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58章 圆明园的西洋景

第58章 圆明园的西洋景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开锁取车,这年月自行车可真得锁好喽,偷自行车的贼真不少!

    自己四人是可以不把这四辆车当回事,但一百多块钱一辆,对普通人而言是真正的贵重家什!

    同治的盘子、光绪的瓶子,挂在车把上就行,装了乾隆大赏瓶的纸箱麻烦些,横着,结结实实捆在相永强的自行车后座货架上。

    捆东西的功夫,堂弟说了句:“刚才那小伙子好像是个大院里出来的。”

    “见过?”

    相伟荣脑子一转,貌似还真是,那位的父亲貌似是空军的,但印象不深。

    永强道:“没见过,就是个感觉,前些年见多了那帮子顽主。

    这人看着和那些人很像,不过也有些不一样,感觉多了点文气。”

    相伟荣一听这个,笑着道:“那估计是人家家里有文化传统,不然这年纪,谁会喜欢这些老东西。”

    “嗯。

    对了,二哥,咱家也算是有点文化底蕴的吧?”

    相永强也会来句玩笑话了,这是好事。

    “哈哈,那是!”

    仔细一想,还真实哦!

    解放前就是能看得了书,读得懂报的人家,太公是兼职道士,两人的爷爷同胞兄弟,也都识文断字,真能称得上文化人家。

    呃...

    村级文化人。

    自我标榜。

    没想,一旁的舒辉听到两人的对话,插了句:“那我家好像也是?”

    “当然是,道士传家,没文化咋当道士?”相伟荣直接一个反问,很肯定。

    舒辉祖上也是兼职民间道士,父传子、子传孙那种。

    还比较“职业”,当然得识字,不然画个符还能蒙,“黄榜”就写不出来了。

    此黄榜非彼皇榜,是写在一大块黄纸上,记述逝者生平的一大段文章,往这家人墙上一贴,让其他人看的。

    内容就是“谁谁,生于大清或民国某年某月某日,卒于何时,生平事迹”等等,很多地方这都是由请来的兼职道士写。

    至于没道士,或没有请道士风俗的地方,很多也会有专门写这个的人。

    这会李树星没说话,反正他家没出过什么道士,在这问题上,和这三位道士后代没啥共同语言。

    四人一道骑车回饭店,这才8点刚过,路上就热闹起来,很多还是一家几口一起骑着自行车出行。

    今天五一节,带着孩子出来玩。

    坐公交车坐公交车,骑自行车这些,很多是父亲带一个,或者一前一后皆有,一旁母亲骑车再带着一个。

    一家四、五口的,其乐融融。

    这些孩子呀,真幸福,还能有个兄弟姐妹。

    从今年开始,那就是居民户口夫妇只能生一个喽。

    很快回到饭店,房间里放好东西,然后...

    没地去了!

    打电话给总台,问有没有车租。回答让人郁闷,今儿个五一节,早被其他客人给定完了。

    这么闲着不是办法呗。

    趟床上休息了个把小时,内线电话打到隔壁。

    “我说,无聊不?”

    那头接电话的是李树星,电话里道:“师傅,要不咱们骑车出去转转?”

    “上哪?”

    “舒辉刚才没事在研究介绍各景点的旅游手册,才知道颐和园隔壁就是圆明园,两个地方居然是连在一块的,我们以前一直以为差着百十公里。”

    “有这事?”

    相伟荣都觉得奇怪。

    读书时就知道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但真不晓得颐和园就在隔壁。

    至于京城的地图,就顾着熟悉中间这部分,没心思找圆明园在那。

    “有多远?”

    “20来公里。”李树星答道。

    “远了点,骑车来回太累。叫出租,两辆!”

    这颐和园、圆明园两辈子都没去过,甭管到底如何,就去瞅瞅,管它会不会是不去遗憾,去了后悔。

    不考虑公交车,今儿个一定很忙,不想成沙丁鱼罐头里的一份子。

    骑车估计得个多小时,自个又不是下乡的干部,没骑这么远自行车的爱好。

    至于怎么回来,到时候总有办法,四个有钱的大老爷们,还会让这事给难住?

    说走就走,带上包,杯子灌好水,又在饭店里买了些玻璃瓶的饮料,连京城饭店自制的糕点也带上不少。

    今儿个天气不冷不热,就当去春游踏青了。

    不过最后,还是只叫了一辆出租车。

    今儿个出租车也非常紧张,好不容易叫来一辆,是老掉牙的华沙200。

    这车在华夏不算稀罕,这二十几年来应该进口了能有几千辆。

    说是县团级领导座车,其实那个级别的基本上轮不到,在大部分县里,前两年能有个一、两辆老嘎斯或212就偷着乐吧,更别说更早的时候!

    再老,这也是轿车,不是吉普!

    再说老归老,看着样子不错,保养也好,空间算比较宽大的,四个人坐进去还没到前心贴后背的程度

    那就一辆,出发!

    叫车时饭店交代过,只说圆明园或颐和园,司机问到底去哪。

    “圆明园吧。”其他三个无所谓,相伟荣拍了板。

    “那没啥可看的,倒是星期天有点西洋景...”

    中年司机热心介绍。

    “什么东西?”副驾驶位置的李树星问。

    “就是有些人喜欢在那跳舞,还有不少老外也会去。”

    说着,司机还看了眼后视镜,“后边这两位可能不会觉得奇怪,我们这些老京城就是感觉别扭...”

    四人看衣服就是奇怪组合,还住在京城饭店,华侨对圆明园跳的那些舞应该不会特别惊奇吧?

    半个多小时就到圆明园,司机还直接把车开到了之前说看西洋景的地方附近。

    没下车,就听到那种如今极少的“蹦擦擦”声,远看还围着老大的一圈人。

    付了车钱,朝“西洋景”那走。

    好家伙,中间一大块泥地,录音机声音放得震天响!

    跳舞呢,男的女的都有,最显眼的一位穿得像李小龙,连发型都一样,还戴着幅大墨镜。

    超前时髦,蛤蟆镜的热潮还没起来,这太阳镜也没地买,真不知道这个时髦青年哪搞来的。

    面对面挑,互不接触那种,迪斯科不像迪斯科,听着更像伦巴,李小龙对面这位还是个穿着花衬衫的金发洋妞。

    跳得太投入,不明白这“李小龙”老低头盯着烂泥地算个啥?

    难道跳这舞就要这范?

    相伟荣不理解,没看对面那个洋妞是一直看着这位时髦哥,这“李小龙”真是个棒槌!

    西洋景,外国人不少,男的女的老的年轻的都有,要是下场跳的京城人都是“李小龙”倒也和谐,但不少“时髦青年”是穿着旧军装、军裤,或者这会满大街的那种深蓝色衣服。

    至于鞋子,旧解放鞋的有,白色球鞋的也有,还有黑色胶底鞋...

    这就像穿着西装跳霓裳羽衣舞,穿着比基尼玩反弹琵琶,不搭调!

    但这些人看得出都乐在其中,压根不理会附近不少异样的眼神和一堆刺耳的评论。

    “群魔乱舞?不是,太想接触新事物,太想看世界的一群人而已。”

    相伟荣脑子里蹦出这念头,甚至还不自觉想到:“过个三年,不知道这帮人里有没有因为跳个舞玩过头牢底坐穿,甚至枪毙的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