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26章 也无不可

第126章 也无不可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一顿饭吃了大半之后就没法好好吃了,这边宫雪多看了看相伟荣几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有些情谊心中明白就好。

    于此同时,刘小庆也在注意相家兄弟,她如今是知名演员,其实从中学毕业开始直到现在,都过得挺苦闷的。

    苦,心里很苦!

    70年从西川省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多少单位抢着要她们这批专业学生,结果因为派驻学校的一个人的一句话,所有学生全部去农村劳动,接受再教育。

    在宣汉的农场里劳动时,之前从来没干过农活的她是一肚子眼泪,当时就想要是有个男人能保护自己、帮自己干农活,那自己就嫁给他!

    可惜,那个男人一直没有出现。

    后来凭着自己出色的专业底子终于进了宣传队,之后是文工团。

    为了给自己更大的舞台、调入京城,与如今的丈夫结婚,其实自己同他没太多感情,这么些年基本上都处于实际的分居状态。

    至于如今还当着实际上的第三者,其实心里也是想找个依靠而已。

    下午在定陵,大高个一拉一拽甩开几个热情过头的影迷,护着自己离开人群的样子是那样高大威猛、令人心安。

    而在吃饭前,相家兄弟条件反射之下的动作,将自己与宫雪两人挡在他们身后,现在想起那一刻发生的事,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暖化了。

    男人,平时为你遮风挡雨,危急时刻能挡在你的前面,这就是男人!

    可惜,她这都是空想。

    一个一直与其保持新认识的普通朋友间的距离,至于大高个,话本就少,就算五个人在十三陵游玩时,也就是礼貌的聊上两句。

    不算拒人千里之外,就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像个机器。

    好吧,小庆同志事业心强,这会心里是暖了又苦,那两位都不是她的菜!

    刘小庆苦,宫雪心里是彻底暖。

    这顿聚餐最终草草结束,大部分人再次上大巴,先转距离并不远的京城饭店,宫雪和领导打了声招呼,也在这里下车。

    没人会说闲话,恋爱中的女人想与男友多点时间相处,天经地义嘛。

    这事,领导也管不了。

    人家都27了,明年28,你管个啥?

    今儿个饭店里气氛略微有点紧张兮兮,感觉得出来,连门岗这的检查也严格了不少,外人是进不来了。

    当然,宫雪没问题。

    到了楼层,与同住这一层的李翰翔分开,永强也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门刚关上,宫雪就抱住男人,眼睛露出的情感都能融化喜马拉雅山顶的万年坚冰!

    “爱我!”

    这个男人,值得她托付终身。

    当晚,宫雪没回话剧团宿舍。

    第二天一早,相伟荣开车送她去话剧团,下车时两人相视一笑,毋须多言。

    驾车回到饭店,时间刚好,大巴车还有5分钟就出发去承德避暑山庄。

    路远,中饭都是半道上解决,两百三、四十公里,下午3点多到地方。

    一下车...

    刮着风呢,还好今儿个大太阳,不然够冷。

    庆幸套着呢大衣,这个季节,避暑山庄晚上温度都在冰点以下!

    天一冷就没多少游览的兴趣,第二天走马观花一般看了些计划的取景地,当地景区管委会很配合,也很热情,还说到时候会拿出些真正的文物当道具,不少都是以前故宫调拨的。

    导演李翰翔也是个爱文物的,特别喜欢老家具,为此还特意去库房看了看。

    看着兴致勃勃的李大导演,相伟荣突然想到两件好玩的。

    京城硬木家具厂里还有不少次一些的老家具,那些自己用不上,晚些时候可以带他去看看...

    哈哈,貌似这是被自己截胡了,还得感谢自个这朋友热心。

    还有!

    上辈子听人说过一件事,记忆中似乎也看到过相关新闻,说这避暑山庄外八庙的文物管理系统里出了个监守自盗的家伙,还是个管委会里级别不低的头头。

    事情爆发大概是20来年之后的事情,特意留心,今天陪同的管委会人员中没一个年轻的。

    就不知道那个监守自盗,连文物上的故宫收藏油漆编号都不去掉的傻叉,这会有没有到这来上班了。

    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自己做一个旁观者,貌似也挺有趣的。

    当晚住在景区一处条件可以的宾馆,第二天又转了半天,午餐后返回京城,回到京城饭店夜都深了。

    一觉醒来已是11月,没急着再去找宫雪,当天先去琉璃厂,那边的黄信义、周国强已经给自己又找了些好东西,今儿个白天就在那边转。

    不仅琉璃厂的东西,还有些私人关系送来的好物件。

    体量不大,数量也不多,这些暂时用不着带回剡县。

    有地方放,宫雪在话剧团住的是单人宿舍,放得下。

    又在京城陪了宫雪近十天,如今拍历史剧严谨,先期培训是各种细节都考虑到,演员们也敬业,单单一个妃子们该怎么走路就练了半天。

    想做到出人头地,没什么工作是轻松的。

    要回剡县了,还是先去沪上,车子还丢在那。

    没选飞机,不差这一天,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对于长翅膀的家伙,相伟荣这心里总没有那么放心。

    一上飞机身不由己,自己不喜欢那种感觉。

    火车订票比较晚,软卧没有,硬卧也行,13号抵达沪上车站。

    吕少寅接站,顺便回家还车子。

    一家二楼,一个四楼,这接站回家还真是方便!

    十五号赶回老家,第二天就是奶奶五七,刚刚好。

    家中待了三天,又启程前往沪上,转道香江,之后与相永强一道飞伦敦。

    这次,身份是香江人。

    飞机上,永强问了自家二哥个问题,一个他之前老没想通的问题。

    “二哥,你说这趟不仅要去英国,还要去西德,我们去办什么事?”

    “前段时间我老做梦,这梦还很奇怪,好像是看到将来的我在干嘛。

    就像连续剧,这事还是国内的少,外头的多。

    这趟出来,我们就是到处看看,什么都不干。

    我就是想确定一下,梦里看到的那些个款七八糟的东西和事情到底现实里是不是真的!”

    对永强,自己放心。

    说的还是真话,因为前些天开始自己真的老做怪梦,大部分还不是梦见上辈子的事,更像是几辈子同时代的人生都捏到一块了。

    永强会信吗?

    如果是五年前,他一定会觉得二哥是在故弄玄虚、瞎扯淡。

    但如今不会,因为今年开始,社会上什么稀奇古怪的特异功能、奇谈怪论都出来了。

    梦到类似于相对论、多平行宇宙理论中的“其他自己”,貌似也不是彻底的天方夜谭。

    而且二哥已经够神奇,再神奇一些也无不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