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生在世天地宽 > 第181章 鬼镇无人

第181章 鬼镇无人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人生在世天地宽 !

    把步枪竖在一边,取来台探测器,这才刚一打开,感应圈将将靠近地面,永强就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感应声。

    仓库里到处都是废金属,烂七八糟的废铜烂铁肉眼可见,这会都还没顾得上清理,探测器有反应是很正常。

    但这反应也太明显了!

    一旁搬杂物的相伟荣道:“160年前有个神经病在下头埋了一堆的财宝,挖开了我们两个搬都要搬上半天...

    先搬东西,过会再确定埋的范围,有得我们挖。”

    美国东部的无数宝藏传说中,有这么个故事:1820年初,有个叫托马斯-比尔的人,与其合伙人一起找到处有丰富金银含量的超级富矿,两人在矿区秘密开采了两年多时间。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只有这个叫比尔的家伙回到附近城市,在个熟悉的旅馆,给老板留下份数字密码式的藏宝图后又消失了。

    藏宝图一直没被破译,按照旅馆老板留下的说法,那批财宝数量惊人,重量都能以吨计!

    至于里边有什么,无人知晓,传说中也只是谣传是数量惊人的金砖与银锭。

    这会时间还早,干活要紧。

    先把废仓库里一堆烂七八糟的东西全扔外头,有些金属件具体到底是干嘛,两兄弟的都看不出来。

    东西方习惯不同,连一个没了柄的斧头,造型都和老家的常见品种有些不一样。

    永强是在仓库内角落的泥地里发现这个锈迹斑斑的斧头,上头还有生产商的标记,19世纪早期的产品。

    1828年,日期敲着。

    “这斧头不错,磨一磨还能用。”

    正在把个烂柜子往外丢的相伟荣瞄了眼,道:“那就带回去,这东西卖到专门的收藏商店,都能值个二、三十美元。

    在美国,这样150年前的斧子用着有面子。”

    卖是不会卖的,这是柄小型木工斧,永强是真准备把它磨一磨,再装个柄之后自己用。

    圣费尔南多谷的大别墅花园超级大,有个小巧灵活又锋利的斧子,修一修那些大树枝丫都方便。

    拿出去放车斗里,免得到时候给忘了:家中用得上的工具,不拿白不拿,估计两百来米外那片墓地里的家伙们不会有意见。

    有意见也不在乎!

    永强回到仓库,把几根烂木头往外丢,顺便问堂哥:“有点奇怪,二哥,你说这种鬼镇,还有前头的矿场里应该有不少旧货。

    这老美几十年的东西就当古董,都有人要,找一找能搞不少钱,可我看也没什么人来动过这镇子,都不要发财?”

    相伟荣正把几块烂木板搜集到一起,道:“所以说美国人就是种矛盾的动物,一边最不讲道理,另一头又喊着吼着最讲法律。

    这的房子和土地以前都有主的,绝大部分人就不会来这种找宝贝,除非得到土地所有者的同意。

    有人住的时候也一样,只要有一个人还在,跑着来寻宝,当心挨枪子。

    美帝是纸老虎,真敢这么干的二愣子总是少数,为了点小钱犯不着和别人对上,更要担心警察追查。

    到这会,原本住在这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走了,想找到继承者难得很,或者法理上的继承者都不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镇子上其实有土地可以继承。

    美国有房产税,只要税务一拖欠,土地就会被政府没收、拍卖。

    这地方暂时鬼都不要,我估计除了最晚搬走的那一两家,这所有的土地和房产都已经归了当地政府。

    但这样的土地和传统国有土地又有些不同,因为欠了房产税,但又没人买,其实土地和房子是欠了政府的钱。

    这东西是地方政府的,至少房子是,具体的我也说不来,反正不能光明正大挖,所以一般想玩玩的寻宝者也不会来...”

    著名国际双标就是这样,对外双重标准,内部也如此。

    一边可以将一切社会道德、准则全当不存在,另一边又整得什么都讲法律、遵守法律似的!

    虚伪,十足的虚伪!

    里边的杂物扔了个七七八八,走出门口,相伟荣又道:“其实最重要还是这的地理位置生得好,附近四、五百公里内没一座大城市。

    要是距离大城市近,人一多,这样的鬼镇也该早被少数不讲道理、不管法律的寻宝者挖地三尺了。

    州际公路都在100公里之外,至于普通公路,这附近南北纵向几百公里本就是矿业区,这样的鬼镇和荒掉的房子到处都是。

    还住这附近那些小镇上的人对这些荒房子早习惯了,就是年轻人心血来潮找刺激想寻个宝,也不用跑这么远...”

    习惯成自然,就是如此。

    这会已经是下午四点,拿出车斗里的十字镐,甩开膀子开始挖。

    一个挖一个装,忙乎了个把小时,外边天色渐暗,这才离开。

    仓库建造时间应该远晚于那个比尔藏宝的时间,绝对不会早于本世纪初,应该还修过几次。

    东西至少在地底下一米多,今天是挖不到的。

    犯不着挑灯夜战,这一带自然环境算是开放式树林,林木只沿着缓坡间的山沟分布,其它地方基本上是草地。

    傍晚一降温、空气对流,外头的风是“呼啦啦”起来,两兄弟就算胆子大得没边,也没在鬼镇里过夜的心思。

    老家里有说法,宁可在荒山野岭落脚,也别在这样荒废的村子里过夜!

    邪!

    不管有没有道理,听老话错不了。

    但也犯不着往回开个几十公里去找旅馆,车子就往回开了大约两公里,这一段路边有块背风的空地,几十年前或许也有房子存在。

    停好车,附近是片小树林,搞了点自热食品,都犯不着点个篝火啥的。

    已进入四月,天不是太冷,但还有些凉。。

    听了会收音机里的娱乐新闻,早点休息,搞得像100年前来这淘金的矿工似的,早睡早起身体好。

    荒山野岭,帐篷没车内安全,无论是实际还是心理上。

    后座上有被子,窗户留上两条缝,洗脸冲脚,永强放倒前座睡觉,相伟荣是躺后座上呼呼大睡。

    这车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