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 1156 这也叫剑术?

1156 这也叫剑术?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

    面前的白衣剑修,确切的说是白衣剑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超凡三境剑修,地仙修士。

    这样的人物,放眼整座九州天下,那也都是翘楚了。

    只不过接下来临渊渡船要面对的却是一尊神明,而且似乎很难搞。

    周小昆认为,便是那位白衣剑仙出全力也未必会是对手,那么渡船上的人可就都有危险了。

    因为这个高度,哪怕是上三境的练气士可以御空,但御空所消耗的灵气太多,所以还不等坚持落地就会灵气枯竭。

    或许有人会说那就先自由落体,等到了足够灵气消耗的距离再御空。

    这种想法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因为如此高度的罡风可是非常猛烈的,便是灵气都会带有攻击性,想要在急速下坠的过程中御空,简直就是说笑。

    所以如果临渊渡船真的出事了,能活下来的只有地仙修士,以及六境以上的纯粹武夫。

    周小昆看了看双指之间的浩然正气,又抬头看了看天幕,然后说道:“颜子说,离开临渊之前,我可有地仙修为。”

    身旁那些人都傻眼了,心说这个人难道是啥了?

    但是只有白衣剑仙面色凝重,他深深的看了周小昆一眼,然后皱眉道:“这还真是颜子的浩然正气,你到底是谁?”

    “读书人,周小昆。”

    周小昆作揖,起身之时,便又天地灵气汹涌而来,他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变化,转眼之间,修为竟然真的在提升,而且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已经给人一种地仙姿态了。

    “许大哥,褚松,保护好大家。”周小昆嘱咐道。

    许白眉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如何意外,因为已经习惯了。

    倒是褚松算是大开眼界了,因为这他娘的不就是言出法随吗?

    不过震惊归震惊,几人随后便离开了。

    周小昆脚下微微用力,人便御空而行了,来到了那白衣剑修身侧,手中已经握着离火剑了,而飞剑玉符也在身边飘荡着。

    至于那些渡船的客卿和供奉,相互看了看,却是没有人敢向前的。

    这艘临渊渡船是悬剑州小酆都城的产业,虽然并没有宗门的头衔,但实力却已经是宗门之列了,而没有得到宗门头衔,也是因为鬼修太多的缘故。

    但是小酆都城却非常有钱,因为它的存在就与黄粱宗一般,是镇守边境的势力。

    可再有钱,强者再多,但是渡船算是庶务,总不能派一个地仙来跟着渡船跑船吧。

    一般情况下而言,渡船上面的管事,基本都是修为到了瓶颈且无法突破的人,不然天赋好的修士是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庶务上的。

    哪怕是客卿与供奉,最多就只是上三境的修士,而且都是一些野修,后来为了得到仙家谱牒而来到渡船随行。

    修为太低了,对战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临渊渡船的管事是一位上三境的练气士,而且是精于阵法的。

    “你等镇守渡船各处阵眼,便是死了也要护阵眼周全!”

    渡船管事向前一步,同时取出了阵旗,对着白衣剑仙与周小昆一拱手说道:“二位,虽然我修为不高,但是对阵法还算精深,可以助二位一臂之力!”

    “退去!”

    白衣剑仙一摆手说道:“猎心者的实力高过地仙,虽然沉眠已久不是巅峰,但是大道上的压制却还是存在的,就如狗遇到了虎会被先天压制是一样的。”

    周小昆也点了点头,他说道:“管事的,若是现在开始布置阵法,是否可以布置出保护渡船之人坠落而不死的阵法来?”

    “这……”

    管事的一皱眉,随后有些歉意道:“需要许多神仙钱,便是烧光临渊上所有的神仙钱,怕也不够。”

    白衣剑仙面露尴尬之色,剑修永远缺钱。

    周小昆摇了摇头,如此大量的神仙钱他也拿不出来,不过现在他可已经是地仙修士了,而且是通过颜子的浩然正气得到的,所以他能做到的事情,其实是比白衣剑仙要多的。

    比如说,儒家圣言术!

    周小昆伸出手,在半空中勾勒出“聚灵”二字,随后两个金色字体便向管事的飘去,同时飘去的,还有被这两个字牵引过去的灵气。

    噗……

    周小昆直接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就如被什么压住了一般向下一沉。

    “这是?”白衣剑仙原本见此人使用儒家圣言术还有些震惊,可随后看到这一幕就,嗯,更震惊了,因为他看出了周小昆似乎被大道压制了。

    一个被大道压制的人,怎么可能会使用出儒家圣言术?

    周小昆擦了擦血,惨笑一声说道:“儒家圣言术是用颜子浩然正气硬借来的,而我自身学问其实有悖儒家正统学问了,若是影响不大的圣言术倒是无碍,可如今积蓄如此多的灵气自然会受到压制了。”

    “你很有趣。”白衣剑仙一笑。

    周小昆摇了摇头,随后目光一凛,因为他看到了那颗星辰正在震动。

    在震动中,一个巨大的身躯出现,无法形容的巨手拍在了星辰之上,抓起一座山峰便丢进了口中。

    随着一座座山峰被他吃下,一尊身披金甲的巨人立在了星辰之上。

    “叛逆者终将一死!”

    如同闷雷一般的声音响起,那金甲巨人手中也同时出现在一把长枪,他向前一步之后,竟然距离临渊渡船就只有十几里路了。

    周小昆与白衣剑仙对视一眼,很默契的飘身向前,不能再近了,否则临渊渡船将会被猎心者的威势压垮。

    面对真正的神明,周小昆依旧觉得自己很渺小,哪怕他已经是地仙了。

    白衣剑仙同样如此,但是却也战意盎然。

    周小昆笑了笑说道:“恩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讳。”

    “洛刑。”白衣剑仙吐出两个字。

    周小昆点头道:“活着的人,给死了的人立碑,若是都死了,那就黄泉路上不寂寞了。”

    说着话,周小昆手中长剑火焰大盛,就如同火龙盘踞在剑身一般。

    洛刑手中的三尺青锋向前一指,凌厉剑气便已经飞射出去。

    “这也叫剑术吗?”

    猎心者手中长枪一挑,便将洛刑剑气弹开。

    洛刑皱眉道:“虽然只是试探,但却也基本知道强度了,我倾力一剑若是命中要害,可重伤。”

    “那我再试试。”

    周小昆手中离火剑直接脱手而出,就像是一头以飞剑为首的火龙,呼啸着便冲了过去。

    那猎心者庞大的头颅上五官自然也是很大的,此时忽然皱眉,便被看了个一清二楚。

    皱眉了,就说明有点难缠。

    这让洛刑都有些意外,不自觉的看了周小昆一眼。

    周小昆眼见猎心者举起长枪刺向火龙,便手掐道决,那火龙便忽然散开了,化作了一条条细小的火龙,然后继续向猎心者袭去。

    并且在袭去的过程中,火龙竟然又在不断聚拢,变得越来越大。

    这时候洛刑见机会难得,也忽然出剑,手中三尺青锋脱手而出,看来这并不是一把本命飞剑。

    猎心者已经被火龙袭扰,周身灵气爆发,瞬间便将火龙给炸开了。

    但是三尺青锋也已经来到了猎心者的眼前,直奔眼球而去!

    这一剑很快,算得上是地仙剑仙的倾力一击了。

    便是高位神明,也一定会猝不及防。

    更何况,这猎心者只是高位神明座下神明。

    只不过,那猎心者忽然闭眼,随后银光炸裂,那飞剑竟然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