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34章 穿越了

第134章 穿越了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没多久,剧组人员们陆陆续续到了餐厅,宫雪和刘小庆是一道进来,都穿了件蓝色调类似于羽绒服的棉袄,后头还跟着梁佳辉和丽妃的演员周婕。

    一看到正同导演李翰翔、主摄像师抽烟的相伟荣,宫雪眼睛里露出温馨的笑容。

    眼睛会说话的最高境界,这本事都有点让刘小庆和周婕羡慕!

    一桌十人,原本陪坐末尾的两位是主动插到边上两桌去了,都是机灵人。

    一看到宫雪几个过来,李翰翔笑着道:“赶快赶快,相先生正在发好东西,晚了当心没了!”

    自个左手边的座位自然是留给宫雪的,美人一坐下,就闻到点淡淡的好闻香味。

    “什么东西?”宫雪笑着问道。

    相伟荣还没开口,隔着个座位的李翰翔抢着道:“西德带回来的法国香水,内地可不大见得到!”

    “你别急!”这头相伟荣笑着对美人道,然后将手中的几个香水盒子一股脑递给同桌的另两名女演员。

    “小庆,小婕,见者有份。

    我们就是随便买了点,也不知道好坏,大老爷们不懂这个。”

    “谢谢相大哥,谢谢三哥!”演丽妃的周婕,舞蹈跳得贼好,脑子反应也快。

    同太公下永强排行老三,以前聊天时提过一嘴,没想这小姑娘还记住了,接过盒子,笑着谢谢。

    刘小庆也一样,这种国外捎回来的香水可不便宜,听说一瓶就可能得要自己几个月工资呢!

    给大家点小礼物,其实都是在帮宫雪赚人情。

    女人们有礼物,男人们也一样,比如李翰翔和主摄像都是烟民,自然有外国烟。

    梁佳辉也抽烟,相伟荣直接递给他一条西德货,英国烟香江有的买的。

    貌似这会海关只允许一人免税带回两条烟,但规定是规定,如今这安检程序,入境时压根没这么严格,两兄弟一共带了12条回来,过海关时也没人过问。

    还有一袋子伦敦买的小饰品交给宫雪,道:“这个你到时候看看大家谁喜欢,我和永强瞎买的。”

    半透明塑料袋,宫雪没见里边还有香水。

    但她是个聪明女人,没问为什么没她的份。

    这个男人不是粗心的人。

    这时开始上菜,速度还非常快。

    看着虽不精致,但也基本达到了大鱼大肉的水准,所有桌子上还是一样的菜品,剧组做到了一视同仁。

    没喝几口酒,拍戏累,大家输说说笑笑,那个周婕和刘小庆还问了些外边的事。

    对现在的大部分华夏演员而言,国外是新奇的,很大程度上也是令人向往的。

    听说两人还在外头拍了些照片,不少都已经洗出来了,刘小庆是喊着吃完就要去看看。

    没问题。

    一顿饭半小时搞定,连脑子活络的梁佳辉都要一道凑热闹去看看。

    欢迎,这样的工作环境才是令人愉快的,看来宫雪在剧组里人际关系相处的很不错,这不单单是她身份特殊的原因,自有其人格魅力在。

    李翰翔等人就不凑热闹了,就一个皇帝,一个皇后加两个妃子,又叫上了隔壁桌演鬼子六的张铁霖。

    去嘉宾楼套房的路上,相伟荣笑着对宫雪等人道:“刚才你们回来的时候我在楼上看到了,刚才李导在我没好意思说,其实你和小庆几个的打扮都有大问题。”

    “什么问题?”宫雪疑惑道。

    她们在戏中的装扮那是很专业的,道具、服装一项上精益求精!

    “头饰,你们梳的都是旗头对吧?”

    双手笔画了一下,就像个屏风。

    “有问题?”

    “皇帝、妃子们”都竖起耳朵听。

    相伟荣笑笑,道:“这叫穿越,阿雪,你们的发式穿越了。

    旗头是慈禧太后发明的,我猜你们这一段拍的是距离进宫不久,咱们阿辉演的咸丰皇帝还活蹦乱跳,老佛爷都只是个贵人啥的,哪来的旗头?

    当初的实际情况是你们该梳二把头,不是中间加了板子的旗头。”

    对呀,咸丰还在,何来慈禧太后?

    既然还没慈禧太后,那何来“旗头”?

    五个年轻人互相看了看,最后又都看向相伟荣,潜台词明显:都开拍了,咱们没胆去和导演说。

    “算了,将错就错吧,电影这东西,要是所有细节都尊重历史,麻烦死!

    旗头就旗头,个还高了呢。

    走,我那还有点带回来的小零食...”

    刚吃了饭,零食是吃不下了,但照片倒是让四个年轻人看得津津有味,包括梁佳辉。

    香江一屁股大的地方,也就是个中小型县的面积,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开香江,真没多少见识。

    照片上的伦敦建筑、英伦乡间别墅风光、慕尼黑的大街,最令刘小庆等人看了又看的是贝希特斯加登的异域风情。

    不过都是聪明人,也就是再小坐了一会,其余四人加上永强就主动告辞,留点私人空间给余下的这对恋人。

    等人走了,两个热恋中的男女就拥抱在一起,但没急着干点啥。

    温存了一会,让宫雪坐在床上。

    从旅行箱里拿出两个折叠起来、长又宽的衣服袋子,都打开拉链,从里边取出一黑一白两件款式不同、长度也有所区别的裘皮大衣。

    宫雪看到这两件衣服,就知道它们一定非常贵!

    “在法兰克福买的,在阿尔卑斯山我看不少女人都穿裘皮,挺好看。

    可惜买不到苏联产的紫貂皮大衣,这个是丹麦货,水貂皮的,略微缺点意思。

    来,穿上试试。”

    宫雪没说“这太贵了”一类的废话,人都给他了,还说什么呢?

    先穿黑色略长的这件,一套上,贵气!

    再试白色大袖口的,雍容!

    房间里有暖气,脱下大衣放一边,宫雪会说话的眼睛里透出浓浓的温情,道:“你买这个,我平时可真穿不了,会被人背后说闲话。”

    “资产阶级太太?哈哈...你自己掌握吧,大不了以后都是自己人的时候再穿。”

    没强求,时代在,跑得太快会扯着裤裆!

    帮着男人家把衣服收好,宫雪又道:“事办得怎么样了?”

    “挺顺的,还有点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