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56章 一级文物跑不了

第156章 一级文物跑不了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川西大地一直流传着一首有关张献忠宝藏的民谣:“石牛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玄乎,也有说成是“石龙对石虎”的,300多年来这首民谣其实一直在误导世人,搞得每次在河边发现石牛、石龙、石虎后,都会引起一堆的猜测。

    实际上,岷江的这段河道才是真正的沉银地。

    但文物分布实在太分散,当初船队因为水战而沉没,船只分布本就分散。

    季节还应该是在农历的九月,岷江水位并不是一年中最高的时候。

    当年随船而沉的那些个财货,绝大部分该在如今的河道水面之下,而不是河滩位置。

    不过事无绝对,这段岷江不是下游的三峡,那的河道别说300来年无变化,3万年估计都变不去多少。

    3个多世纪,河道底部沙石随着水流的冲刷,特别是洪水的侵袭,与沉银时相比,这段河道底部还是会有些变化。

    当初流水处,先在有部分是河滩也有可能。

    既然探测器有动静,那就挖!

    搬石头,再撬,忙乎了才几分钟,两兄弟哈哈大笑起来!

    真有东西!

    一个压扁了的破搪瓷缸子水杯,七扭八拐的,年纪不超过50岁。

    不过到这会相伟荣也想通了,自己是老天爷给了作弊功能,但想着什么都坐享其成也是不现实的,得付出点努力。

    儿时奶奶和自己说过个故事:一个上辈子积德行善,老天爷都想让他这辈子发财过好日子的单身懒汉,因为实在太懒懒,结果给饿死了。

    神仙把金元宝浅浅埋在他家院子的菜园里,想着让他发财,可这懒汉是菜都懒得种,直到饿死,都没发现那些金元宝!

    就算老天都帮你,那也得自己努力最后那么一下子才行。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找上一、两天。

    两人换着来,用探测器沿着低水位才会露出的河滩慢慢搜索,今儿个冬季暖阳,河滩上互动活动,就当是补钙。

    探测器时有反应,一个来小时功夫就挖了十几个点,什么钉子、破铁片有不少,还有啤酒瓶盖,甚至还发现枚烂得不成样子的乾隆通宝,就是没和张献忠沉银宝藏有一丝关系的东西。

    看了下表,十一点多。

    对堂弟道:“走,先去吃饭,那个公社小吃部里的抄手不错。”

    双江公社小吃部,这个公社唯一一处对外开放的餐饮店,就在公路边。

    几间木头平房,木头门板那种,这样的餐饮点别说如今,几十年后在西川也很常见。

    类似于苍蝇馆子,还兼具茶馆功能。

    这个点上,里头也没多少人,大部分还是来喝茶的。

    公社小吃部嘛,吃个早饭的人有,正餐的少,餐食也只会供应到中午十二点过,晚饭是不供应的。

    公社小地方,谁到饭店吃晚饭呀!

    至于茶馆功能,这西川附近一带,每个公社必有茶馆,甚至大一点的村子都有茶馆。

    房子老旧,木头桌子、凳子,看到两兄弟是开着轿车来吃饭,不说服务员,小吃部里唯一的大厨都从简陋的厨房出来招呼。

    大领导来,可不得摆脸色!

    “两位领导,吃点啥子?”中年男厨师热情道,“昨天刚做了甜鸭子,还有半只。”

    老板开小车?

    如今还没这概念!

    甜鸭子,当地县的名菜,鸭子卤法做。

    至于推销昨天做的卤味,这会冬天,昨天做的卤味今天吃,那也算是很新鲜的了。

    这边相伟荣一听,笑着用川话道:“原来还想着来两碗抄手,既然有甜鸭子,那就吃饭。

    米饭还有吧?”

    “有,当然有!”厨师笑着道。

    相伟荣从口袋里掏出包烟,递给厨师一根,这位眼睛一亮,忙不迭接过去!

    中华!

    之前就只在电影《庐山恋》里见过,别说抽,实物都没见过,别看这两位年轻,还真是大领导!

    大领导,不是简单的指某个人的级别,只要大部门出来办事的,就算个办事员,那也是大领导!

    人家出来,代表的就是单位。

    至于这烟,前两天在蓉城友谊商店里买的,这趟带来的国产烟抽完了,老抽外烟觉得口干。

    “一个鸭子,炒个回锅肉,再搞个炝炒油菜、麻婆豆腐,还有,豌豆尖汤别用刷锅水,用清水煮。

    泡菜别小气,多上点,要是有洗澡泡菜最好。”

    吃点常见川菜,这菜名是张口即来。

    这几样都是这一带任何馆子里都常备的,没这回锅肉、炝炒油菜还开个球的餐馆!

    果然都有,酒就不喝了,泡上两杯茶。

    不是茶杯泡,这用的都是茶盏,茶具质量一般,但地道!

    茶叶好不好就别去计较了,喝点热茶舒坦。

    特色卤味甜鸭子最先上,看着色泽红亮,入口咸甜、回味悠长,这位厨师手艺不错。

    先吃着,炒菜速度快,等最后上泡菜和豌豆尖汤时再盛碗。

    菜开胃,一人一大碗饭,爽!

    付钱、付粮票,再喝了会茶,这才离开。

    车子开回原来的位置,给探测器换了块电池,继续搜索。

    几分钟后,相永强道:“这好像有点花头,反应很大。”

    “有多深?”

    “说不来,不会太深。”

    挖呗。

    先把上头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往附近扔,才往下挖了二、三十公分这水就冒了出来,边上两三米外就是流淌的河水。

    脱了外套、撸起袖子继续挖,坑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深。

    挖着挖着,手又抓到块石头,打算拿起来往边上丢,结果...

    “怎么这么重!”

    边缘还有点割手,从水里捞出来,金晃晃一个疙瘩!

    “卧槽!”忍不住说了声——这丫个就是个金元宝!

    鞍形金锭,水里甩了甩去掉泥沙,拿在手里仔细一看。

    金锭内底錾刻着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吏杨旭,匠赵。”

    永强凑过来看了两眼,道:“还真让我们找着了。”

    递给他,相伟荣道:“这应该是明朝那会长沙府上供藩王府的岁供黄金,明末长沙就是让张献忠给攻下来的。

    长沙藩王应该叫吉王,打下城池,吉王府里的东西自然归了姓张的。

    五十两,够大!

    明朝那会金锭一般也就五两、十两,这么大块头,出处清楚,一级文物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