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221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第221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能吃饱饭的年月,扛上五十斤大米多走几步就会嫌沉,但换成五十斤重的大面额美刀,不计面额论斤两...

    王八之气爆发,大吼一声:”再给老子来两箱!”

    邓国伟同志如今就是这状态,被刺激一句后反应过来,再看他拎箱子出门的样子,永强手里那只也给他扛着也绝对没问题。

    对这情况,相伟荣就自顾自笑了笑,脑子里突然想到点好玩的记忆。

    上辈子九十年代中后期,剡县隔壁市出了个奇闻,说的是一个养殖珍珠的老板闹离婚的事。

    没啥狗血剧情,就是最后的结局有些令人咋舌!

    那年月闹离婚,基本上都是夫妻双方谁原本掌握的财产多就是谁占便宜,那家人据说之前一贯是丈夫大老板,老婆家庭妇女一枚。

    双方心平气和分隔完家产后,女子离家,男方对前妻说了最后一段话:“当年我们也是苦出身,天天田里挑担干活,这风里来雨里去的都不容易。

    这样,我最后送你一笔,算是好聚好散。

    让银行送钱来,你去找副扁担,就一趟,只要你能挑出这门口,不管装多少都是你的!”

    一个电话,很快银行运钞车专程送达,四十多岁、年近五十的这位女人拿出了年轻时挑水库的狠劲!

    据说咬着牙,一挑子扁担把两百多斤百元大钞从客厅挑出门口。

    从此为路人。

    流传很广,就不知真假,听着貌似是真的。

    钱是人的胆,更是强大的兴奋-剂,为了它,啥潜力都会被激发出来!

    “笑什么呢?”

    这事看他的样子,一旁的宫雪问了句。

    “想到点有意思的。对了,你说到底买点什么比较合适?”

    没说,岔开话题。

    宫雪微微摇头,也没答,这个她不瞎参和。

    300万美元,怎么花?

    气氛有些沉寂下来,之前在客厅角落看热闹不说话,努力当小透明的江庆忍不住问了句:“相叔叔,在美国,这钱真有这么好赚?”

    大学读了个把月,也接触了不少新事物,算是涨了些见识。

    这会不少沪上人往外跑,削尖脑袋想着去国外赚大钱,复旦的本地学生多,聊天时时偶尔也会说起这个。

    江庆不是脑子简单的人,自家叔叔整成了海外关系,明白外边不大可能是遍地黄金随便捡。

    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但刚才真是被刺激到了!

    美元她见过,也有,相叔叔上次就给了她一张“富兰克林”当战略储备零花钱。

    如果去黑市换掉,超过普通工人一年的收入。

    江庆,零花钱战略储备数额巨大!

    但刚才两箱子摆在眼前,视觉冲击力等同于核弹爆炸!

    这边听到侄女的问题,相伟荣对其道:“大部分人到了美国,为了吃饭常会去唐人街饭店的厨房洗盘子。

    去地下服装厂当黑工的也有不少,这类辛苦活一天十几个小时,只要别碰到黑心老板,一个月几百美元还是能有。

    但想赚大钱得有际遇,还得加上足够的运气,单靠拼是不行的。”

    说到这,想到前段时间在唐人街餐馆里碰到的人和事,不过这会家里人多就没提。

    “几百美元,一个月顶国内干几年,这吸引里还是够大!

    如果我去美国留学,要是没相叔叔你在,估计也会去洗个盘子当生活费。”

    江庆说的是实话,就算是公派,她也会去,赚得再少也比国内多,寄回来就是巨款!

    “你这样的,老板估计会让你去端盘子当服务员,还能拿点小费。”

    “小费?”

    不得不解释了一下。

    都大姑娘了,可在看着她长大的相伟荣眼里,高挑的江庆仍是个孩子,还是自家的。

    自家孩子去餐馆洗盘子、当服务员?

    算了吧!

    “好好读书,别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咱家孩子只会在自家厨房洗盘子。夏天你家里人早点到这边来玩一趟,暑假后半段要是来得及,带你去美国转转。”

    “耶!”

    这家伙直接跳了起来!

    还好有外人在,不然这丫头估计又会像小时候那样,一高兴就挂到相叔叔身上当树袋熊。

    “去美国不麻烦?”

    问的是宫雪,这头的吕少寅也一脸好奇。

    看到这反应,相伟荣笑着对宫雪道:“你转业了,现在是上影的人。很简单,我让人以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名义发一份邀请函,这边领事馆签证就是走个过场。

    少寅嘛...”

    这位一脸希翼。

    “文化、农业、工业考察名义都行,只要你单位里搞得定,老美那边没问题。”

    “我那当然没问题!哥,你可说话算数!”

    “废话,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相伟荣笑骂道。

    出国溜达一圈而已,史密斯父子和拉里那混球都能发邀请函,农业企业、工业企业、文化影视皆有,简单得很。

    宫雪转业后就不再是现役,人事关系进上影。

    两部大制作合拍历史剧虽还没上映,但已经让她在圈内的地位与名声大涨。

    上影是高高兴兴接收,这接下去的待遇就算比不得自家亲女儿,也不会当丫鬟使。

    如今人家背后有人,更有钱!

    想不想搞合拍片?

    没问题,只要片子、角色都出彩,找宫雪总没错,人家不仅自带境外电影公司,后边还跟着外汇资金!

    这时觉得貌似有点冷落了客人,相伟荣笑着对朱玲道:“去年看过《叛国者》,沈虹,专业!”

    朱琳道:“其实我很业余的,之前都没专业学习过,前些天才从北影的一个短期业余表演班结业。”

    “那是祖师爷赏饭吃,阿雪,你说是吧?”

    一边的宫雪笑着道:“那绝对的!

    阿玲天生丽质,还是咱们华夏医学科学院毕业的高材生,那可是我们国家的最高医学研究机构和最高医学教育机构!

    小庆,你可要向你玲姨多学学...”

    朱琳连说这个不好比,小庆那可是复旦高材生,今年的高考都还是人口7000多万的西川省女探花云云。

    今天早些时候听宫雪说起过江庆的事,朱玲挺佩服这个小县城出来的孩子,同样也觉得她命好,能有个比亲叔叔还要亲,还非常牛的叔叔。

    这说着说着,相伟荣得知过些天朱玲就要调往峨眉电影制片厂,从此成为专业演员。

    “这西川和京城的生活习惯不一样,朱玲..”

    “叫我玲子就行,阿雪就一直这么喊。对了荣哥,那边有什么事要注意的?”

    从小在北方,这到西南工作,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机会难得,她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演戏。

    “我在西川待了差不多十年,蓉城那边....还有,小庆才是专家...”

    当然是,江庆可是货真价实的西川人!

    有表现的机会,江庆“噼里啪啦”说了好多,还要朱玲将来有机会时,一定要去洪雅她家里耍一耍。

    一说高兴,川话就冒出来,说得机关枪扫射似的。

    至于宫雪,出于自己的理解,从表演专业角度出发,说了些对于南北方电影不同风格的理解。

    几人说着话,衡山宾馆就在附近,不急着过去。

    打过招呼的,到时候报上房间号就能住。

    至于去绿波廊吃饭也还早,不急。

    说到工作的事,朱玲说人还没过去,电影厂那边就已经给她定了部新电影的角色,要她提前好好琢琢磨。

    有宫雪在,正好求教一下。

    宫雪的演技,很牛的!

    剧情不外传,和江庆提了下,这丫头立刻做了个“拉链封嘴”的动作。

    相伟荣起身打算去阳台抽根烟,带耳朵听到电影名是《梨园传奇》,脑子里似乎有那么一丝印象。

    典型的峨眉电影厂风格电影,就是时间太久远,印象里也就剩下点竹楼、老屋、江水石滩和不刮干净的半脑壳。

    这年月峨眉厂出品的清代背景电影,似乎永远少不了这些元素。

    “花想容,玲姨,这名字好好听!”

    听到江庆的话,原来那部电影女主角名叫花想容。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小庆,你这语文以前怎么学的?”

    “啊?”江庆一脸懵。

    “还有历史,唐朝花想容,北宋花想容,命都不好。”

    看了眼朱玲,走到阳台抽烟,没再多说——想起来了,她演的这个“花想容”同样是个苦命人。

    这边听宫雪一解释,江庆才明白相叔叔念的那两句是什么——不怪她,因为从小到大压根没学过呀!

    而这一边,朱玲觉得宫雪的未婚夫越来越有意思,还很有内涵,这年月、这年纪,能知道李白那首诗句的人凤毛麟角。

    杨贵妃命好吗?

    从女人角度出发,不好!

    “北宋花想容是谁?”她打算有机会时,找个懂历史的人问问。

    准备去吃饭,按照平时的习惯,饭后会是和平饭店酒吧。

    但之前连着去了几趟,缺了些新意。

    “少寅,最近沪上有什么新的好玩的?”

    出门时顺便问一句。

    “就新开放了几个俱乐部跳跳舞,还有些人在偷偷摸摸搞私人舞会,那个有点意思。”

    停下脚步,相伟荣的眼神看得吕少寅心里毛毛的。

    “那些地方少去,最好别去,当心惹麻烦!”

    “哦。”

    少寅看得出,荣哥这话不是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