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45章 这是所有人的家

第145章 这是所有人的家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车队位于物资局下属各单位地盘“地形上的最高点”,从上往下缓坡,各单位所在的地盘就像一个个又长又宽、上下连接的大台阶。

    油库就挨着最高一级“台阶下沿”位置,房子实心青砖砌,结实,上头是大块的青瓦,原本唯一的窗户还是被砖头砌死了的。

    厚实的铁皮木门,开关时边沿就算有碰撞也不起火星,看着低矮,里头有货!

    码放了好几十个灌满的200公升大油桶,其中大部分是脾气暴躁的汽油。

    这些个油桶其实还是小意思,油库地下埋着一大一小两个总容量好几十吨的大油罐,大的里头装汽油,小一些的是柴油。

    要是爆了...

    “台阶”外沿百分百会被炸开,下一级“台阶”是金属公司的办公室与仓库,就算成火海,那些个钢筋啥的也成不了助燃剂。

    但再下一个台阶属于化建公司的仓库群,里头储存的化工产品五花八门,比如被人偷偷摸摸拿去毒狗的氰化物,就在危险品库里存了不少。

    氰化物,工业上要用。

    而且...

    附近还挨着农资公司的大库房,里头各种化肥堆成小山,其中单单硝酸铵化肥就至少上百吨!

    至于再往下...

    那是燃料公司的地盘,还好,燃料公司的大油库不在县城里头,没那么傻大胆。

    但这也够了!

    要是车队油库爆掉,这片山坡必定成为火海,坡下附近民居也全得遭殃。

    火一但烧到硝酸铵仓库,直上土飞机都不一定,等同于小型原子弹!

    就在三个猛男冲向对面起火宿舍楼的同时,楼上两位妇女同志,一个赶着打电话,另一个叫上几个大一点的孩子飞快下楼。

    如今没119,手摇电话机转接消防队,速度其实也挺快。

    但消防队在两、三公里之外的艇湖山脚,赶过来得花点时间。

    动员孩子帮忙也没错,这年月在单位里长大的七八岁孩子,可不是40年后温室的花苗。

    一个个野得很!

    从小住在车队,耳闻目染之下,都知道如果出现万一情况,自己该跟着大人们怎么办。

    油库门前一侧有个水泥、砖头砌边的沙坑,女人加上孩子,用手、小铁畚斗,快速往门底空隙位置堆沙。

    封门,不是把门都遮住,想那么干的话,就算把防火沙坑里的沙子全用完了都办不到,只要挡住空隙就成。

    一等这干完,年纪最大的两个孩子跑去北侧不远的洗车点,一个拉过来长长的黑色皮管交给自家妈妈,另一个守着大水龙头,随时等候命令。

    如果对面的火控制不住,空气太热或天上“飞火”,这大水龙头就得往油库房子上头喷水降温。

    车队不仅仅是职工们上班的地方,也是所有家属们的家!

    保护家园,无论大人小孩都会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

    ......

    起火点是在二楼,但就在相伟荣三人冲入筒子楼时,一楼也已起火。

    筒子楼里的人家做饭不用柴灶,不是用蜂窝煤炉就是煤油炉,这会看来有可能煤油炉失火,而这玩意几乎家家户户都有。

    一但火势加大,煤油加木头,根本控制不住!

    有两个老人从楼道里跑出来,都没去理会他们在喊啥,相伟荣就对着另外两人大声道:“我和永强踢门,老张,灭火器准备!”

    发觉一手一个灭火器有些碍手碍脚,把三个放楼道口,相永强和自己一人一边,一间间踢过去。

    木头门,一脚就能踹开,踹开就蹿进去看有没有人

    第三间一进去就看到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往外跑,跑院子里去!”

    两小家伙都有点吓傻了,听这么一声吼才反应过来,撒丫子往外跑。

    楼道里烟火气越来越大,很快,一楼二十几间的门全给踹开,最危险的是起火那间,都已经头顶楼板冒火,还好里头没人。

    没法救火,救人要紧!

    永强在最后一间房子里胳膊夹了个孩子出来,跑到楼道口外往个老人手里一塞,立刻跑了回来。

    “上楼!”相伟荣拎起个灭火器,打头就往上头跑。

    烟在二楼通道上方蔓延,耳朵边能听到小孩的呼救声,还有“噼里啪啦”不知道什么东西点燃后的爆裂声。

    继续踹门,烟熏火燎,三人头发都被烤焦...

    就这么点功夫,三人整整抱出、夹出、丢出17个老人、孩子!

    丢,最后几个真是从窗口往外丢!

    有几位金属公司、化建公司的人也赶过来帮忙,试图救火,但这会他们上不来了。

    一楼通道已经被烟火彻底包围,楼梯成了大烟囱!

    有装卸工兄弟在,六七岁的小孩往下丢,下边人轻轻松松就给接住。

    到最后第二间时,“轰”一声,感觉整座楼的温度都暴升一截!

    原本在门口的张伟大是一步蹿了进来,大吼:“楼梯那火上来了!”

    说着,还把之前踹开的门给紧紧关上。

    “麻烦了!”

    通道已经不能出去,那会死人的!

    三条猛男互相一看,相伟荣一脚踢在靠南侧的墙上,那还有最后一户,不知道里边有没有人。

    “砸墙!”

    最后一个灭火器给倒过来,两种液体混合之后,灭火剂狂喷而出。

    不灭火,灭火器当大凿子,加上脚猛踹,很快就在木头墙上打通个能过人的洞。

    这边没人。

    管不了那么多了,从窗口出去,加上窗口的墙距离地面有四米多高,除去胳膊和身长倒也不是太高,三人安全落地。

    这会才知道为什么刚才温度猛然爆升:这一侧城隍山顶空军观察所的战士们,在发现火情后也赶下来救援!

    可他们不是专业的消防战士,筒子楼入口被烟火包围,为了进入救人,战士们把另一头的墙板给撞开。

    这下麻烦了!

    空气形成对流,烟火变成往两头蹿!

    不怪战士们,这是他们这会要救人的唯一办法。

    三楼,三楼怎么办?

    脑子这才转过来,上辈子时这座楼也被烧了,但是不是今天...

    谁记得住!

    那次也是和今天差不多的情况,先从二楼跳窗,之后是攀墙上三楼继续救人,但上头貌似就没什么孩子,奇了怪。

    成年人跑得快,似乎有两个妇女是跳窗下来。

    脑子刚转到这呢,真发现一扇窗户那有人准备跳窗逃生。

    这边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永强已经沿着墙上的雨水管飞快地上去了,自己和张伟大两人跑过去准备接人。

    “快跳,我们接着!”

    两个金属公司的装卸工已经在那喊,上头豁出去下来一个,脚朝下,顺势一卸力...

    脚崴了,死不了!

    第二个又来了,再不跳就得被火烤死!

    下边几个男人心中都是一声“他妈-的”!

    头朝下,没得思考,几条有力的胳膊硬接。

    个子小,不到一百斤,吓傻了的这个女人总算保住一条命!

    这时看到三楼一个窗户那永强探出头,大声喊:“二哥,准备接人!”

    他抱着个孩子呢。

    到这会,总算有人拿来了几床棉被,六七个男人将其绷紧撑开,上头的永强看准了,直接把人给扔了下来,然后自己在窗沿上两次借力,轻飘飘的就落到地面。

    灰头土脸,“上头应该没人了。”

    从三人冲入筒子楼到这会,其实才过去不到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