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16章 不会跑

第116章 不会跑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车子开到宛平路,然后就有点抓瞎!

    看地图这条路差不多有一公里长,房子在哪呢?

    这年月可不是找地方有什么导航地图,还好记得邓国伟说的门牌号,沿着宛平路由北往南慢慢开。

    看到路边有警察,干脆靠边停车问路。

    开着高级轿车问路,牌照虽是隔壁江南省的,但警察同志对这位司机师傅还是非常客气,有问必答,还详细指路。

    嗯,二十多、近三十岁的司机,这年月你开个高级进口轿车,没人会认为这车是你的!

    其实甭管开车的人年纪大小,在旁人眼里,你就是领导、大单位,或者高级涉外机构的司机师傅。

    私家车?

    那是什么玩意?

    不远,还有半公里不到。

    一到地方,不错,新造侨汇小区,和如今的普通住宅真不太一样。

    绿化好、间距大,六层楼的房子式样还带着股很浓郁的西方风格。

    当然,这是按照如今的眼光看,三十年后这样风格的房子到处都是。

    虽然才交付了两幢楼,其它几幢都还在最后的内部装修扫尾阶段,大门口已经有了门岗。

    这些楼,能算是最早的精装房,不是毛坯,省心实力就不省钱。

    一看是辆崭新的东洋进口轿车,门岗问都懒得问一句,直接放行。

    不怪看大门的不尽责,别说开进口车,就算是辆吉普,开车的、坐车的也是正经人,估计不是住户就是来看房子的。

    小车,代表着地位,距离这不远可是康平路。

    这级别的轿车,身份!

    2号楼,绿化带边居然还有停车位,设计合理。

    停好车,找到一单元,这就上楼。

    一梯一户,楼梯,这房子没电梯的。

    最底下架空层,一家一间杂物房;听邓国伟说,一楼卖给一个东南亚华侨了,貌似是印尼那边的,不大会来住。

    自己的房子在二楼,上头那套邓国伟的,吕少寅这家伙也不嫌高,买了四楼,都是同一楼道。

    不过想想也正常,别说这会,就算是90年代中期,六层结构的套房都是四楼最吃香、最贵,所谓系数最高。

    那年月流行搞单位投资房,领导们削尖脑袋都要四楼,貌似不住那一层就不是领导似的!

    结果又过了二十来年,发现四层的都不好卖了,因为到那时候,老百姓对于楼梯房的观念变成了楼层越低越好,一、二层的二手房最好卖。

    电梯房几乎一统市场的时代,走楼梯,累!

    少见的防盗门,普通的房子这会基本薄木板门,就是防防君子。

    门口一块新的棕垫,上头有脚踩过的痕迹,门一侧还装了个门铃。

    之前特意没打电话,按门铃。

    “叮咚、叮咚”两声响,里头传来声沪上话:“谁呀?”

    “开门,抄水表的!”恶搞一句。

    很快门开了,围着块围裙,套着袖套,还用快花布包着头发的宫雪站在自己面前,大眼睛瞪着自己。

    “还没住,才第一天打扫卫生,你们抄水表的也太积极了吧?

    同志,你该说查户口!”

    然后,她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

    真是个演员。

    进门,客厅都是拼花木地板的,换拖鞋。

    这房子自己还是第一次来看,果然如同之前邓国伟说的那样,客厅面积贼大,很西式,比几十年后差不多面积的商品房客厅面积还要大。

    这西式,绝对学的是地广人稀、房子随便造的西方国家的西式。

    采光不错,135平方,除了楼梯都没公摊,阳台还不算面积,实用面积绝对能有将来一百六、七十方的电梯房那么大,甚至还略有超出。

    说是三室一厅一卫,其实应该说成是三室两厅,饭厅和客厅连着。

    如今极少数就算住上套房的人家,也是客厅拿来吃饭,地方小,大家根本没个“饭厅”的概念。

    客厅那的沙发、茶几、电视机齐备,饭厅这段餐桌、酒柜也都摆上了,就是柜子门还开着,大概刚才宫雪正在擦。

    酒柜边地上还放了几个纸板箱,注意到有两个是茅台酒的箱子,估计不是邓国伟,就该是吕少寅送来的。

    瞄了眼客厅,然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到女孩子身上。

    但没来个拥抱啥的,因为从阳台那走进来个和宫雪差不多打扮,五、六十岁的妇女同志。

    “您好,先生!”地道的沪上话,很西式的叫法,或者说非常老上海滩的称谓。

    “这是胡妈,国伟请过来帮忙的。”宫雪介绍道。

    “你好,胡妈,你叫我小相就可以。”

    这会被人叫先生,别扭。

    小相?轮到胡妈觉得别扭,宫雪笑着解了围:“胡妈,你叫他伟荣师傅就好,他就喜欢这样。”

    这样合适,先生先生的,听着自己就像个解放前七老八十的资本家,别说现在听着难受,上辈子那会都听着别扭!

    貌似每个沪上的大户人家里都有个胡妈,至于这位,可能解放前就开始给别人当保姆。

    30来年过去,又把以前的叫法搬了出来。

    胡妈是来帮忙的,将来也是隔段时间就来照看一下这房子。

    这会不打扰主家,这胡妈又去阳台那洗刷东西去了。

    宫雪带着自己各个房间转了转,两个卧室里有床,最小那间是书房,写字桌和书柜什么的都已经摆好。

    有意思,这里是沪上,但这房子居然有暖气片,不愧为改开后的第一批侨汇房。

    小区大概有着自己的供暖渠道,连这个都考虑到,怕华侨们受不了沪上冬季的湿冷?

    就不知道那些木地板时间长了会不会开裂。

    到了副卧,这已打扫得干干净净,床上铺了垫被、被单,还有枕头和叠好的被子。

    “你要我看房子,那我回沪上的时候,这个房间就归我了。”

    看得出她是真喜欢这房子,就是这会说话时脸略微有点红。

    “不许睡这,要睡就睡主卧!”

    “死样!还早呢,你等着吧!”宫雪不甘示弱。

    笑笑,没怼。

    这一两年她可能真没结婚的打算,但既然愿意住到这来,这就已经表明心意。

    急啥,不会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