外貌所骗了,女鬼会变化模样,她根本就不是十娘,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琴阁有传言,有个姑娘上吊自杀了,后来又活了过来,那活过来的一定就是这女鬼,真正的十娘已经死了。”

    “烧死她,烧死她。”

    听那书生这么一说,和其他人的催促,朱尔旦当即不再犹豫,丢出了手中的火烛,准备烧死这个女鬼。

    十娘浑身瑟瑟发抖,孤独无助,浑身湿漉漉的满是酒水,她没想到这些书生居然如此的狠心,之前还对自己百般追捧讨好,这一转眼的功夫竟恨不得烧死自己。

    难道人心的恶毒,比鬼还要可怕么?

    她伤心欲绝,眼睁睁的看着那根火烛落来,她早不是女鬼了,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能力反抗这一切。

    “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的一声劲风响起,一个人影忽的突然而至,挡在了十娘的面前,伸手一抓,这还未落下的火烛竟被他抓在了手中。

    “朱尔旦,你想杀人?”李修远冷冷的盯着朱尔旦,随手一挥,手中的火烛熄灭。

    以这酒水的浓度,是点不着的火的,可是这朱尔旦并不知道。

    因为这些书生是相信酒水能点着的,所以朱尔旦这一丢,是带着烧死十娘念头丢出去的,其中的差别是不一样的。

    “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朱尔旦吓的后退了好几步,指着李修远道。

    李修远往前走去,一把抓起朱尔旦,虽然他身材高大魁梧,可却被他单手举起,怒道:“你连鬼都不怕,还怕我么?你可真是够有本事的,英雄救美那么厉害,可是美人就在眼前,却是恨不得将其烧死,你的心肠怎么如此狠毒了。”

    “她不是人,是厉鬼,我亲眼见到她露出猩红的长舌了,那是吃人厉鬼的样子啊。”朱尔旦面对李修远的怒火竟胆战心惊起来。

    如野兔遇到猛虎一般,他的气势竟如此之可怕。

    “人鬼都分辨不出来,你还敢说对付厉鬼?大言不惭的家伙,与你这样的书生同入一榜,简直就是耻辱。”李修远将朱尔旦丢了出去。

    他痛呼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李修远可以不计较这朱尔旦言语上的羞辱,也可以不计较他和自己争风吃醋的事情,毕竟这是人与人的正常小争斗而已,不算什么。

    可是这朱尔旦想害死十娘的歹毒之心,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十娘,你无恙吧,我来晚一步了,让你受辱了。”李修远道。

    “谢,谢谢李公子。”

    十娘美眸催泪,感激涕零,可是一说话却又吐出了舌头,又急急忙忙的伸手捂住,低头不敢见人。

    “看,看,鬼,只是鬼啊,刚才她又吐舌头了,李修远你被女鬼迷惑了,我这是在不计前嫌的好心救你,你知道么?”朱尔旦忽的指着十娘大声的说道。

    李修远喝道:“休要乱找借口,好心救我?亏你也说的出口,你连分辨鬼怪的能力都没有还敢在这里侮人清白,害人性命。”

    “胡说,我是在除鬼,怎么能算是害人性命呢?”朱尔旦怒气冲冲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只觉刚才那一摔浑身疼痛,都快散架了。

    “除鬼?”

    李修远冷笑道;“真正的鬼你除的了么?这天下的恶鬼你见过几个?还在这里狡辩,我之前还以为你虽有几分执拗,但总归是本性良善,至少敢见义勇为,现在看来我却看错你的,你的本心不过是被你那执拗的性格给掩盖了而已,若是你哪天聪敏了起来,开了窍,必定是一个奸诈之徒。”

    “李修远,你凭什么认为我没有见过鬼?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所想,又凭什么判定我的品德,这里的朋友哪个不知道我朱尔旦胆大,连厉鬼都不惧,刚才我仗义出手就是最好的证明。”朱尔旦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胆大?你没见过鬼,那好,今日就让你见见什么是真正的鬼。”

    李修远也被这朱尔旦的狡辩给激恼了,他此刻转身对着大门外已经入夜的天空喊道;“四方鬼神何在?”

    “呼~!呼~!”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不到片刻,忽的秦淮河的上空刮起了很阵阵凉风,街道上的尘土卷起,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漩涡,这琴阁之中隐约飘进来了一股纸灰和香火的味道。

    屋顶的瓦片嘎吱嘎吱作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踩在了上面一样。

    “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我等刚才听到公子的喊声,便赶来一看。”忽的,门外的街道上传来了一个声音,可是往外一看却见不到有任何一个人路过。

    秦淮河离他的府邸不远,一声喊叫,鬼神立刻就能知道。

    这些天李修远虽然将大部分鬼神都派遣到各地当城隍,土地了,可还有一些还未派遣的鬼神留在府上,等待任命。

    “没什么严重的大事,只是心中怒火难平,欲借鬼神之手惩戒一人,此人名叫朱尔旦有谋害人的歹毒之心,他说他胆大不惧厉鬼,我想试试他的胆色。”李修远指着朱尔旦道。

    外面的声音又回道:“原来是这样,我等明白了,此事便交给我等,定会惩戒一下这人。”

    “呼呼~!”

    一时间,外面的冷风漩涡却又吹进了琴阁之中,一时间店内的书生只觉浑身冰凉,身体又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感觉看不见的地方有什么东西途径这里。

    “这,这外面是什么声音啊。”有书生胆寒,他显然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

    “刚才我好想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朱尔旦也心头一颤,感觉左边的肩膀一沉,有股凉气侵入身体之中,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

    李修远淡淡道;“这是鬼神在灭你的肩头火,你是秀才,身份不一般,要让你见鬼得用一点手段才行。”

    说话的时候,朱尔旦却又感觉自己右边的肩膀被拍了一下,这下可不是一片地方冰冷了,而是全身冰冷,像是一下子赤身进入了冰天雪地一样,呼出来的气息都似乎是冰凉的,没有热度。

    然而下一刻,他却猛地看见,自己旁边正站在一个老者。

    这老者身穿寿衣,满脸发黑,身上各处都带着一块块紫色的尸斑,一双眼睛空洞发白,没有任何的表情,像是一具死去十几天的尸体一样。

    然而这个老者却是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满是皱纹的发黑脸庞就近在咫尺。

    “啊。鬼啊。”

    朱尔旦失声尖叫道,连滚带爬的吓的四处逃窜,他慌不择路,竟顺着楼梯往二楼跑去。

    可是朱尔旦跑着跑着却一个踉跄跌倒在了楼梯上,回头一看却见到楼梯上竟长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抓住了自己的脚踝,让他奔跑不动。

    身手一摸,觉得手中凹凸不平,目光一扫,竟是一个人的脑袋被自己抓着。

    “救命啊。”朱尔旦吓的都快哭了出来,大声呼救,哪还有之前理直气壮的胆色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