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10章 没想她也会来

第110章 没想她也会来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今天上午赶来吊唁的人更多,比如车队里走得出的都到了,单位规则归规则,但具体情况具体处理。

    像老楼、老张、老滕这样的,平时关系就挺好,就算让队里重新排运输计划、车子停运一天,也要来一次。

    其它单位里走得比较近的几个朋友,这次也是赶着趟过来,坐车、骑车来的皆有。

    还有听说了这事,和自己那些私货生意有关的朋友,都先后抵达,甚至常年在曹娥的老包也来了。

    中午饭时,自个和永强,还有弟弟为民就没再去陪那些长辈,全忙着招呼这些个本县、外县赶来的同事、朋友和业务伙伴。

    相家老二朋友多,名不虚传,乡人们更是高看一眼!

    饭吃得差不多时,相伟荣正和老包说下半年这几个月抓紧时间再捞上一段,年前就收一下看看风头的事。

    忽然,摆宴席的晒场上原本热热闹闹的声音慢慢停了下来,自个肩头被永强拍了一下。

    “二哥。”

    一转头,发现这时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晒场西边的路口,那里站了几个人,正打算过来。

    酒席上议论纷纷,自己听到了。

    起身迎过去,永强跟上。

    那边第一眼瞧过去,最显眼的是个巨汉,身高两米挂零,在这江南小村庄出现,不引人注目都难。

    还有两个壮汉,三个中等个的男子,之外还有个女人,一个漂亮得不讲道理的女人!

    乡人压低声音议论:不单单这些新来人中,有几个的气质感觉和大家有很大不同,更多因为乡人中不少认出,那个漂亮得没道理的女人,好像就是昨晚上那个电影里的演员。

    比电影里看着还漂亮!

    这帮人,是照理这会该身在香江的李树星,海门的管敏义、贺度根、戴德明,加上沪上的邓国伟、吕少寅,还有...

    宫雪!

    真没想她也会来。

    看到相伟荣和相永强,这些人“师傅、班长、永强”一阵叫,相伟荣挨个和他们握手,嘴上道:“感谢!这么远赶过来辛苦了!...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巧,前边那个村子村口问路刚好碰上,我们到那前后不到两分钟。”管敏义笑着道。

    “树星,你怎么来了?”

    李树星一听,连忙道:“师傅,香江那边舒辉他们实在来不了,想办法也就搞了一张机票,就派我做代表...”

    如今除非运气好,不然香江至沪上的航班每班都会满座,一票难求,机票都得提前预定。

    这时邓国伟笑着道:“要不是要等树星,昨天我们就出发了...

    结果今天早上四点出门,我和少寅是好几年都没起这么早。”

    同这些个兄弟们说完,最后才看向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美人,想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就对着她说了句:“谢谢!”

    宫雪嘴上没回应,因为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早已经告诉这个男人自己想说什么。

    那就是:什么也不用说,你心里明白就好。

    这时父亲和大哥也迎了过来,正好看到宫雪与自家二小子对眼的一幕。

    父亲老到,笑着对众人道:“感谢感谢!伟荣,还不赶紧招呼着!

    为尧,你院子里还有张新圆桌,赶紧的,永强,叫人去摆起来...”

    “爸,这都是我的战友和朋友,是从香江、沪上,还有台州海门赶过来的。”

    “感谢感谢!请,请!这一路赶过来,先吃饭,先吃饭...”

    父亲不会讲普通话,但会说一口还算凑合的沪上方言,这会就是用沪上话在招呼众人。

    他知道,全国人民很多都听得懂一部分沪上话。

    难道用剡县话?

    在外人的耳朵里,那等同于外星语!

    整个宴席现场几百号人,就算坐得比较远的那些人,这会也都看着这边呢。

    这情形,还都站着不是个事。

    没想,这时宫雪微笑着对相永棠开口道:“您好,相叔叔,我们吃饭不急。您看,我们是不是先去上柱香?”

    是这个理。

    其实碰上吃饭时间,先吃饭再去上香也可以,剡县对于这个规矩并不是特别严格。

    既然远道赶来吊唁的宾客这么说,那就先向逝者上香,再请大家去后头的院子。

    为尧家堂屋里,一张新式的大圆桌已经摆上,相伟荣的两个姐姐和两位姐夫已经在忙乎,帮着摆放碗碟筷子。

    菜做的时候都有富余,老家办丧事时虽不流行流水席,但这点都是注意了的,免得略微错过饭点的吊唁者到了后没饭吃。

    一众人先称赞了院子里摆放的这些个高档盆景,这才入座。

    刚才在廿八都村口,两帮人下车问路碰上时,管敏义几个都已经知道宫雪与自家班长的关系,特意在宫雪边留下个位置。

    海门这几位,这会一个个笑容中都带着点怪怪的意味,相伟荣看到这一幕,用藏语说了句:“都别笑了,正经点!

    暂时还不能叫嫂子,别给我添乱,明白没有?”

    班长发话了,管敏义反应最快,立刻道:“呀咕嘟!”

    懒得理这家伙,一句“太好了”,也不知道是在说“好的”,还是指其他方面的好。

    自己没急着坐,而是对宫雪道:“你先坐会,我马上回来。”

    “你先忙。”女人微笑着道。

    从西侧大门出去,巷子里碰上父亲。

    父亲一见人就道:“伟荣,那个女孩子?”

    “爸,她以后或许也会叫你爸,不过现在还只是朋友。”

    自家父亲面前,不用说虚的。

    身材高大的父亲眼睛一亮,道:“好!你奶奶前几天都还在念叨你的事,这下她该安心了!”

    说着,也不进大门,又绕回去,打算从晒场那绕去灵堂。

    走了两步,停下,转过身来又道:“别人问,我知道怎么说。”

    雄赳赳气昂昂,又转了回去。

    乡人嘴杂,父亲心里清楚该如何应对:要不是昨晚第二场电影,也就没必要这么说了。

    老母亲走的时候是安详,但相永棠知道,她一直在为二孙子的终身大事操着心。

    28岁,虚岁都29,别人家这年纪,孩子都能上小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