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47章 与己无关

第147章 与己无关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半小时后,隔壁新昌的消防队赶到支援,等曹娥与会稽的消防队抵达时,车库对面的宿舍楼都已经彻底烧塌。

    单个县的消防力量有限,万一碰上重特大火灾,兄弟县都会紧急支援,哪都一个样。

    到这,临时灭火指挥部总算得到个好消息:电机厂厂长报告,经过职工们的统计和几次反复确认,宿舍楼里的人都安全出来了。

    除了个跳楼崴脚的,还有些孩子之前被吓着了之外,没有任何人员伤亡!

    何秀林算是松了口气,群死群伤算是避免了,接下去只要控制好火势不蔓延,这事就能很容易地揭过去。

    特意找到相伟荣、相永强和张伟大三人,一个个与之郑重握手:“谢谢!同志们,谢谢你们的勇敢行动!

    对了,咱们应该叫相永强先生。”

    对此永强难得笑了下,其实直到这会,村委会都似乎忘了要上报他已经自动脱离了党组织的事情。

    不再是内地户籍那一刻,他就自动不是党员了。

    ......

    马路对面一堆水枪灭火,这头不间断往油库上头喷水。

    有惊无险,三个多小时后,这场大火才算是被扑灭。

    但事还没完,救火指挥部是暂时解散,空军战士们也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山顶的驻地。

    地方上等忙完这一阵后自会去慰问、感谢,但不是今天。

    没空呀,因为救援指挥部又在县政府那成立。

    救火、救援差个字,工作不一样,后者事更多。

    最简单,也是首先要解决的是:七十多户国家企业职工没了家,今晚在哪过夜就得安排好。

    江南的一月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能投亲靠友的还算好,一下子解决不了的就要安排临时住的地方。

    各招待所先对付着,还要调集救灾物资,像棉被、御寒衣物这些,够县里忙上一阵。

    后续问题倒简单,重新造宿舍,电机厂效益好,县里再略微支援一下,新宿舍起得来。

    受灾户们损失惨重,房子烧没了,至于财物,除了空军战士们抢救出来的一部分一楼住户的少数家当,其它一切都毁之一炬!

    还好,人都安全,有组织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心还算安定。

    至于起火原因也得慢慢调查,但谁都明白,除非能从起火时在楼内的人那问出点什么,不然这个最终也就是笔糊涂账。

    电线老化起火?

    炉子烧东西不慎失火?

    被关在家里的哪个毛孩子调皮玩火闯祸?

    一切都有可能,想从技术手段得出结论是不可能的,因为最初的起火点已经彻底不见。

    火灾现场除了那些个残存的青砖柱子,外加些快彻底烧成碳的木头梁,电机厂的这座宿舍楼都不存在了。

    找起火点?

    找个球!

    手续问题,县里派人分开问相伟荣三人,知不知道宿舍楼里头是哪间最先起火。

    三个猛男都没事先合计,这都居然回答一致:光顾着踹门救人,那时候谁还有功夫注意哪先起火!

    例行公事式的询问,老江湖式的回答,谁都不当真。

    其实三人都知道哪间最先起火,只是不约而同都不想说、懒得说。

    不管什么原因起火,房子是全烧没了,但没死人。

    这情况下一定要确定起火点,让某个人被人说闲话,甚至背上这次特大火灾的责任...

    这有意思吗?

    对别人来说有没有意思不知道,对此三个人也不关心,反正和自己无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句没注意、不清楚、忙着救人,干净利落、与己无关!

    县里鸡飞狗跳好几天,这边车队里,陆陆续续有电机厂的职工带着孩子来表示感谢。

    私人感谢三个勇士,电机厂还特意做了锦旗送车队,单位间也得意思一下。

    物资局不差钱,车队同样不差钱,要的是好看的锦旗!

    等到县里忙完一阵,这已经好几天过去。

    何县长在县委会议上提议,要好好宣传,同时表彰一下这次火灾救援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和事迹。

    什么“死保油库”这些自动忽略,重点定在火灾无人伤亡,救火英雄们救出好几十个孩子上。

    不单单精神上奖励,物质上也得表示一下,一把手和委员们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重奖!

    英雄很多,最突出的三名救火英雄全是复员、转业军人,两名国企职工,第三位还是香江同胞,很有点外宣的必要性。

    每人除了一本定做、精美的大大表彰证书外,还要重奖500元!

    普通职工一年的工资、补贴,绝对的重奖。

    至于其他有功人员也得表彰,树立起社会上敢于见义勇为、挺身而出的良好风气。

    就这么办!

    派人联系物资局,结果...

    求红高局长为此特意跑县委县府大楼给一、二把手当面做汇报:“...我们局的张伟大在车队,可相伟荣和他堂弟不在县里,前几天就走了。”

    “去哪了?”一把手问。

    “说是去沪上看旧伤、继续治疗去了。”

    “联系得上吗?”

    求红高报之苦笑,难得凑一块的何秀林旁敲侧击了两句,意思就是对这“去沪上”别当真,人家这会天晓得跑哪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清楚?”一把手继续问,有些遗憾。

    好吧,求红高还是不清楚。

    没辙,少俩主角,但表彰大会还得开。

    少了两个怎么办?

    没问题,有办法,找合适的人代领呗。

    永强母亲不愿抛头露面,结果小弟相为民给抓了壮丁,代堂哥领奖。

    还把相永棠从村子接到县里一趟,为其自家二小子代为领奖,穿着一身崭新的列宁装,好好风光了一回。

    老爷子钱不缺,但这次代二小子领奖,感觉比二十几年前,自己作为先进生产队长参加县里的表彰大会还光荣!

    只有张伟大是亲身领奖,笑得阳光灿烂。

    不为钱,就是个光荣、高兴!

    两人真去沪上了?

    没,就是个由头,这会两人开了好几天车子,都到了华夏西南地区的山城!

    山城都不是目的地,这一次跑得够远,这路况也够艰苦,开的是“皇冠”。

    这车万一出毛病的话,一般小地方没法修,但它也不大会出问题。

    新车开头这几万公里,只要做到按时保养、合理驾驶,它连个小毛病都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