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07章 梅梅

第107章 梅梅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孝服分下来,剡县盆地区域的农村,这孝子孝孙的孝服也就是一顶造型比较简单的白帽子,外加每人一件白大褂就行。

    帽子上没有任何其它饰物的,代表戴着的人属逝者的子侄辈,头顶心位置缀一小块指甲盖大小红布的是孙子辈,红布加蓝布的是第四代,红布加绿布的第五代。

    再往下...没啥必要了。

    辈分规矩不能破,这年月早没了宗祠啥的,出丧时就成了体现农村辈分规矩最严格的时候。

    不论年纪,辈分越大的走在队伍越后头,这常出现老大爷遥遥在前,小孩子走在队伍后半段的情况。

    丧事办两天半,前两天一般还不要求穿孝服,除了“出庙、做道场孝子出场、买水、入棺”等时刻之外,只需要挂上那根代表孝子孝孙的苎麻丝线绳就可以。

    至于逝者同辈,只需在“送出门”,就是出殡的时候,在腰间扎上束白布就成,不同穿戴什么。

    逝者的长辈,不用参与出殡这一环节。

    没有亲属关系的友人嘛,丧事期间绝大部分时候不用戴任何东西,就是在出殡时胸口别一朵小百花表示哀悼,别在手臂衣袖上也成。

    孝服如今得自己找人动手做,等到二十年后,只要做顶帽子就成,孝服有出租的,和医院里医生穿的白大褂一个款式。

    其实:那压根就是出租人批发来的医用白大褂!

    部分山区则不同,不少山区村庄的传统里,这孝服的帽子要用稻草扎,各种造型代表不同辈分和亲近程度不同。

    逝者儿子一辈的,还得披上粗麻外套,相对山区,盆地这边就简单得多。

    相伟荣就把分到手的孝服放到了奶奶之前住的房间抽屉里,今天还用不上。

    前来吊唁的人越来越多,如今随礼意思一下就成,但女儿、侄女、侄孙女、外孙女等等,甭管血缘远近,既然要来吊唁,就都得买一床新的绸缎被面送来。

    感谢剡县就有好几家国营丝厂、丝织厂、绸厂、丝绸服装厂,本身还是养蚕大县,因为有这风俗,买这被面貌似都不用布票的。

    就是百分百真丝,上头描龙绣凤、花团锦簇,不便宜。

    送花圈的也有,但还不怎么普遍。

    如今社会讲究实际,大家基本都不怎么富裕,所以挂起来的绸缎被面越多,越显示逝者家族的兴旺,也越有面子。

    结果就是...

    记得上辈子那会,家里几十年后都还有没用过的绸缎被面压箱底。

    那年月早就用被套了,谁还用绸缎被面呀!

    中饭时来的人不算多,但也摆了二十几桌。

    因为时间仓促,一些大菜都来不及做,但很多人都在说实在丰盛,甚至比普通人家的正式“转丧饭”还丰盛!

    风俗就是如此,这时候夸赞主家酒席丰盛,越夸越好,不用藏着掖着,只要拿来对比的别指名道姓就可以。

    他们也没说错,其它人家第一顿中餐“小饭”,哪有一起上大盘的白切鸡,大碗红烧肉和红烧鸭肉的。

    除了最后的一碗消食的青菜蛋汤,十多个菜不是纯的肉,就是带着肉,量还超大。

    就是这肉炖得略微不够酥软,赶时间嘛,今儿中午就将就了,大家能理解厨师们的难处。

    那边两个厨子都说了,要不是上午时间来不及,都要给大家做高级货色、费时费力的“拔丝苹果”!

    别瞧不起这道菜,如今白糖凭票的,都算营养品,水果也不便宜,农村人很少买。

    这年月的农村厨子,会不会做“拔丝苹果”或“拔丝香蕉”,都是水平和资历的一种体现。

    两个厨子在吹,立刻有好事者顶上去:“我说王胖子,那你晚上可要做出来,大家都等着呢!”

    厨子大声附和,说是小意思,就让大伙等着!

    还说装苹果、香蕉的箱子和白糖都是独轮车推过来的,管够。

    这样的场面是主家喜欢看到的,越如此,越显得自家体面、客气,有实力!

    相伟荣和父亲、永强坐一桌,陪着几位辈分高的亲属,还有张书记。

    至于大哥和弟弟,都跑去陪着各自的一帮子朋友们分开坐。

    中饭200来号人,到晚饭的时候,自个村子的人基本上都得请来,这也是客气。

    喝酒、吃菜。

    四特酒,如今别说农村,城里办酒席都是顶级好货,就一个香!

    都喝点,这桌年纪比较大,啤酒就算了。

    三叔也在,他是总管,有资格坐这位置。

    坐位子有讲究,张书记甭管愿不愿意,硬被大家按着坐了首座,至于相伟荣和堂弟嘛,陪着下首呗。

    负责端菜的人用大木盘托着菜碗穿梭其间,菜香四溢,所有人都有说有笑,喝着美酒,吃着好菜。

    甭管身上的衣服有没有补丁,这一刻都是高兴的。

    到喜丧人家吊唁,吃饭的时候你就得高兴!

    说着话,远远看到晒场另一边有人站着,仔细一看...

    “爸,张书记,我过去一下。”

    起身,往那走。

    那是个傻子,大家都叫他梅梅,廿八都村的,五十来岁了。

    其实也不是特别傻,就是从小智力低了点,大概只有几岁的样子。

    会去田里劳作,还会帮着没啥劳动力,但又偶尔请得起帮工的人家做一些处理茅坑、挑水一类的活。

    这些人家也会给他点小钱,或者给个菜,让他自己拿碗来吃个饭啥的。

    只要附近村子有人家办丧事,他也会来,看看能不能混点残羹剩菜啥的。

    一但到丧事人家来碰运气,这个梅梅还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大概知道这样能免得招人嫌。

    自个走过去,个子矮墩墩的梅梅穿着身到处是补丁,但又看着洗得挺干净的衣服。

    手上拿着个大搪瓷碗,不大好意思拿出来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害怕,但又略微讨好的表情,不说话。

    你让他说啥?

    一天到晚,这人也说不了几句话。

    记得这人活了七十多岁,还是个大孝子,只要一有空,都还知道去给他早死的爸爸坟上添土。

    结果,梅梅爸爸的坟茔封土,那绝对是十里八乡里最高大的!

    可怜人。

    扔掉“回忆”,露着笑容道:“梅梅,这几天你就来这帮着烧水,还有给所有客人的桌子上换热水壶,行不?”

    “好,好。”梅梅连连点头。

    示意他跟自己来,带到临时露天厨房一侧,和厨子一说。

    都乡里乡亲,知道这人。

    智商低,人其实很老实,从不偷鸡摸狗搞破坏。

    “碗给我。”

    说着从梅梅手里拿过大碗,直接从边上大饭篮子里盛了半碗饭,看到装红烧肉的大脸盆里还有不少富余,就盛了两大勺肉给盖上。

    海海满满的!

    “够不够?”

    梅梅连连点头。

    平常人家,等其他人吃完了,他能讨到点冷菜就算解馋了。

    这次...

    梅梅很高兴。

    把碗递给他,梅梅接过去,从裤兜里掏出双自备筷子来,就蹲在一边开吃。

    给了他一条凳子,“坐着吃,不够的话和厨师说。”

    又对厨师道:“过会梅梅要是还要,你们再给他加。”

    说着,从兜里拿出两包烟放台板上,这是给两位厨子干活时抽的。

    日头烟,厨师们早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