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219章 抢外汇

第219章 抢外汇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国庆节前一天下午,沪上宛平路。

    拎着个大包的相伟荣“噌噌噌”上楼,后头跟着之前接机的吕少寅,还有一同回来的堂弟相永强和香江上机的李树星。

    四个人都是大包小包,这次虽只是短时回来一趟,但也从美国和香江带回来不少东西,行李有些多。

    刚过楼梯转角,就看到自家的门开着,一身白色中袖连衣裙的宫雪正笑着看着自己,温婉贤淑,还道:“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她刚才在阳台上听到汽车声,瞄了眼看到的。

    “临时定的,昨天打电话家里没人,少寅和国伟又刚巧都没在单位。

    上午香江转机时才又打电话给少寅,那时候你还是不在家。”

    说着就到了门口,李树星和永强同宫雪打了个招呼,但都没进去的意思,而是把其中两个箱子放在门口,两人先去四楼吕少寅那。

    暂时不打扰两人。

    “昨天?”宫雪边帮着搬东西边道,“昨天我去火车站接朋友,刚才还一起逛街去了。”

    这边一听,相伟荣就知道那朋友有可能还在自己家,十有八九昨晚上还住在这。

    这年月到其它城市住亲朋好友家是正常操作,住招待所的才是少数,当然,房子够大才行。

    自家房子当然够大,在沪上还算是很大很大!

    “是谁?”脑子里转了下,就没做出太热情的动作,免得被别人看见后害得宫雪不好意思。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很有礼貌地站在那,那张脸让自己有那么几分之一秒的失神。

    没想会是她!

    原本还以为会是在《火烧圆明园》认识的刘小庆,或者周捷那几个女演员。

    “荣哥,这是我在京城的好朋友朱玲。

    玲子,这是我未婚夫相伟荣,和你说过的。”

    “你好!常听阿雪说起你,欢迎欢迎!”把脑子里所有杂念丢一边,相伟荣一脸笑容先客套着。

    满嘴跑火车,这个宫雪还真没说过,她似乎知道自己爱人对演艺圈真是没什么兴趣,平时就很少提及。

    一个不说,另一个也不问,默契。

    “你好荣哥!”这边美人的笑容都是端庄的,“阿雪在我那也一样,在京城还听其他朋友说起过,很高兴能认识你...”

    两边客气,客气客气一大堆。

    一会后才坐下,看了眼房子里情况,这才问了句宫雪:“小庆今天有没有说要回来?”

    “昨天打过电话,回来。”宫雪说着看了眼表,又道:“快了吧,今天她们下午压根就没课。”

    “那我让少寅去定几个房间,还有,晚上我们出去吃,你看去哪?”

    宫雪给了自己一个赞许的眼神,相伟荣笑笑,自个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老沪上饭店那还有没有位置?”

    “我问问。”

    这边朱玲听这对话,连说今晚自己去住招待所就好,直接被宫雪给拦住,这个没得谈。

    懒得爬楼,往楼上打了个电话,少寅那边一听,立刻说没问题。

    过了会,吕少寅自己跑下来一趟。

    “雪姐,明天国庆,今晚上老饭店那没包厢了。

    我给订在绿波廊,成不?”

    “这还不成?”宫雪笑着道,“来,认识一下,这是朱玲,我在京城时候的好朋友。”

    “你好,朱姐,我是吕少寅,叫我小吕、少寅都行...”

    巴拉巴拉,这家伙就是张嘴巴甜。

    这说完了,才对相伟荣道:“哥,衡山宾馆还有房间,那比较近,我给定了三个套房,你看?”

    今晚自个不住这,衡山宾馆离这就几百米,走着就能到。

    那还是沪上六大老牌子宾馆之一,有什么好不满意。

    相伟荣笑着拍了下小兄弟的肩膀,道:“行。

    对了,这次我和永强带回来些现金,等国伟来了,看看能不能帮着你们两个往上再进一步。”

    吕少寅眼睛亮了亮,这年月想进步,自己能力一方面,上头有没有人更关键,还有就是有没有成绩!

    现金能有帮助?

    当然有!

    不是拿去行贿,行贿也用不了那么多,再说邓国伟和吕少寅这家庭关系也用不着去行贿。

    带回来的不是美元就是港币,很可能还都是最靠硬的美刀,而这会对于外汇,国家眼睛都快绿了!

    不绿不行,都他娘的是快穷疯了!

    前年国家还有8.4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去年是-12.96亿美元...

    没看错,是负12.96亿!

    没啥储备,反而欠了一屁股外债!

    因为自己的关系能将大批外汇留在沪上,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那都是成绩,大大的成绩。

    能为国家创汇,那就是有功!

    数量大,大功!

    吕少寅刚想说点什么,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

    就放在沙发一侧的立式茶几上,宫雪接起。

    “是国伟呀,他在呢,你等一下。”说着把听筒递给相伟荣。

    听了几句,相伟荣笑了起来。

    “我说国伟,300万美元就有人给你打电话,要你想尽办法留在沪上。

    我说,他们这是要你打战友亲情牌,还是打算酒桌上搞灌酒牌?

    有个人和我说过,这沪上留外汇的招数狠得很,刀子还磨得飞快,你怎么打算的?”

    这话,听得吕少寅和还在客厅里两个女人一愣一愣的。

    没听明白电话那头的邓国伟到底说了什么,似乎就是在那指天发誓云云。

    “行了,下班直接去绿波廊,要么现在就回来。

    给你句明白话,这些钱就是给你和少寅准备的...

    不会吧,这么心急!

    行,我在家等你们。”

    挂下电话,对着其他几人道:“带了些美元回来,入关的时候暴露了。

    相关主管部门大概查到我和国伟的关系,就给他打了电话,要他想尽办法把咱这钱留在沪上。”

    宫雪见识过大场面,但这会也有点略微皱眉。

    至于第一次见识这情况的朱玲,脸上都有点担心:300万美元,黑市实际价格几千万人民币!

    人民币都吓死人,那可是精贵的外汇。

    还有,这“留在沪上”啥意思?

    一看好朋友的表情,宫雪解释了一下邓国伟的身份,这才让其放松了些。

    一会,有人敲门。

    不是邓国伟,是江庆回来了。

    国庆学校里放假三天,她回来打算吃上几顿好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帮雪姨搞点家务。

    一看到相叔叔,一蹦三尺高!

    客人在,倒也没多闹腾,又向朱玲问好,把带回来的书搬回她自己的房间,又回客厅老老实实坐着。

    也没闲坐,带回来,江庆超级喜欢,这会放在中间茶几上的一大堆进口巧克力就够她慢慢消灭的。

    实用面积超大的三室两厅就这点不好,房间不多,相伟荣也没睡客厅沙发的习惯,所以晚上住宾馆去。

    给楼上打了个电话,永强和李数星也下来了。

    二十多分钟后,站在阳台上的永强看到三辆车开进小区,穿着警服的邓国伟从领头车上下来,还有两个领导模样的人。

    后边两辆车,其中一辆是银行的。还有一帮荷枪实弹的警察,看着严肃无比、如临大敌!

    这些人干嘛这么紧张?

    相伟荣懒得去银行,结果人家心急,直接上门服务!

    要是一个不留神这钱被带去了江南市,都没地方后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