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06章 准备放电影

第106章 准备放电影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如今是1980年,农村丧事只要你有钱,是已经能够风风光光办,大队、公社不会管,但封建迷信这些还不能正大光明的搞。

    让张小狗去白房先生那报到后,相伟荣想到了这一点。

    封建迷信典型内容之一的“道场”如今还没恢复,麻将、扑克牌一类的赌博活动更是严禁!

    这样一来,这白天是热热闹闹,但晚上怎么办?

    几十年后,这丧事,晚上可都靠道士做道场,还有一帮人通宵麻将在凑热闹、搞人气。

    如今就一帮守夜的后辈、亲属在那扯淡闲聊打瞌睡?

    这也太冷清了!

    想到这个,跑去去找大哥和父亲。

    “放电影?”

    一听自个的想法,父亲有些惊奇的问道。

    “对,放露天电影,咱这门口晒场地方够大,挂块幕布帘子也简单。

    每晚放它个两三场,这半个晚上功夫也就过去了。

    主要是人气足,热闹。”

    相伟荣肯定道。

    电影一放,别说自个村,外村的人都会跑来看,这人气就不用说了。

    “这放映队...”大哥道。

    “我找电影公司的王经理安排,估计没问题,就是这晚上得给放映员找个住的地方。”

    大哥一想:“住村子里不合适,公社没招待所,得崇仁区里。”

    “给他辆自行车,安排好,放完电影让他自己骑过去。

    就十来里地,小问题。”相伟荣道。

    那就这么办。

    这事得相伟荣自己出面联系,这就骑上自行车去公社,还不忘暂时取下脖子上的苎麻线放兜里。

    去公社打电话,这东西出于礼貌,不能挂着去。

    一到地方,直奔书记办公室。

    看到张华金,自己还没开口,书记同志就道:“你奶奶过世了也不说一声,我这正打算晚些去你家一趟。

    要不是接了个沪上来的电话,我再问人,不然还不知道。”

    相伟荣一听,问道:“沪上的电话?”

    “对,是你一个姓邓的战友打来的。昨天上午你哥来公社给你弟弟打过电话,为民不是在城里,住你那嘛。

    我问了一下你战友,原来后来你弟弟往沪上打过电话,想联系你,结果那边说你刚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大概就是这样,刚才你战友打电话来问你奶奶的情况,我问了其他人才搞清楚...

    对了,你这是?”

    “还是打电话。老张,你这书记到我家去...”

    不好意思。

    “应该的,我小时候就认识你奶奶了,和你爸也熟,乡里乡亲,应该的,没人会说什么。

    还有,何xia长十有八九也会来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了。”

    “这个...”相伟荣都不知道说什么。

    张华金笑着道:“老何在我这早留话了的,当初我跑得快,他运气不好住牛棚,你奶奶和你爸都给他这个在咱这没亲没故的东山人送过几次饭。

    人家记着呢!

    我要知道还不告诉他,他以后都能赶过来骂人!”

    好吧,这次大办,县长都会来一次,还真是大办。

    想到这问题,相伟荣觉得有必要给车队长打个电话,说自己因为有点家事暂时从沪上回来一趟。

    没说因为什么。

    单位传统,职工的父母过世的话,关系好的同事,还有单位领导都会来一趟。

    至于奶奶这一辈,一般不动。

    打这电话,是礼貌,不是“报丧”,谁让自己这个去“看病的”跑回来了,得交代一下。

    之后往电影公司打电话,那边王经理一听完,立马满口答应。

    “今天下午我就把农村放映队给你派过去。”

    “那我让堂弟开车去你那接?”

    “不用,咱们现在的农村放映队是机械化部队!上头说要活跃农村文化宣传,给咱配了辆摩托车。

    说是放映队,其实就一个人,摩托车改了改,两边装架子,设备、幕布、片子全塞得下。

    你那有人手帮着拉线、搭架子挂幕布就成。

    对了,整些什么片子,老传统?”

    相伟荣一听,对着话筒道:“《地道战》、《地雷战》总要,还有没有新一点的片子,全打仗的也不好。”

    老传统,这两年农村组织放露天电影,不是地道战、地雷战,那就是南征北战!

    一年到头都看不上两场,机会少,只要有的看,甭管什么战,都会全是人。

    那边王经理一听,道:“明白,我让人去准备...”

    这就说好了。

    打完电话,这边张华金还有点事,说过会去上相村。

    既然人家要来,那就干脆让人家早点来。

    “记得早点到,一起吃中饭,喝点。”

    这年月,公家人员不禁酒。

    出了公社大门,跨上自行车,想到点事。

    回头看了公社大门,算了,没再回去打电话。

    骑车,回村。

    沪上邓国伟已经知道自己这边奶奶过世,按照如今与其的关系,还有他那性格...

    得,看着吧,那家伙明天都可能给跑过来。

    而且按照估计,这邓国伟要是来,之前百分百会往海门打电话说一声。

    不是因为大嘴巴说,而是因为“对等”!

    他来了,但不告诉一起做生意的老战友贺度根几个?

    这样“自私”的事邓国伟百分百不会做,一定会考虑到,所以贺度根几个也一定会知道。

    一但知道了,那几位绝对也会跑过来一趟。

    不会是今天,但明天准到!

    骑车回到村子,重新挂好苎麻线,找到小姐夫相庆祝。

    “小姐夫,问个事,你知不知道区里的招待所条件怎么样?”

    “还行,去年才造的三层楼,挺干净。食堂这些配套设施都全,县里有些会议、培训会安排到我们区,每次都是住那,就因为条件不错。

    上个月的全县驾驶员会议都安排在那,你刚好不在,是不是会有外地的朋友要来?”

    相庆祝是区干部,还是连指导员转业,猜得到。

    相伟荣道:“有可能,我估算着明天会有人来。

    得有个住的地方,咱们几家房子也就这样,县里又太远,区里正好。”

    “这几天区里没什么大的会议要承办,下午我去一趟,让招待所预留几个房间出来。

    要几间?”

    “估计最多四五个人,对了,今晚上开始放电影...

    也得给那个放映员准备个床位。”

    小姐夫笑笑,道:“小事,这个交给我了,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