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流寇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世间从无圣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世间从无圣人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大流寇 !

    夜色下的曲阜县城,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点灯光,空无一人的街面上连个打梆的更夫都看不到,只有城门上手持火把的兵丁在走动。

    这些兵丁不是官军,而是衍圣公府的家兵。

    甲申开年以来,山东就是全省大乱,但不管怎么个乱法,曲阜城却是太平的很,生活在城中的孔家人和居民感觉不到外面那种乱。

    就如同与世隔绝般,不管是土寇还是兵匪,及那杀人不眨眼的满洲鞑子,都对曲阜充满敬畏,半点也不敢靠近。

    因为,这里是圣脉!

    官兵不敢擅进,土匪不敢强入,强盗绕城而走!

    这,就是圣脉给世人的敬畏之心。

    没有人敢在曲阜放肆,守城的孔府家兵自然也不会有多尽忠职守,装模作样的在城墙上晃一圈后便三三两两的或躲去睡觉,或在一起聚赌。

    这些家兵有很多其实并不是孔府的奴仆,而是圣公府强行摊派的杂役。他们最少的要值七天,最长的要值一个多月。值守期限,通常由他们交纳多少银钱决定。

    曲阜城中的居民大半都姓孔,但他们又大半根本不姓孔,之所以全成了孔姓,完全是被圣公府强迫所致。

    孔家在曲阜真的霸道,随便哪个老爷、太太死了,孔家所属的庙、佃、屯户和城中居民都要素服摘缨二十七日,百日内不准婚嫁,不准唱戏,不准聚宴。不仅如此,居民还要被组织起来去给孔家的老爷、太太嚎哭。其它各种欺压,更是让人瞠目结舌,想都不敢想。

    所以强迫改姓孔,替圣公府服各式差役,对曲阜居民简直是家常便饭,他们很多人反抗过,甚至上京告过御状,然而因为孔家的特殊性,御状也改变不了曲阜居民的现状,反而告御状的回来之后下场更惨。

    自有衍圣公府以来,曲阜居民就算是孔家的世代奴仆了,想走都不成。

    孔庙、孔林、孔府这“三孔”便是曲阜的核心,城中所有建筑都不能越过三孔,而那孔庙更是朝廷特许仿皇帝居住的紫禁城样式修造,花了五年时间十五万两白银才造成功,一百多年不知有多少圣贤子弟来此祭祀过先圣,瞻仰先圣遗迹。

    此时孔庙东南的一处民房边,却有十几个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如同索命的僵尸般躲藏在夜色中,似随时都会跳出来咬人一口。

    屋内的主人一家被用绳子绑在一起,几把大刀明晃晃的放在他们面前,但使他们敢挣扎叫唤一句,恐立时就要人头落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一个黑影动了,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道:“时辰到了,动手。”

    其余黑衣人闻言忙将脚边摆放的竹篓用扁担挑在肩上,竹篓里是一坛坛装满火油的罐子。为了将这些火油运进城中,这帮人花了不少银子疏通守城的孔府家兵。

    一个黑衣人弯腰将竹篓担起时,却迟疑再三,终是忍不住低声说道:“真要放火烧孔庙?那可是圣人祭祀所在啊。上千年的东西,就这么烧了不可惜?”

    有黑衣人听了这话,哂道:“哪有上千年,不过百多年。”

    “百多年?”

    说烧孔庙可惜的这个黑衣人名费哲,原刘泽清部将詹世勋的亲兵,现为淮军前锋营一员,隶属高进指挥。

    前锋营非淮军正式军号,乃是大顺山东招抚使胡尚友给定的军号。为了彰显威风,胡大使将自己的亲兵号为“雄威营”,将高进指挥的骑兵号“前锋营”,听起来很是吓人。

    实际雄威营两千兵全是土寇,前锋营虽是淮军骑兵,但不过百余人,除一小队贴身保护胡大使外,余者皆在高进指挥下潜在各处联络绿林好汉,执行特殊任务,倒有些前锋的意思。

    “你不知道?孔庙正德年间叫刘六刘七兄弟烧过一回,后来朝廷为了遮羞就对天下人说什么是雷击焚毁了孔庙,嘿,也就糊弄不知底的外地人,咱们山东人哪个不知道?”

    说话的这个叫樊霸,名如其人,山东沂州人,原是绿林的一名响马盗,经李化鲸介绍加入前锋营。

    其所说刘六刘七兄弟造反烧孔庙是正德年间的事,当时孔庙被烧,曲阜一带的人都说是报应,有很多孔家的佃农、奴仆参与了这次起义,可惜最后被明朝镇压了。

    “还真有人烧过圣人的庙啊!”

    费哲伸了伸舌头,暗道那刘六刘七兄弟真够有种的,就不怕圣人劈死他们。

    “什么圣人?”

    前面的黑衣人侧过脸看了眼费哲,“圣人给你饭吃?圣人给你钱花?还是圣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这...”

    费哲摇了摇头,打他出生到现在,好像真不关圣人什么事。

    “可是圣人...”

    费哲想说什么,却被高进直接打断,哼了一声,道:“都督说过,世上从没有圣人,人活着只能靠自己。只要咱们够狠,就是真有圣人也得跪在咱们面前求饶!”

    “......”

    费哲叫这话听傻了,这什么人能狠到圣人都得求饶。

    “狗屁的圣人,高头说的对,别说他孔圣已经死了上千年,就是活着也不配称圣人。他真要是圣人,有什么圣贤学问传下来,咱们老百姓怎的就要易子而食了!”

    樊霸呸了一口,五年前他跟弟兄们去过一次河南,当时的一幕让他现在都有点不敢吃肉。

    那真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做母亲的竟然守着亲生儿子骨架如野狗般活着!

    看到陌生人过来,那失了心智的母亲还将骨架揣在怀中,生怕别人夺了去。

    樊霸一刀结果了那个可怜的母亲,对方咽气前眼睛流下的泪水让他久久难以释怀。

    高进拍了拍费哲的肩膀:“别想没用的,这把火不烧起来,咱们淮军几万弟兄就得死在山东!”

    “高头,上吧,就算有圣人也住在地下,咱们烧地上的不碍他们什么事。”樊霸说完就挑着担子向不远处的孔庙走去。

    “唉,造孽,烧了孔庙,将来俺孩子昨个进学嘛。”费哲嘟囔一声,还是把竹篓挑在肩上。

    “先等你有了婆娘再说,不过这婆娘你得自己讨,圣人可给不了你。”

    高进看了眼不远处黑夜中的孔庙,捏了捏手中的“钻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