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04章 奶奶走了

第104章 奶奶走了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天亮时,附近的早餐店开始忙乎,在前座的永强睡不着了。

    看到早餐店已经营业,后头的堂哥显然也没睡熟,就问了句:“吃点?”

    缩着身子睡觉本就睡不熟,起身手摸了把脸,让他把车开了过去。

    下车套上大衣,这大清早的外头气温也就十来度,最多就迷糊了一两个小时,感觉有些冷。

    这头看到吉普车上下来两个穿大衣的,早餐店里头的人也不奇怪。

    太早了,冷不冷只有自己知道,这年月可不讲究只要风度不要温度。

    这边两兄弟一看店里卖的东西,舒服,合胃口!

    每人一大碗咸豆腐脑,和老家的差不多味道。

    几根油条,再一人一个烧饼。

    爽!

    吃饭、付钱给粮票,顺便问了下附近哪有部队招待所。

    要是一下子找不到,还想着过会叫开浴室的门,去洗个澡,顺便睡一觉。

    没想...

    找钱这位笑着道:“前边路口右转,大概150米就是省军区招待所。”

    两兄弟大眼对小眼,心中一句MMP!

    出门在外,交通图册上不是啥都有,吉普车里睡觉可不舒服!

    那还说啥,开车走呗。

    到了人家大门口,开车进去没问题,但这招待所级别高,想住还得说道说道。

    相伟荣来。

    和大堂里值班的士兵说自个这两人是昨晚上半夜才到,找不到住的地方,车里熬了一宿云云。

    老兵,人家不仅开车来的,还是除了鞋子不是军用货,里外都是军装,都还套着军大衣。

    一晚上窝车里,绝对不舒服。

    能通融,值班员帮着一查,问题来了:普通客房除了必须预留的,其它全满,到中午都空不出来

    倒是自带浴室卫生间的高级客房还有富余,问行不行,那个比较贵。

    哈...谁还在乎这个。

    办好手续,还不在这楼,在隔壁。

    房间在二楼,车子停好锁上,其它都先不动,带着普通行李就去了房间。

    有热水,都痛痛快快抓紧时间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当天哪都没去,上午补觉,中饭后检查车子,还用打气筒给两个气压略微低了点的轮胎加气。

    人工给汽车胎打气,这年月司机必备技能之一。

    问招待所的人这附近哪有部队加油站,结果都不需要去油站,招待所自己就有个小油库。

    给了六十公升军用票,空了一大半的油箱和两个备用铁桶全加满。

    吃完晚饭早点休息,只要别睡午觉,这上午补觉并不会影响晚上睡眠。

    第二天天擦亮就走,还是在昨天吃早饭的早饭店吃烧饼、油条和豆腐脑,这家的芝麻烧饼味道好,多买了一包带走。

    赶路,这下是真的赶路,到了9号半夜,两天时间居然跑了千把公里,到了金陵城。

    10号下午5点,车子开到了沪上警备区第三招待所。

    这是老乡的地盘,哨兵都认得人。

    要了个带浴室的标准间住下,一堆的行李分批搬进房间,这才给邓国伟打电话。

    让他明天把车换回来,这一圈下来好几千公里,这吉普都快开傻了。

    以前跑川藏线是危险且艰苦,但说实话,一般情况下每天都有详细落脚点规划,并不需要这么赶。

    邓国伟一听这人回来了,就说要一起吃个饭。

    “算了,累。这会我也饿了,餐厅那已经开饭,先去吃点。”相伟荣没那心情,肚子也在抗议。

    饭局,很多时候坐久了都累。

    “好的班长。对了,雪姐的那部电影拍完了,昨天还碰过面,我和少寅问她家具的事。

    她这会住回了上影厂的宿舍,他说你知道地方...”

    邓国伟知道跑长途累,也不坚持,把要转告的事情一说,又道:“那我晚上再把车送过来...”

    “明早也行,八点前就成。”

    “还是过会吧,反正也没事。我这也去扒拉两口就过来,你们住在几号楼什么房间?”

    这一交代完,挂掉电话。

    邓国伟那没剡县老家的口信,这说明家里目前暂时一切都好--早已经把邓国伟的联系方式留给家里。

    没手机的时代,家人一出远门,联系起来就是麻烦。

    能打上电话还算好,不然和古代没啥区别,就个等。

    给宫雪那边打了个电话,但宿舍里没人接。

    很正常,电影是拍完了,但不是制作完成。

    如今拍电影,有些镜头能用同期声,但更多的是剪辑后配音,甚至全片配音的都不稀奇。

    宫雪声音好听,她用不到配音演员,就算要补配,那也是她自己配自己。

    个多小时后邓国伟就到了,钥匙一换,永强是已经倒在床上准备睡觉。

    一天十多个小时,别说换着开车,单单坐车,这么几乎连轴转的坐上大半个月,谁都会觉得累。

    相伟荣反而已经缓过来,职业驾驶员的本事,刚才等邓国伟过来这功夫,靠在床上迷糊了个把小时。

    邓国伟没久留,就说几句房子和生意的事,这就走了。

    太早睡不着,又往宫雪那打电话,人回来了。

    自己还好,反倒是女孩子挺想自己的。

    那就见个面。

    永强睡熟了,自己开车过去,到了地方也没去哪转,两人就是坐在车上说说话。

    京城那边的新电影有眉目了,下个月就能进入实际洽谈阶段...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廿八都村村口的村民们,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了东洋进口的皇冠轿车。

    没下车,开去良种场,大门半开。

    按了下喇叭,就看到张小狗出来。

    惊异于高级轿车的同时,张小狗连忙道:“快点,伟荣,你家里正在急着找你!”

    “怎么了?”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奶奶快不行了!”

    车子开进院子,门一关,自行车不在,自个和永强是撒开两条腿就往上相村自己家跑。

    第二天黎明前,奶奶安详的走了。

    年纪真的大了,上午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身体突然就急转直下,半天时间就到了弥留状态!

    九十多岁,儿孙满堂,家里也是过得越来越好。

    最后弥留之际,她似乎知道之前出了远门的二孙子也赶了回来,没有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