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55章 20

第55章 20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当晚啥事也没发生,就是沿路逛到天安门广场,走了一圈之后绕了回来。

    两辈子近百年的人生,想不明白、无解的人生问题,慢慢过,慢慢熬。

    人生目标已不在,那就活着吧!

    活着,顺着自己的心走,管它最后会成什么样!

    相伟荣其实知道,当“活着”的心思冒出来的那一刻,自己已经失控了,不再是上辈子的自己。

    何为活着?

    那就是一切为了自己,一切以自己为核心,而不是为其他人。

    兄弟姐妹们其实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以自个这辈子的优势,扶上几把足够了。

    上辈子为孩子们,隐藏了不少人生的想法与欲望,这辈子就顺着自己人性走,管它球!

    回到酒店,开门走进客厅,看到套房的两个卧室门都开着,堂弟不在。

    自顾自笑笑,明白永强去哪了。

    果然,没过一会,他就回来了,一看见自己,就道:“刚回来?”

    “从小到大你都跟着我玩,在我这说个什么谎嘞。”

    相伟荣笑着道,还指了下自己的眼睛,意思简单:在我面前就别说什么瞎话,看得出来。

    堂弟咧嘴一笑,没反驳。

    接受过如何控制表情的训练,但在二哥面前没用,实在是太熟悉了。

    知道自己刚才去干嘛了,虽然这一路上没发现,是猜出来的。

    洗澡,睡觉。

    起个大早,从饭店值班人员那取了租用的自行车钥匙,两辆大二八,两辆26寸,出发!

    部队那会每次看李树星骑车都想笑,还好是28寸的大家伙,不然看着就似金刚骑小车。

    好笑。

    天早,车少,速度快,5公里路一会就到。

    已研究透彻京城地图,一到天桥地界,很快找到那条叫福长街的小街。

    说他是街,其实是抬举它了,压根就是条巷子。

    黄信义没说错,这会巷子里有市场,挨着两边的墙根和少数还没开门的店门,摆着几十个小小的地摊。

    真的很小,部分就是一块布在地上一铺,上头放个几件、十几件瓷器杂项小玩意啥的,有些干脆就直接放在地上。

    至于还有些摊子那,就不是简单的老物件,收音机、旧闹钟都有摆着卖的。

    大部分摊位边上还靠着辆自行车,看来这些个摊主基本上都是骑车赶来的主。

    瞅衣服,基本都是京郊的农民,后半夜就得往城里赶。

    至于顾客,都没摆摊的人多,这会太早了点。

    喜欢古玩的人实在少,而且这边的游击战,每次一到上午八点半前就得散伙,那时候派出所值班的人已经上班半小时。

    警察同志们星期天不赶时间,一到办公室先泡个茶,打扫打扫卫生,再慢慢来查看。

    两边算是故意岔开时间,懒得碰面。

    至于这的顾客,主要是六点多到八点之间到天桥来的人,大部分就是顺道来瞎逛,看看能不能顺便买点家里能用的东西。

    自个四个在这还是挺显眼的,李树星和永强穿着旧军装,相伟荣和舒辉倒是一身光鲜,就是出来逛,随意。

    自行车在街口两两相对一放,各自锁上,之后用根饭店给的铁链条把四个前轮串一起,再用个挂锁锁牢喽。

    自行车,别稀里糊涂给偷了!

    沿路逛,但就像黄信义说的那样,会在这出现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些不太上得了台面的物件。

    文物商店不要的,还有开价低的货,还能如何?

    “师傅,这对瓶子挺好看的。”半路上,李树星看到有个摊子前放了对花瓶,能有个四十来公分高,粉彩人物,看着挺喜庆。

    相伟荣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笑着道:“150件的掸瓶,怎么,买回去想娶媳妇了?”

    掸瓶,也有很多人叫嫁妆瓶,清中晚期到民国期间,女方陪送的瓷器花瓶,算是北方民俗品,但在江南省也不少。

    说的这150件是瓶子尺寸的说法,大概42公分高,还有像300件、200件,100件大小的都比较常见,自个还见过1000件大小的大家伙。

    这以前有点家底的人家嫁女儿,台镜两边一对插鸡毛掸子的掸瓶少不了,还有对帽筒,到了晚清、民国那会,帽筒中间还得加个座钟。

    外加对将军罐、一对冬瓜罐、一对状罐,北方据说还要加一对花觚。

    当然,看条件,7件套,5件套陪送的都有。

    民俗的东西,结婚需要,后果就是...

    存世数量巨大,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些人家还是有好几对,几代人攒下来的。

    这边李树星“嘿嘿”笑笑,知道被师傅说了,但不以为意,因为他只是想让相伟荣把注意力转移过去。

    就在那对掸瓶边,还有个尺寸小一截的赏瓶,上头有上百只蝴蝶在飞。

    混了好几天的琉璃厂,要是再认不出这会琉璃厂拿来蒙洋毛子的拳头产品嫁妆瓶,那李树星也太不认真了!

    果然,相伟荣走了过去,在摊子那扫了眼。

    摊主四十来岁,一看这四位组合奇怪,领头的还是个有钱人,估计还是华侨,立刻开始推销。

    “这对掸瓶是从西边一户祖上大户人家家里买出来的...”

    看了这位一眼,相伟荣问道:“这个赏瓶多少钱?”

    摊主给憋着了,他指的是那个百蝶瓶。

    “光绪官窑百蝶瓶,50块。”

    常年和琉璃厂打交道,这帮子贩古董的京郊农民,都懂行的。

    可如今卖古董,官窑其实不是首要看的标准,首先看大小!

    比如:嫁妆瓶被放在最显眼位置,它们就卖得比这个官窑赏瓶贵,因为它们更大、实用,还更具有观赏性。

    好吧,这是普通人的观赏角度,也是现在的衡量标准。

    这头相伟荣笑笑,没接话,蹲下把赏瓶拿起来看。

    不问价就不上手,免得被碰瓷,虽然自己这几人不担心那个。

    看,也不是看真假,这玩意一眼无火光,画工精湛,就是个开门的。

    这是看保存状态,有没有破损、磨损。

    很好,没问题,保存完好。

    这才拿着瓶子起身道:“我说,15块,怎么样?”

    摊主一听,不乐意了,道:“我收来都不止这个价!琉璃厂那都在卖300,还要是外汇券!”

    “琉璃厂的价就是坑老外的,你这卖给他们,10块钱我看就到头了。”自个不以为动。

    “30,最低30块。”

    摊主主动让步。

    “我再加5块,20,差不多了,我看你至少能赚个十块以上。”

    摊主貌似思想斗争了一下,“成!你这老板,还真精明。”

    真的差不多了,就这价,再加就成棒槌。

    摊主也不敢再坚持,再坚持,买主得跑。

    “半个月工资呢,这会除了我们几个,有几个人会买这瓶子?”

    话这么说,把瓶子递给李树星,自己从兜里掏钱。

    五张“大团结”对折的,出门前准备好的,点出两张递给摊主,钱货两清。

    这是来逛“游击市场”,不是去琉璃厂,人民币就好。

    一个兜里装几十块,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有钱,但又不是暴发户。

    没什么包装,瓶子就手里拿着。

    量产的官窑标准器,和几天前买的那个一模一样,保存状态也半斤对八两,正好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