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12章 我家的?

第112章 我家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剪水双瞳,不笑的时候就带着几分稚气与哀婉,还透着聪慧妩媚,娇柔得惹人怜爱。

    这会眯着眼睛,更是多了一丝可爱。

    “咔呲咔呲”,宫雪就没啃过如此好吃的糖梗,甘蔗是有比这个甜度更高的品种,却没糖芦稷特有的一股子清爽感。

    这姑娘和绝大部分第一次吃到糖芦稷的人一样,一旦啃上第一口,那就半天停不下来!

    边走边吃,掰来的四根,除了相伟荣自己啃掉的半根,其它都进了女孩子的肚子,连嘴角不小心被利刃一般的芦稷皮轻轻割了下都无所谓。

    看她嘴角有点疼,但忍不住继续吃,还吃得超快的样子,相伟荣是又心疼又好笑。

    忍不住道:“好了,慢慢吃,没人和你抢。等回沪上的时候,给你拉个一后备箱回去。”

    女孩子一瞄远处的那片糖芦稷地,睁大眼睛,眨巴眨巴问道:“偷?”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没直接回答她,因为看到前边李树星几个正在溪流边的坎上站着,带队的堂弟在指指画画,大概是在介绍附近的山川地理。

    “永强,有件事要麻烦你。”走过去,边走边喊了声。

    “啥事?”

    “刚才那小块糖芦稷地谁家的?”

    都是一条路过来,他们也应该看见了的。

    “你家的。”永强顺口就道,都不带思考的。

    “我家的?”

    “对,大伯没事种的。”

    相伟荣惊异,一边宫雪哈哈大笑起来:偷东西,结果偷到自己家头上了!

    每家都有固定的自留地,但河滩边整点沙地出来种杂粮、蔬菜很正常,时间一长,村人自然而然都会认同那点地盘也是你家的。

    自家自留地清楚是哪块,但多出来的这么点,相伟荣是压根不知道。

    去年当兵回来就去物资局上班,谁关心这个呀。

    “怎么了二哥?”

    永强这叫神补刀。

    “没啥,你雪姐喜欢吃糖芦,我明天没工夫,到时候你去砍些来,好让你雪姐带回去。”

    这时候无需说前因,说要他干啥就成,不然就成别人的笑话了。

    “哦。”

    不问,二哥说干啥那就啥,永强真是好兄弟!

    这季节,剡县出产的土特产其实并不多,像比甘蔗细的本土传统品种的糖梗还不是太甜,得再过半个月才好吃。

    至于甘蔗,气候、技术和品种原因,剡县的土品种虽甜又松,但长得就像武大郎似的,惨得很,外加产量低,所以很少有人种。

    种那个,还不如种细糖梗。

    村边,还有附近的山上倒是有锥栗树,但国庆前后就被基本收拾干净了的。

    桃子已过季,好吃的“国庆桃”都只是听说,还没引种。

    至于橘子...

    算了,水土原因,剡县只有两个村子种出来的橘子比较甜,像升高公社这块,包括上相村,谁种橘子谁傻蛋。

    酸!

    这时看到十来米宽的小溪下游不远处,有两个小孩在翻石蟹,也不怕水已经有些凉。

    宫雪大概在北方时间待长了,跑过去看得津津有味。

    小孩子看到这么个漂亮大姐姐看着,都不好意思继续翻石头。

    其中一个看到站着的相伟荣几人,灵机一动,把装螃蟹的玻璃瓶递给宫雪:“唧唧,送呗侬!”

    剡县话“姐姐,送给你。”,算是用普通话语法表示的方言,外人最好懂的一部分。

    好吧,宫雪听懂了,这一句和沪上话很像。

    她就要了最小的一只,这都很快不小心让它给跑了。

    又不敢再去抓,眼睁睁看着螃蟹跑进了溪水里、逃出生天。

    乐一乐就行,身上没带能给两个小孩的零食,问几个男人有没有。

    香烟有,零食没。

    相伟荣笑着对两小孩道:“你们两个,过会去白房先生那拿点奶糖花生,就说我让你们去的。”

    “谢谢二叔!”

    这下螃蟹都不抓了,两个小家伙一溜烟就跑。

    “你大哥家的?”宫雪问。

    “不是,村里基本上都是同姓,他们这年纪的基本上都叫我声二叔,二爷爷的也有。”

    几个人绕着村子背后走半圈回去,走到晒场口上,就看到三叔在付钱,那个姓王的厨子也在。

    “这是...林麂?”宫雪道。

    “不是,这是小麂,我们这叫老角麂。”

    地上躺着只深黄色皮毛的动物,长得像鹿,但小得多,估计也就二、三十斤的样子。

    边上还有几个人刚才对着它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宫雪听不懂。

    这会看到自己几人,都停下了交谈。

    原来是附近三亩头村的一位兼职猎户今天山上猎到的,运气不错,这算比较高档的野味,先送到这问问要不要。

    如果是野猪,白房先生和厨师是不会要的,哪有白喜人家吃那玩意!

    但麂子不同,算相对高档货,不差钱,自然被买了下来。

    相伟荣又对女孩道:“这东西炒咸菜味道不错,平时冬天才见得着。”

    听到两人的话,原本还想把这麂子洗剥干净后留到明天的三叔,立刻对厨子道:“辛苦一下,抓紧时间,晚饭来不来得及?”

    “没问题!”

    这位拎起麂子就往水塘那走,后头跟着好几个小孩看热闹,其中就有刚才翻石头抓螃蟹的两个。

    回了大哥家院子,小姐夫过来。

    “你要的香榧我打电话问了,运气好,北山那边昨天开始炒,品质今年还可以,我问他们的林产干部抢订了三百斤。

    一等品到今晚上估计也就这么点,明天上午的客车捎到崇仁,会放招待所去,钱过几天那边人再到我那取...

    区招待所房间也安排好了,今晚上随便几点过去都行。

    对了,要住几天?”

    “明天下午就走,就住一个晚上。”

    刚才已经问过,宫雪虽说请了三天假,邓国伟、李树星和吕少寅如果需要,也能多等一天。

    但能早回去总好点,犯不着耗着。

    至于管敏义三个,海门那忙得晕头转向,也不留他们了。

    都没问题,一天就一天。

    至于香榧,剡县、诸暨特产,九月底开始采摘,但要耗费时间堆起来烂掉外层青皮,再晒干,之后才能炒制。

    那玩意,果子成熟要两年,采摘、炒制又麻烦,还早个几天都不成!

    战友们、朋友们远道而来,总得带点土特产回去。

    ...

    等到三点多,相伟荣去套上属于自己的那身孝服,排着队去“买水”、“出庙”,一圈下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县里来的朋友们在今天中饭后都已经回去,而今天下午,是没有新来吊唁的人的。

    该来的基本上都来了,所以今天晚饭是人最少的一餐,而明天中午,人最多!

    乡人们已经知道宫雪是永棠家二小子的朋友,至少永棠是这么说的。

    至于为尧、为民两兄弟,之前都不认得宫雪。

    实话实说,以前不认识。

    乡人们这下再好奇,也不能在明面上多好奇议论。

    晚饭,一道在晒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