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54章 江口镇

第154章 江口镇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吃饱喝足,这就要返回洪雅,乘着这功夫,相伟荣单独给了江敏个信封。

    “江庆、江锐还小,嘴巴闭不住。这个留着给你们三姐弟当零花钱,别让你爸妈知道。”

    江敏“嘿嘿”笑笑,小心收好,表示明白!

    叔叔给侄子侄女点零花,正常情况;相叔叔出手,信封里估计还不少!

    晚上十一点才回到洪雅中学,从车里搬出来的东西再次让江世健夫妇吓了一跳——这个当叔叔的,这次显然是把孩子们两三年的冷天衣服都给包圆了!

    懒得多废话、客气,赶着回招待所睡觉去。

    第二天,开车去乐山看了看大佛,当晚回来又在江世健家里吃饭,明天就要回程了。

    三个孩子依依不舍,江敏还说:“相叔叔,要不我考完就报复旦,那离你们那近。”

    对此,相伟荣笑着道:“近不近其实一样,以后我这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估计不会少跑,你不管是在京城还是沪上读书,就算去北美,叔叔都会去看你。

    最重要的还是看分数,到时候你考完估好分,要听你爸妈的意见,这方面他们才是专家。”

    说到这,加问了句:“我都忘了问你,以后想学什么专业?”

    江敏,理科生。

    超级学霸,父母都是全地区首屈一指的名师,这才有立志考入清北复旦都还心生选专业的资本。

    “我想学经济一类的,不想以后搞研究,一天到晚待在实验室里。”很有点想法。

    理科生学这个也正常,什么文科理科,学起经济来其实都一个样。

    高考,不管是现在,还是几十年后,说白了就是块敲门砖而已。

    对她这想法,相伟荣思考了下才道:“自己喜欢就好,就是现在学经济,咱们是计划经济几乎还在包打天下,又试图慢慢动一动市场经济的心思。

    大学里学经济得学科很多,我不懂里头的弯弯绕绕,也搞不明白。

    不过就那一句,以后要是想出去深造,物质问题上,还有如果要打打关系就找我,我去给你想办法。”

    金钱开道,无论何时,除了少数情况,几乎都是无往不利。

    办不成?

    那是钱不够多!

    当然,少数情况除外,有些事不是能用钱解决的。

    吃完饭喝会茶,明天一早就走,到时候就不来这告别了。

    江敏请假没去上晚自习,三个孩子都围在边上。

    这次离开,孩子们就不用给他准备什么分别礼物了,以后有空还会来,自然还有相聚的时候。

    这时李寿兰从卧室里出来,一手提着个大包裹,一手拿着一大一小两个小小的棕色药瓶。

    “伟荣,这个你带回去,你们那没有,我们其实也用不上。”

    接过两个瓶子,一看瓶盖外头是用厚厚的蜡封口的,就问了句:“麝香?”

    坐一边的江世建道:“小的麝香,大得那个里头是熊胆。

    你退伍时不是说存点这些药材有好处嘛,前年年底我就托你们团里的人从雪区搞了点。

    我们家其实用不上,你人面广、朋友多,说不得哪天就能拿这些做人情。”

    对好兄弟不用客气,收下。

    这边李寿兰打开包裹,笑着对其道:“这件东西还是前些年你送我们的,之前给的18张旱獭皮我和你江哥留着,过些年老了可以做衣服、护膝,不怕风湿。

    这张雪豹皮放我们这是浪费好东西了,你带回去...

    别推,你送我们东西我们也没推,你要是不嫌弃以前送我们的东西又送回给你,就拿着!”

    高原雪区出皮草、药材,76年之前对地方打猎队都没有任何限制,管你是什么动物,都能成为猎物!

    那年月华夏法律严格禁止、不能猎杀的,估计也就是大熊猫,连西双版纳的亚洲象貌似也不在真正的严格保护范围之内。

    这是张成年公雪豹的皮毛,就是因为它,李树星挨了一枪托。

    上辈子几十年后和朋友说起雪豹,有人说雪豹最大也就110斤左右,可记得这头自己亲手猎杀的雪豹体型远远大于这个数值!

    世界纪录?

    那年月谁在乎这个呢。

    收起来,没推,这是江老师一家的心意,这张豹皮大概也是这家人珍藏的物品里最宝贵的东西。

    重行打好包裹,装进个纸板箱里收好。

    李寿兰给三人蓄上水,又道:“下次来,你可要把弟媳带过来...”

    “问题不大。”相伟荣笑着道。

    前两天问过个人问题,说过有个女朋友的,这会说说笑笑,一直到晚上十点多两兄弟才告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分别就是下一次相聚的起点。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时,两人就退房离开招待所,免得晚些江老师他们要是来送行难受。

    顺道要把房钱也结了,但没结成,老当权派在这留话了的,值班员得给人家大校长面子。

    没强求,驱车往梅xian方向,两个来小时的时间,汽车过丹棱、梅xian、彭山,到了距离彭shan县城不远的双江人民公社,公路边上不远就是岷江河道。

    这一带地区自己熟悉得很,连这小小的双江公社的小吃部,前些年路过时都来吃过两回,记得貌似那的龙抄手味道不错。

    这会是冬季枯水期,一到这时候大半个西川省的电力供应就会变得紧张,各县城停电属于家常便饭。

    没办法,各条河道冬季水位降低,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发电量严重不足。

    这会站在路边看了看,岷江水位很低,露出大片的河滩。

    靠近公路这一侧的河滩上有几个人在梳沙子,大概是家中准备造房子还是其它啥的。

    “走,去看看。”对堂弟道。

    沿着踩出来的小路走下河岸,相永强在后边问道:“张献忠的沉银就在这边?”

    “就在这一段,这里应该是中心区,上下最多一两公里。

    什么双龙对双虎,全蒙人的...”

    双江公社就是几十年后的眉山shi彭山qu江口镇,至于眼前的河道内,就隐藏着华夏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张献忠沉银!

    当然,这会的当地政府还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