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59章 不还价

第59章 不还价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枪毙人,见得多了。

    甭管穷凶极恶的杀人悍匪,还是管不住下半身的人渣,或者换在几十年后就基本死不了的倒霉蛋。

    甭管哪个,就是一枪成死瘫烂泥这回事,没啥好稀奇。

    最多有个别生命力特别强的,一枪击中心脏,都还能趴那扭上一阵,然后被皮鞋猛蹬几下后背的枪眼,也就安稳了。

    这几脚都还是好心,不然还得多遭点罪。

    远远看着,没啥特别的感觉。

    谁让自个这两辈子开过多次刑车,部队那会就不稀奇,地方上要枪毙罪大恶极的死刑犯,都是请驻地汽车团帮忙。

    去一次,好吃好喝少不了,还有一堆好烟,就是开个车,当兵那会真无所谓,又不是需要自己戴墨镜、大口罩当枪手。

    复员回来后,这头几年也开过几次,谁让县公安局连辆像样的货车都拿不出来。

    问物资局借人借车,这边也肯帮忙。

    不帮实在说不过去,都是国家单位,总不能让公安局用边三轮或者拖拉机,押着要枪决的死刑犯不是。

    不过这挑驾驶员就有讲究了,部队出身是首要条件,最好还是自身能百毒不侵那种。

    县里极少数几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司机,进入80年代,不是早就离、退休,就是不再开车,在清闲科室养老。

    选来选去,自个都是第一人选。

    和阿三年年扔石头,剿过匪,还教训过越南猴子,死人见多了,部队里也接过这样的任务。

    那就上吧。

    跳个舞都能跳到吃花生米的家伙,上辈子自个开的车上是没拉过,但运过因为跳舞玩过头,给判了十年、八年的家伙。

    如今对付犯罪分子,这公判大会是主流,每次枪毙一两个罪大恶极的。

    至于其他一溜死不的,那也得脖子上挂个牌子,在判决后押上其它车子,跟在打头押送死刑犯的刑车后头,在城里转上一圈,以起到警示教育作用。

    一圈转下来,挨花生米的押赴刑场,其他的拉回看守所,之后该送哪个监狱,就是公安局自己的事了。

    这其中,跳舞跳着,就被抓的还真有。

    玩过头了呗。

    这跳舞呀,相伟荣是真不喜欢。

    跳舞就人多,人多没好事!

    几十年后的大妈广场舞,除了声音容易打扰附近居民休息这点之外,没其它大毛病之外。

    除此之外,其他一切成年男女一起跳的,甭管是什么舞,在相伟荣看来都容易引起一堆的麻烦!

    跳舞,看着锻炼身体,但会上瘾的,还顾不顾家了?

    跳舞时间一长,家里时间就短,甭管一个人去,还是夫妻俩都去,轻则家庭矛盾,重则红杏出墙。

    出墙的,男女都有可能。

    就算不出墙,还是家里夫妻都去,人家时间花在如何赚钱、打理家庭这些上,这头跳跳舞...

    这日子也过不大好。

    有人开玩笑说钓鱼上瘾毁一生,其实这跳舞才坑人!

    老牌观点,年近70的人了,不懂什么前卫。

    不过相对先在的其他人,自个还算思想先进,不认为这些人是在群魔乱舞,就觉得跳得难看而已。

    但舒辉几个倒是对这帮跳舞的有些看不顺眼,还不怎么好听地评论上几句。

    嗯,受资本主义的毒害还不深,都是好同志!

    看够了这别扭的跳舞场面,再去瞅了眼只剩下些大石头的大水法,感慨一下将来会被炒上天价、这会不见踪影的几个大水龙头,这就去隔壁的颐和园。

    圆明园现在就是个遗址,一片废墟,像之前那位出租车司机说的那样,真没啥好看的。

    隔壁的颐和园倒是不错,就是进园人多要排队。

    老老实实排,没去找工作人员整什么外宾优先这些花头,还乐得买四张普通票。

    但也就是不错,进去没多久,看到很多地方还是个泥土外露,就几座主要建筑看着还行。

    但地方够大,兜兜转转再歇一歇,随随便便都能耗上四五个小时。

    看景有看人,好多小孩子由父母带着来游玩。

    今儿五一节,居然还碰上一队由老师领队,挂着红领巾的小学生。

    劳动节搞春游,也不知道这学校怎么想的。

    不过...

    多可爱的孩子们呀,无忧无虑!

    下午四点多离开颐和园,今儿个走得脚酸,大门口等了一小会也没碰上出租车,只得坐公交。

    从门口值班的工作人员那问明白怎么坐才能回京城饭店,一上车时倒还都有座,然后就是一站站人越来越多。

    都还是小伙子,让座呗,大半功夫就是站着。

    好不容易回到饭店,懒得再出去,就在餐厅随便点上几个菜,吃一顿,这一天就过去了。

    明儿个晚些时候,队长他们的车也差不多该到了。

    第二天上午在饭店吃过早饭,给大堂和门卫那再次留了话,今儿就得提前空出房间。

    上午还得出去,昨天下午坐公交车时,发现半道上有家规模挺大的委托商店,没事去瞅瞅。

    自行车,二十分钟到地方。

    委托商店,也叫寄售商行,基本上就是解放前的当铺改的。

    哪家有用不到的值钱物件可以放这代卖,急用钱的也可以由商店先买断。

    六、七十年代那会最红火,八十年代也生意不错,再晚就基本消失。

    一走进去,琳琅满目。

    收音机、闹钟、座钟、手表、缝纫机,还有不少日用的瓷器,呢大衣都有挂着卖的。

    今天不当阔佬,都穿着旧军装。这营业员看着进来四个气宇轩昂的老兵,就一句“自己看,看上什么就说。”。

    这态度还算好的,算是看在气质和不错的皮鞋这份上,不然百分百爱理不理。

    走走看看,相伟荣发现一样好东西:一箱子茅台,还是被放在角落里积灰!

    远远一看包装,还是五、六十年代的,取出当样品那瓶,瓶子都是土陶瓶。

    上去一看标价:58年53度茅台,18一瓶,整箱单瓶17。

    还是大箱,12瓶装。

    “同志,这茅台还有吗?”问了句。

    “新的没有,就你那几瓶。”

    “能不能便宜点?”

    这话一出,服务员不高兴了,不过忍着没骂人。

    四个老兵,有三个看着都凶巴巴的,不好惹。

    “咱们这是国营委托商店,不是菜农卖家,不讨价还价。

    还有,那几瓶也不是我们定的价,是别人代售的,说是陈酒就要陈酒的价,不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