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11章 不算偷

第111章 不算偷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中饭没喝什么酒,这个时间点赶到,不用说,宫雪等人会在明日逝者出殡后才离开。

    刚才父亲将这些人安排在老大家的院子里,不仅因为与二小子对眼的这个女孩子过于漂亮,在晒场吃饭的话会引起太多不必要的闲话之外,也有其它特别考虑。

    因为他曾经在上海滩混过,还是混得过得去那种,那几年跟着别人不止一次进出过一些高级场所。

    今天一看就是城市人的女孩子、名演员来吊唁,应该还是从沪上赶来,又不是立刻离开。

    这边是传统农村,很多生活习惯与沪上不同,比如卫生设施,虽然沪上老城厢这方面也够呛。

    但人家是演员,生活条件应该还可以吧?

    老爷子这么想的,得注意、考虑到,比如...

    两个月前为了老母亲使用方便,把原本的厕所拆掉重修了一次,传统的旱厕变成了如今大城市高级宾馆里才有的卫生间,装了洗脸盆、抽水马桶。

    为了解决水的问题,都通过机电公司帮忙买了抽水泵,打了个电动压水井,还修了水箱。

    这是全公社第一个冲水厕所,绝对的,因为公社压根还没自来水呢!

    房子传统无所谓,全国都一样,没哪个村子现代化的。

    但这厕所,或者时髦叫法洗手间,你让人家去旱厕?

    大城市的姑娘,二小子好不容易有个入眼的,不能因为这些细节问题,结果给姑娘家留下自家邋里邋遢的错觉。

    老爷子,人生阅历在那,还是见过世面的!

    果然,这吃完饭后,宫雪问厕所在哪边。

    一会回来后,对相伟荣道:“你们这条件太好了,居然有自来水。”

    老爷子其实多想了,他不知道宫雪都当过三年知青,对农村的一切都熟悉得很。

    刚才看到地上是防滑砖,墙上贴着白瓷砖的卫生间,倒是大大出乎她的预料。

    这头相伟荣都“哈哈...”笑了起来,把修厕所的事情一说,这让宫雪感觉这样的农村才正常嘛。

    喝了几口茶,管敏义提出到附近走走看看,大家都还是第一次来班长老家,虽然是来吊唁逝者,但也想转转不是。

    农村吊唁,客人来,是没傻坐一个地方的。

    相伟荣看了下表,道:“我先去问一下白房先生,下午晚些有两个我们这的民俗过程我要一起去,问一下时间。”

    一听这话,管敏义等人连忙说让他先忙,不必陪着他们。

    “没事,还早。”

    说着跑去问三叔。

    “三点半买水,然后出庙,你提前十分钟到就行。”

    “出庙”,貌似就是告知本地的神灵自家有逝者要出殡,将来祭祀先人时,神灵们不要阻拦先人灵魂等等。

    如今这一项刚刚恢复,只不过庙里还没菩萨,拆掉十多年了,就到庙房子那意思一下就成。

    至于“买水”,就是祭祀一下本村最有名的一座水井,到几十年后自个都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为先人“买水”,还是“保证后人有水喝”。

    大概就是这意思,参加这两项的也只有逝者直系后代亲属,连永强这样的都不用参加,至于具体的说法,相伟荣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是村子里、村边走走,不是跑得没影去玩。

    自己和永强陪着一众人,出门往村东边走走,那风景比较好。

    村子东北侧两三百米外开始就是山,而其它方向是平坦的盆地,走走,自然就是看看山山水水呗。

    至于上山就不必了,反正明早都得上去。

    这帮赶来的战友、朋友永强都认得,由他陪着,一群大男人特意走得贼快,把相伟荣和宫雪两个落在后头。

    一出村,刚到村边的一大片竹园位置,这帮人就跑没影了。

    知道他们是故意的,两人也没加快脚步。

    这个点上村边原本就人少,平时早上下田下地干活的多,这几天人就更少了。

    牵上女孩子的手,就像“年轻时那样”,缓缓走着说说话。

    “真没想到你会来,电影那边配音的事忙完了?”

    宫雪轻轻柔柔地道:“早呢,我请了几天假,导演和主管的领导答应地很痛快,先安排其他人的,也不差这几天。

    你呢,事办成了没?”

    大概不想因为这事惹得大家不愉快,如今这宫雪也是有帮自己人在背后站场面的,导演不傻,犯不着因为这事得罪人。

    “成了,还算顺利...”

    走出竹林范围,前边就是条溪流,附近都是坡度极小的梯田,再远就是山。

    宫雪看着眼前的景色,道:“你们这和我下乡的地方很像,青山绿水,就是房子好一些。

    哈...还有柿子!”

    眼前老大一棵老柿子树,上头还挂着些小红灯笼一般的柿子,看着挺可爱的。

    “要吃吗?”相伟荣笑着问。

    “谁家的?”

    这些老果树都是有主的,这些事在农村待过的宫雪知道,不能乱摘。

    “甭管哪家的,我们村子,本村人摘两个吃不叫偷。”

    这棵柿子树是哪家的,相伟荣真一下子没法确定,倒是知道竹林另一头那棵是永强家的。

    小村子基本同姓,没那么严格的规矩,只要别摘太多、老摘就行。

    说着,也不爬树,从边上的竹篱笆那找了根够长的竹竿。

    敲两下,就掉下几个来。

    摔破了没事,剥开吃,甜得很。

    这棵柿子品种熟得早,村子里其它柿子这时候摘的话,得捂上段时间才能吃。

    “别多吃,当心嘴麻。”

    自然熟,再熟也容易麻。

    宫雪不管,好些年没这么玩了。

    看到她喜欢这个,还挺喜欢吃甜的,就道:“走,带你去偷好吃的东西。”

    偷?

    没事,就点农产品而已,这两天全村人都在自己家吃饭呢,自个两人只要别把人家整块地的东西都偷完就成。

    宫雪今天看到了吃饭的热闹场面,想得到这么个小村子的实际情况,就兴趣盎然地跟着相伟荣走。

    穿过几块菜地,到了溪流边,前头有一片穗头并不怎么丰硕的高粱地。

    下地,相伟荣直接掰高粱。

    “你怎么掰高粱?”

    这可是毁坏粮食了,宫雪担心地左看右看,怕附近有人看到自己这两个人在毁坏庄稼。

    “这是糖芦稷,特别甜、清口。”

    相伟荣才不在乎,这品种就是吃甜梗为主,粮食产量低,比糖梗还成熟得早,现在已经很甜了。

    掰了四根,收拾了一下,递给女孩子一长截“脑头”。

    贴别提醒:“下边的不甜,上头甜,和甘蔗倒过来的。

    小心点,这东西皮容易划嘴。”

    宫雪还真没吃过这,以前下乡的地方不种这玩意。

    小心撕开皮,一嚼肉,眼睛都甜得眯了起来。

    又松又脆又甜又清爽,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