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秘战无声 > 第571章:秘密协议

第571章:秘密协议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黑木义,这一组人当中,就剩下你一个了,你是准备继续硬抗下去呢,还是跟着大家一起获得自由呢?”

    “Y”工作挑选的五个人那都是有一定针对性的,什么人都有,这也是试验性质的。

    最难工作的就是黑木义,头脑越简单的人,越容易钻牛角尖儿,同样的道理。

    这样的人一旦认定了某个人,某个主义,他也是一定最为忠诚,不怕牺牲的。

    黑木义就是这一类型。

    黑木义虽然是日本忍者武士的身份,可他的原生家庭也是穷苦人,他是没有活路才走上忍者这条路的。

    但凡能活下去,谁也不想让自家孩子从小去吃那种苦,忍者武士训练是非常刻苦的,各种残酷的训练,不合格的直接就淘汰,而淘汰者是很惨的,而像他这种出身,一辈子只能做一个下忍,想要做中忍或者上忍是要看出身的。

    他们这种没有经过多少正规教育的武士是没有资格的,他们被派到中国来的任务就是替自己的主子掠夺各种财富,然后送回日本,而这些财富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份儿。

    田守山的工作还是有效果的,起码他利用自己的身份了解了更多黑木义的过往。

    这些可不是资料上写的那句话那么简单。

    “姓罗的,你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背叛大日本帝国的,这是我作为一个武士的尊严。”黑木义道。

    “看来,你是顽固到底了。”罗耀叹了一口气,黑木义的顽固令他出乎意料,也有一种挫败感。

    在他看来,这种顽固的坚持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他也可能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换做是自己如果被俘,也许也会是同样的选择,对错暂且不论,他的愚忠还是让人值得惋惜的。

    “正月里,不杀生,再给你几天时间好好想想。”罗耀决定不再黑木义身上浪费时间了,这种冥顽不宁的人,那就只能去死了,中国可没有那么多米面养着他。

    太浪费粮食。

    “今野先生,恭喜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签下这份认罪悔过书,你就自由了。”罗耀本来今天是冲着木下稚水来的,没想到还捎带一个今野永秋。

    “秦长官,我真的可以自由吗?”

    “当然不是完全的自由,是有限度的自由,因为,战争还没结束吗,你说呢?”罗耀呵呵一笑。

    “那是,那是……”今野永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儿,眼镜腿儿子被俘的时候摔断了,用一根铁丝缠着,戴在眼睛上,总有那么一丝不太协调。

    “按照规矩,你们在山城生活得有一个中文名字,这样也方便你们今后的生活和交流。”罗耀把今野永秋和木下稚水叫到一起,“原则上中文名字你们自己起,你们要是起的不好,那就有我来帮你们起。你们身份证件上用的也是中文名字。”

    木下稚水和今野永秋对视了一眼,思索起来。

    今野永秋原来是有个中文名字的,但那是他在东川公司的名字,那个显然不能再用了,得换一个。

    “木子李,我的名字里有个水,我叫李秋水吧?”

    木下稚水话一出口,罗耀喝了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去,憋不住,差点儿直接就给喷出来了。

    还李秋水,你咋不叫李莫愁?

    “秦长官,我的名字有这么好笑吗?”木下稚水很不理解。

    “不,不好笑,就是这个名字是不是女人用更为合适呢?”罗耀道,“这诗经有云:秋水伊人,在水一方。你难不成给自己取这一个娘们儿的名字?”

    木下稚水讪讪一笑,忙道:“那不叫李秋水,叫李秋好了。”

    “秋代表繁花凋零,无边落木萧萧下,这似乎寓意不太好,你今天恢复自由,跟过去告别,代表是新生,取这个名字不太好,还是换一个吧。”罗耀道。

    “那你说,取个什么名字好?”

    “李雨春,怎么样?”罗耀脑海中灵光一闪,“雨就是有水,跟你名字中的水相呼应,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也预示着你有一个新的开始,如何?“

    “李雨春,李雨春,行,那我就叫这个名字好了。”木下稚水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了。

    “今野先生,你呢?”

    “木下君,我能跟你选一个姓吗?”今野永秋突然问木下稚水一声道。

    木下稚水楞了一下,不明白今野永秋为什么要这么问:“今野先生,你随意。”

    “罗长官,还是得请您帮忙,帮我也取一个名字吧。”今野永秋向罗耀一鞠躬道。

    “行,你也用李姓,那就叫李今这个名字如何,刚好是你日本姓氏的第一个字,从今天开始开启新生,一样有不错的寓意。”罗耀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李今,这个名字很好。”今野永秋咂摸一下,眼睛一亮道。

    “好了,两位名字都选好了,那就收拾一下,准备跟我离开吧。”罗耀吩咐道。

    “罗长官,你的电话……”罗耀正准备离开,监狱长老刘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

    “我的电话?”罗耀吓了一跳,自己来小黑煤窑的事情除了宫慧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除非有急事,否则宫慧不会把电话打过来的。

    “喂,我是罗耀,先生……”

    电话打过来的居然是戴雨农,罗耀马上下意识的立正,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躲在门外听的监狱长老刘更是吓的不轻,戴老板亲自打电话找罗耀,而且还是打到他这个小黑煤窑来,这说明了什么?

    “先生,这个审查的权力我们一定要拿到手里,而且还要白纸黑字的写下来,秘密协议就好,不一定要让外界知晓,这一点我们是可以接受的……”

    “攸宁,关于那个叫江琳的女记者,她家里有些背景,他们那边希望我们能网开一面,从轻发落?”戴雨农问道,毕竟罗耀是当事人,如何处置江琳,要是不问一下他的意见的话,那就显得不太尊重了,哪怕是自己的学生兼下属,这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的,知情权也是要的。

    “我一切听从先生您的。”罗耀知道,戴雨农想要的是今后中央通讯社涉及军统方面报道的知情审查权,还有他个人方面的政治意图,也需要中央通讯社配合进行。

    “那就把这两个涉事的记者都从中央通讯社开除!”戴雨农说道。

    “可以。”罗耀点了点头。

    这么大的事情,这两个人如果继续留在中央通讯社,那就是打军统的脸了。

    所以,丢工作是肯定的,但只要没有附加的惩罚,两个人想要找份工作并不难,只要今后安分守己就行。

    因为一篇报道就把人赶尽杀绝,罗耀还做不到,那又不是日寇,没那个必要。

    做事太绝的话,那大家伙都会自动远离你的,谁知道哪天把你得罪了,然后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戴雨农也担心罗耀年轻气盛,吃了这么大亏不会轻易答应,谁想到他居然如此大度。

    看来,之前他想错了,罗耀是真心为了军统着想,才过来劝说自己跟王雪亭和解,而并非试探他是否会为了利益放弃维护部下的利益。

    “罗长官,刚才是戴老板的电话?”

    “是呀,你接的电话,你不知道?”罗耀奇怪的问道。

    老刘典狱长脸瞬间胀得通红,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早知道是戴老板的电话,他怎么的也要多说两句话呀。

    “老刘,我该走了,这里估计很快会有一批新犯人过来,你给我好好看好了。”罗耀道。

    “哎,罗长官放心,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老刘激动的道,刚才他听的真真的,罗耀跟戴老板讲电话的时候自称“学生”,这可是很近的关系了,一般人有资格在戴老板面前自称“学生”吗?

    不可能。

    这就好比,只有黄埔生才有资格在老头子面前自称学生,而且还是老黄埔的才行。

    ……

    “戴先生找你,很急,我只能把你去小黑煤窑的情况告诉他了。”宫慧看见罗耀回来,快步迎了上来说道。

    “我知道了,先生电话直接打到小黑煤窑。”罗耀点了点头,“应该是跟中央通讯社那边谈妥了,登报澄清,撤销之前的不实报道,将涉事的两名记者开除,这件事就算有了一个了结。”

    “这就完了?”宫慧瞪大眼睛,显然对这样一个解决方案十分的不满意。

    “其实还有,那就是咱们今后跟中央通讯社达成秘密协议,协议具体条款我不知道,但今后中央通讯社所有涉及军统的新闻报道都必须由军统核准之后才能发。”罗耀小声在她耳边说动。

    宫慧惊的掩住了嘴巴,这可了不得了,如果真的达成这个协议,那军统此番让步绝对是赚了。

    “先生给我打电话,就是怕我有想法,其实,我对个人荣辱一点儿都不在乎,我的名声也不会因为这一篇报道就坏掉,公道自在人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怕什么?”罗耀笑笑道,“不过时间拖的越久,对眼下密电码机构合并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到时候,肯定会有人那这件事说事儿的。”

    “他们会质疑你的人品,继而质疑你的领导能力,把你排除在新机构的领导名单之外。”宫慧道。

    “我的合并方案已经递交上去了,可他们的还没有一点儿动静,什么原因,要么就是没有好方案,要么就是他们的方案做了,比不过我们,拿出来也只能陪衬。”罗耀呵呵一笑,“不过,以他们的办事效率,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的方案会什么时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