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21章 列车小社会

第121章 列车小社会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中午11点多,在隔壁的相永强来敲了次门,询问是否要一道去餐车吃饭。

    宫雪一点不饿,至于相伟荣更不饿,带了不少好吃的,就告诉堂弟两个等晚餐时再一道——列车要跑一天一夜多,谁上火车都会带些吃的,免得饿着。

    包厢里两人卿卿我我,不过都是年近三十的成年人,腻歪一会也就行了。

    宫雪继续看她的英文资料,相伟荣自个是干脆来了个葛优躺,舒舒服服在单人沙发上休息。

    这布面的沙发还真不错,都懒得爬到上铺去躺着休息。

    列车需要从金陵过长江,路过停留时间稍长的车站就下车透透气,老在包间里也憋气,后来干脆从宫雪那拿了两本影视杂志打发时间。

    就这么耗时间,总算到了近五点。

    “走了,吃饭去。”

    听这话,宫雪才收起英文资料,穿鞋,又去小小的洗手间洗漱了一下。

    出门,叫上隔壁同样闲得发慌的邓国伟和相永强。

    隔壁车厢就是餐车,白色主调,清爽敞亮,一眼看过去,餐厅里活动餐桌十二个,双面4人式餐椅十把,单面双人式餐椅四把,定员是四十八。

    这会只有四个外国人坐着,很空,但按照沪上站与这一路经过的几个中途站的上下客情况估计,等到用晚餐的旅客就餐完毕,48个座位都会被卖掉。

    硬座那边无座的乘客不少,其中部分经济条件还可以的无座乘客在补不上卧铺后,会选择到餐车找个座位。

    当然,这是要花钱的,但总比站着、地板上坐一宿舒服。

    干净明亮整洁的环境,餐桌上洁白的餐布,感官舒服。

    80年的餐车还不存在承包概念,像这种进京列车,厨师都是好手艺,甚至有从一些国营大饭店里想办法调过来的!

    跑车,甭管跑的是汽车、火车还是轮船,这赚的钱都多。

    这是趟沪上铁路局的列车,菜单一打开,四喜烤麸、水晶虾仁、油爆河虾这些沪上名菜都有,甚至都还有用鱼翅、海参等稀罕食材为主料的菜。

    高档!

    如今的远途列车上餐车就是这么牛,除了家常菜,还能让你吃到大饭店一样的好菜。

    当然,这价格并不便宜。

    你还别说黑,这年月坐火车买盒饭的人都不是特别多,会跑餐车这来吃饭的...

    绝对不差钱,或者不用自己出钱!

    这边点菜,由宫雪来,三个大老爷们是吃啥都无所谓。

    这时从厨房那推出辆送餐小车,往卧铺方向走,上头是大量的铝制饭盒,飘散着诱人的香气。

    这年月除了餐车就餐、菜品丰富之外,盒饭的品种就有限了,还是装在这种需要回收的铝饭盒里,两、三毛钱一份。

    不便宜,但也没到贵得离谱的程度,省钱得舍不得,有钱的来一份。

    这供餐方式还是标准的计划经济方式来:饭点前的两三个小时,餐车长就要早早地去各节车厢售卖餐票。

    之前没因为这事打扰软卧车的乘客,那是因为那的10个外宾都会到餐车就餐,而另外四位,中饭时就来吃的两位就说了,傍晚会来餐车。

    硬卧、硬座都要问,餐车长做完统计,餐车再根据客流和餐票售卖的情况将饭菜准备好。

    计划经济,什么都要做计划,按着计划走。

    之后把饭菜装在铝制的饭盒里,由餐车服务员推着小推车送到各车厢里,旅客再凭着餐票换取饭盒。

    这些个盒饭都是米饭上头盖上点肉和菜,跟将来的的盖浇饭很像,品种选择余地不多,大多是木耳炒肉、咸菜肉丝一类,偶尔有红烧肉的时候,在旅客中特别受欢迎。

    当然,红烧肉为主菜的盒饭比较贵。

    火车上吃盒饭是贵一点,但口味好,加上火车上吃饭不用粮票的特别规则,舍得点钱的,还是会要份盒饭解解馋。

    但再过十年后...

    这火车盒饭就开始不行了,餐车搞承包制,利润私有化,到时候火车上方便面大行其道,显然与这有很大关系。

    到时候火车上的盒饭常常是是又贵又难吃,既然国家规定旅客列车必须要有开水,兜里紧张的人自然会选择实惠、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宫雪点了几个菜,将菜单交给餐车服务员,后者微笑着,甚至还带点崇拜的眼神,显然认出她是谁来。

    还好,服务员素质很高,都是经过培训的。

    这年月会到餐车吃饭的都不简单,更不用说还在软卧。

    列车员看了眼点的菜,问了句:“还要点什么酒水?”

    宫雪微笑着道:“我白开水就行。”

    说着,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相伟荣还没开口,对面的邓国伟道:“茅台。

    班长,整个两瓶?”

    “你一瓶,我和永强一人半瓶?”语气调侃。

    自己半瓶多还行,但再多可就略微有些超量了。

    “算了,一瓶吧。”邓国伟没再坚持。

    这年月,不仅飞机上提供茅台酒,火车餐车上也有,区别在于:飞机上喝几杯不花钱,火车上得自己掏钱买。

    这时软卧车厢余下的八个外国佬,再加上两名外事人员也到了餐车。

    等上菜的功夫,又有些乘客到餐车用餐,没多久基本坐满。

    注意了一下,只有四位是从硬座那边过来,说的还是苏省口音,估计目的地今晚晚些时候就能到。

    车上不需过夜,所以才选择了硬座。

    其余的全是从卧铺方向过来的,一节餐车,这就把长长的一列火车分割成了两个社会。

    等到上菜,开吃,口味还不错,厨师手艺可以。

    三两53度茅台下去正好,一顿饭吃完就回包厢,正好洗刷一下早点休息。

    关起门来自成一世界,铁轨敲击声韵味十足,看向外头夜色中出现的灯光,这时候自己老会想:那些人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火车上白天不会有这想法,晚上就冒出来,很神奇,不知道其他坐火车的人会不会有这样的特殊感觉。

    宫雪还不想睡,自己自然不好这会就去上铺躺下,就坐在沙发上同她说说话。

    夜略深,烟瘾上来,就算能开窗也不在包间里抽,空间太小,免得熏着她。

    出门去车厢衔接位置,过道的小折叠凳上,值夜的女列车员看到有乘客出来,立刻起身。

    “没事,我去抽根烟。”相伟荣微笑着对其道。

    软卧乘务员看着很光鲜,其实也很辛苦,轮到夜班的人,都得这么在过道坐着。

    就算这节车厢里今晚无人下车,她都得在外边值夜,这是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