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64章 菜市口当傻子

第64章 菜市口当傻子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那个老包今天得了多少钱?

    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10瓶50年代的茅台一共170块,还有两瓶有些跑酒的卖了25块5。

    那个营业员大姐说这算一批,平常寄售抽成7个点,这批接近两百块,按照高价商品计费,居然只抽成4个点,老包能得187块6毛8。

    国营信托商店,不黑,信誉也绝对靠得住!

    6瓶50年代初期出产的五粮液加2瓶赖茅,一共372块,外加硬给的5块花盆钱,几项一加,一共是564.68元,相当于一个资历不错的普通公社书记的年收入。

    不少了。

    可将来呢?

    两瓶赖茅,就算个200万一瓶;那箱解放初生产的陈年茅台,1500万;

    至于五粮液,记得32年后,在杭城举办的一场西泠印社拍卖陈年名白酒专场上,一瓶60年代出产五粮液经过多次竞价,拍出了98万元人民币的高价,创下单瓶五粮液拍卖价格最高纪录。

    之后有没有新的纪录诞生,对此相伟荣没什么印象,但记住了那瓶五粮液是当时为止,华夏拍卖市场上出现的年份最早的五粮液。

    人家六十年代98万,而自己手上这六瓶都是50年代货色,不贪心,算个100万一瓶,一共就是600万。

    还有手中正把玩的这个钧窑花盆,30年后妥妥的5000万人民币往上,追捧的有钱人百分百还挺多!

    当然,宁处理掉几幅画,也不会卖这个花盆。

    这是个真正值得收藏的宝贝,至于那些个近现代画,炒起来,把部分钱多得没地方去,又想继续赚钱,或假装风雅的有钱人的财富再做次分配而已。

    半天不到的功夫,淘回来的这些个东西都加一起,将来7500万,甚至8000万往上,差不多能买个小号的京城四合院。

    不用猜的投资,就是如此简单。

    “老包呀老包,酒喝太多伤身,从今往后要是能做到适量饮酒,活到长命百岁的时候,老哥你千万别因为想起这事给气坏了!”

    心里想想,笑笑。收藏就是如此,有人将来大呼侥幸,有人悔得肝肠寸断。

    这就是魅力所在,别后悔。

    如今多收多藏就好,至于90年代之后,多收多藏这句就不好说了。

    之前收的尽管藏,基本没假货;新的再多收,要是眼神不好当心赝品开大会!

    这会地板上还放着那个一同带回水仙盘,舒辉拿起来看,相伟荣看到说了句:“清中期的民窑精品青花缠枝莲纹海棠形水仙盆,不值钱,不过挺好看,拿回去下半年种水仙正好。”

    “那我拿香江去,我们那喜欢种水仙。天天过得像个黑@社会,过年的时候看看水仙,清爽,舒服些。”舒辉说道。

    相伟荣笑笑没接话,就是李树星蹦出句:“老舒,咱们在那好像就是黑的吧?”

    “不一样!”舒辉义正言辞、一本正经道:“我们的心是红的!”

    结果没绷住,它自己倒笑了起来。

    搞走私的,还好意思说自己的心是红的...

    这时相伟荣起身,说了句:“别扯了。

    累不累?不累的话咱们乘胜追击,还要跑五个地方,争取下午下班前全转过来!”

    今儿个都还没活动开呢,小意思,出发。

    第一站不远,那个营业员大姐在地图上做了标记,原来距离京城饭店很近的东单就有家大的委托商店,不到一公里。

    一到地方,刚一走进去...

    “喔!这是到菜市场了?”相伟荣脑子里不自觉冒出这想法。

    和之前那家不同,这人多,店的规模也大,营业员四五个。顾客熙熙攘攘,都来淘便宜货——普通商店不少东西要票据,而委托商店这不需要。

    转吧。

    相永强和李树星两个大块头开路,相伟荣在后头,沿着柜台一路看过去。

    别看这地方大,二十来分钟就一圈转下来,啥都没看上。

    生意好,摆的都是些居家过日子的东西才这样,哪有每次都能淘到好宝贝。

    还特意问了下,有没有陈年白酒卖。

    没有。

    这家中有收藏好酒爱好的人本来就少,舍得卖掉的更是凤毛麟角,至于不卖给街坊邻居、朋友的,估计就老包子一个。

    不失望,今儿个就是消磨下时间,顺便多接触接触京城人的实际生活,没那么多想法。

    再次出发,差不多就是以京城中心这一块绕一圈的事,要跑的5家委托商行都在这个圈上。

    下一站,鼎鼎大名菜市口!

    杀气腾腾!

    明朝时,那一块是京城最大的蔬菜市场,叫“菜市街”。

    到了清代改称“菜市口”,还把杀人的刑场从明朝时的西市,移到了宣武门外的菜市口。

    据说当年的刑场,就在这会菜市口大街北侧的十字路口附近,每到冬至前夕,判为“秋后问斩”的死囚全拉到这行刑。

    骑车路过,今儿个太阳不错,没感觉阴风阵阵。

    菜市口的这家委托商店就在附近不远,两层的清代建筑,这人倒不是很多,空气味道有些奇怪,闻着是发霉的呢大衣,又带着点座钟的发条油味。

    收音机、家具、自行车、瓷器、毛呢服装、书画、手表……

    兜兜转转,东西好赖都有。

    转了好一会,看到一角墙上挂着幅大写意《春风太平》,一看落款,吴昌硕的。

    再看时间,掰直一算,73岁那年画的,作画时间还是正月初一。

    尺寸不小,168×82公分,大概12.4平尺,标价360,难怪挂着没人买——近30块一平尺,这寄售的物主开了个没人要的价。

    没其它看得上的东西了,买吧。

    结果店员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傻帽。

    “保真吗?”自个装模作样仔细瞅了瞅,没事又问上一句。

    “保真,请琉璃厂的老师傅看过。”店员心里憋着,没说这画原本就是挂着好看,压根就没想有人会买。

    寄卖的,过几个月要是还没人要,就会给物主退回去。

    摘下、卷起来,还奉送个原本物主留在这的画袋。

    开票,走人。

    得了幅能挂着好看的画,几十年后有朋友喜欢的话,也不用拍卖,1500万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