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234章 大气

第234章 大气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三世都不是文人,自然不会特别喜好文房用具,对印章的需求也就是有枚私章,以前每次领津贴、工资时,在工资表上敲个大名的程度。

    宫雪的父亲是在沪上地区具有不小知名度的画家,自然喜好文房用具,个人的印章就有好几枚,平时都用得上。

    一对顶级满血大红袍昌化鸡血石印章,拿来送他正好,还不会成摆设。

    不用考虑收不收的问题,人家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便宜了自己,如今成了一家人,这些小节方面不用过于见外。

    再说了,就算按照最自私的说法,等几十年后,这对印章至少会有一个百分百能回来。

    问题是:自个需要去想这些个“几十年后”的家长里短吗?

    不需要。

    印章本就配有很漂亮的礼盒包装,这功夫又看上几条精工细作的花丝珐琅银鎏金手链,工艺非常精细,可就没看到同样工艺、18K金的制品。

    小钱而已,买了,顺便问金主任,能不能定制几条同样工艺的K金基材手链。

    “当然没问题,以前我们也碰到过类似的要求,几家驻沪领事馆人员的订单,就是要等个几天才能交货,市区到时候可以送货上门。”

    那就好。

    大客户、贵宾,定金都不用付,交货时送到宛平路,到时候结算就成,300万美元还在银行呢。

    金主任让工作人员带着包好的手链、印章一道跟着去隔壁楼,这会宫雪等人都已经选好东西,大包小包不少。

    还行,三辆轿车的后备箱里塞得下,金主任乘坐的那辆上海牌外事用车也会继续跟着。

    算钱,几万块而已,永强从携带的大型手包里头拿出一叠“大金牛”,之前让李树星带过来的。

    “算一下多少,港币结算。”

    语调冷冰冰的一句话,但让金主任和这的工作人员都保持了最真挚的笑容。

    结算时,注意到江庆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大金牛”长什么样,表情挺好奇的。

    “以前没见过?”相伟荣说了句。

    “嗯,这么大面额,一张就差不多够我爸一年工资的。”

    墙上挂着最新兑换汇率呢,同银行挂钩,比黑市当然低一些,但这的一些紧俏商品、名特优产品的外汇价格卖得说实话并不贵,所以也犯不着让人去黑市倒腾一圈。

    今天港币汇率0.45,一千港币折合450块外汇券。

    “刚才你自己有没有看上点什么?”笑着又问了句。

    “巧克力,瑞士的。”

    说着,江庆从边上拎起个袋子,里头一堆进口糖果。

    “当心吃多了发胖。”相伟荣笑着道,顺手从永强那拿了两张大金牛递给她。

    “下次自己过来买。”

    江庆也不客气,她可是下定决心以后要去国外为相叔叔打工的,叔叔给的就拿着,心安理得。

    这时的金主任和朱玲已经有些习惯这家人的“豪无人性”,随手给还在上学的孩子零花钱就是人家两年的工资!

    看看人家孩子手腕上的金表,那可能就值几千块人民币!

    有钱,真好。

    商店值班经理主动拿了几张特殊购买许可证,送给江庆和宫雪几人。

    小小的绿色卡片,要是没这东西,普通国人压根进不来这里买东西!

    这家人全洋豪,将来要是因为这些细节惹恼了人家,对友谊商店来说就是损失。

    其它不说,单单那两千港币,经理同志就想着一定要让这个女孩子以后全花在自己商店里,绝不能便宜了华侨商店那帮子土鳖!

    友谊商店规矩严,接待层次一般高于华侨商店,至少经理同志认为安排到这来参观、买东西的外国领导人的层次,就比华侨商店那边高一些,接待任务也更多点。

    这大概是“鄙视链”?

    可生意也不好做呀,9年前菲律宾第一夫人那样的超级豪无人性的顾客是十年难遇一次。

    至于“这个不要,其它都要”的西哈努克亲王,那也是大路货才会那么搞。

    东欧客人穷鬼多,西欧的也不都是有钱人。

    美国佬精明的要死,连他们的总统也就是千把块人民币的购买力,那个一道来的国务卿更是一毛不拔!

    老美很有钱?

    狗屁!

    普通美国旅游团,大部分人均能买个一两百外汇券就不错了,能到三、五百的绝对能算土豪团。

    带那些个老美去隔壁的工艺品商店,看到牙雕,基本上都是一开始惊叹不已,等看清标价,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非洲黑哥们就别说了,穷鬼一帮,除非是极个别来官方访问的领导人,但那也是买一堆真丝布料的多。

    那帮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土鳖,就讲究个实惠。

    东南亚的华人们同胞还成,有些不仅有钱还大方。

    香江的?

    呵呵...

    精!

    至于外白渡桥斜对面的苏联人,一进来也就是死盯着轻工业品和衣料制品买买买,看着真丝布料眼睛放绿光,但每次又是精打细算。

    兜里没多少。

    苏联驻沪领事馆,就在友谊商店门口东北侧的外白渡桥东北角,站在商店二楼窗户那,就能看到人家屋顶上插着的镰刀斧锤星星旗。

    今天这帮子客人好呀,沪上本地人好几个,那个宫雪更是电影里都见过,这就意味着会是长久客户。

    得套牢了!

    但也有唯一一点不足...

    刚才那个和宫雪一道,同样漂亮得不像话的北方女人原本还想看看手表,但宫雪直接给打断了人家的想法。

    根据营业员反应,宫雪说了句:“这些款式太丑,回去我给你挑一块。”

    好吧,人家爱人都在国外,外头的手表款式当然会比这的多,这是看不上。

    经理同志不知道,人家男人这手表都卖了一年多了,批发销售数量每个月比他友谊商店能多出几个数量级去!

    这会是基本收手,但也就是基本而已,业务还在,不可能彻底切断的。

    就是把原本的核心圈子同抛头露面的那些人之间,在面上彻底撇清关系,查也连不到一起。

    就今天国庆节,在沪上不少大商场里,有大量顾客在抢购西铁城、梅花、英纳格等进口表。

    抢购,不是简单的购买,因为市面上这两月走私表供应量有所下降,更难买到了。

    很快,今儿买的一大堆东西都装上车,先不回宛平路,就到外白渡桥对面的沪上大楼吃饭,吕少寅之前打电话在那订了个大包厢。

    金主任是要拉上的,一到地方,外事办的司机师傅没跟上来,他打算去附近的国营小餐馆吃点。

    “陈师傅是吧,一起去吃点。”

    “不了不了,你们去把,我...”这位连连推,外事接待有规矩在。

    “我什么啊,我看还是叫你老陈。

    告诉你件事,我和你一样,以前可是专职司机,部队里开解放,复员后开过半挂和吉普。

    今天国庆节都麻烦你加班,别去管那些破规矩,一起吃饭而已。

    是吧,金主任?”

    金主任这会哪会说个什么不合适。

    这边相伟荣都没等人家回答,一拉这位老陈,“走了,晚上喝两杯。”

    走进大楼,上电梯前还道:“你们外事办就是规矩太多、太死,我在物资局那会出点任务,哪有驾驶员自己去吃饭的。

    部队那会给地方出车更是,咱们把方向的才是大爷!”

    这话老陈可不大好接,金主任在呢,只得笑笑回应。

    当酒足饭饱,东西送回宛平路,明天金主任就不来了,4号再碰头。

    根据相伟荣的示意,李树星在外事办的那辆轿车后备箱里留下两条金华火腿,人家不要都不行!

    一人一条,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