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才相师 > 第1664章 素未萌生

第1664章 素未萌生

作者:天天抹粉嫩唇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天才相师 !

    当然,如果时空真的错乱了,其实我也一点儿都不怀疑其真实性,毕竟这个世界是由帝舜建造的,而他既然说是要磨炼我,那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让我从这个世界离开。

    只是目前我所遭遇的这些断层剧情,似乎还没办法让我从中找到真正的突破口。

    望着手里面的那枚镯子,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东西难道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吗?

    难道是我猜测错了?

    就在我这个念头刚刚浮起时,耳边隐约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逢九?”

    这是?

    上官轻?

    我惊讶之余,赶忙应了声道:“我在这儿。”

    而我这话刚出口时,却发现自己居然是站在一片竹林里,我微微一怔,难道我这又回来了?

    刚刚回过神,便瞧见不远处有一道黑影正警惕的往我这边走。

    借着微弱的星光,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面孔,是上官轻。

    我快步的迎了上去,上官轻警惕的凑到我跟前,拿着手电筒朝我脸上照了照,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声音紧张的朝我道:“我还以为你被恶鬼抓走了呢。”

    恶鬼?

    我皱了皱眉,搂着她腰的手紧了紧,轻声道:“怎么会。”

    说完,我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于是朝她询问道:“朱雀他们呢?”

    上官轻却朝我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因为我之前像发了疯一样朝这边跑,她也没多想就追过来了,所以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也跟上来了。

    我发了疯一样朝这边跑?

    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我记得当时是她被恶鬼拽进了墙里面,我当时是跟着进去的啊?

    后来我们在一个极为漆黑的空间里,相拥着在那里看着‘剧情’?

    于是我朝上官轻确认,她却表示并没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他们都在破屋里,而我独自一个在外面,他们在屋里听见我一阵傻笑,然后就疯狂的朝这边跑。

    听到这里,我顿觉一阵毛骨悚然,这是在跟我玩悬疑呢?

    想我程逢九怎么说在1.0维度世界也是第一强者啊,居然在这个帝舜创造的世界里被一只小小的恶鬼给勾走了?

    我郁闷之余,忽然间想到了什么,随即朝上官轻道:“跟我来。”

    上官轻对于我的举动有些诧异,不过还是选择跟在了我的身后,借着她的手电光,我按照之前的记忆,来到了吴老六之前的位置,随后从旁边找了一根树枝开始在地上挖掘,前前后后挖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脚下的草地里面挖出了一具森森白骨。

    望着那具白骨,我忍不住摇了摇头,想来这具尸骨很有可能就是杨会芳的吧?

    而上官轻对于我挖出来的这具尸骨惊讶不已,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问我了,就那么愣在了当场。

    恰时远处有手电光晃动,接着我便听见了朱雀的声音。

    上官轻这才回过神来,将手电筒光照了过去,很快,朱雀便领着胡子哥以及梁珊俩匆匆的赶来。

    看到我们挖到的尸骨后,他们仨同样是一脸懵逼,朱雀问我这啥情况?

    我大致的将之前所看到的;剧情;跟他们说了一遍。

    朱雀听了苦涩一笑道:“没想到你居然拿到剧本了。”

    得,这时候我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还是想想该怎么接触这恶鬼诅咒吧。

    就在我刚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的忽然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惨叫声,我心头一颤,不好!

    听着声音似乎是吴秀光老婆的啊?

    于是也没敢在原地多耽搁,便朝破屋那边跑去,前往的途中我询问他们破屋那边是否只有吴秀光夫妻俩?

    朱雀回答我说是的。

    我在心里面叹了声,他们这是太大意了啊!

    可惜当我们赶回破屋的时候,吴秀光夫妻俩已经失踪了,而破屋的地上则留下了一大滩血迹,我之前设立的法坛也被破坏了。

    恶鬼来过了!

    想到这里,我便示意他们都留在破屋里不要出来,自己则独自返回那片竹林,可惜,当我返回的时候,坑里面的那具尸骨已然不见了。

    难不成这恶鬼也会玩调虎离山?

    就在我疑惑之际,身后忽然间传来了一阵危机感,我下意识的朝旁边挪了一步,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砸向了我之前所站立的位置。

    我定眼望去,是吴老六!

    而他此时却面目狰狞的继续挥起棍子朝我砸来,被我接连几个闪躲给躲开了。

    我一边躲闪一边朝他喊道:“吴老六,你母亲杨会芳是不是你杀的!”

    吴老六闻言,微微一怔,双手举着铁棍朝我诧异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到这时候我大致算是明白了,于是朝他冷笑着道:“人在做,天在看,你真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当真的好歹毒的心啊。”

    “哼,我猜你并没有证据吧?毕竟当时下毒的是我们家老大夫妻俩,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吴老六在回过神后,整个人开始冷静了下来,对于我的猜测虽然他很诧异,但是他更清楚自己做事的风格,绝对不会让别人抓住任何把柄的。

    “当真以为做的滴水不漏?那你认为我是怎么找到你埋尸地的?另外,王军也是被你间接害死的吧?很难理解你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亲生父母啊。”我开始放大招了,他指定不会想到我一个素未蒙面的外人,居然知道如此隐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