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有一个长生系统 > 第九章:世道要变了

第九章:世道要变了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我有一个长生系统 !

    张明走进来,脸上居然还带着笑。

    陈志飞看见,像见了鬼似的,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陈非马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装模作样拿起一本书看,嗯,是一本《足球周刊》:“有事?”

    张明咳了声:“非马同学,刚才我用了你的药膏,感觉还不错,就是份量少了些,想要再试一试。”

    不知不觉间,他的称呼已经从“陈非马同学”,转变成“非马同学”了。

    陈非马打量着他,见他的脸似乎并没有多少变化,痘痘暗疮依然在,心想短短时间,即使鱼皮膏有效,也不会这么快见效,就问:“药膏用着,有甚感觉?”

    张明老实回答:“挺好,凉凉的,像是有用。”

    俗话说久病成医,对于自己的脸,他用了不计其数的药物,可没有一种药物能像鱼皮膏这般,几分钟之内,就产生了作用,用过之后,感觉舒服。虽然一时间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他就是知道,心中顿时欣喜若狂,看到了治愈的希望。忍不住立刻跑来,找陈非马讨要鱼皮膏,涂抹多些。

    陈非马点点头:“有用就好,我还担心会过敏,你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呢。”

    张明连忙摆手:“没有的事,你的家传秘方炼制出来的药,确实有用,是你爷爷炼制的?”

    这时候,一旁的陈志飞忍不住道:“你们在说什么?还有,胖马哥,你爷爷不是去世好几年了吗?我记得你说过的……”

    陈非马回答:“不错,我爷爷是去世了,可秘方又没失传,我依照秘方炼药,有甚问题?”

    张明睁大了眼睛:“这药是你捣腾出来的?”

    陈非马道:“当然,你是觉得我年轻,不可靠?”

    张明吞了口口水,如果之前知道是陈非马弄的药,他还真不敢随便用,不过现在用都用了,而且有效,就没必要计较,忙道“非马同学会炼药,真是叫人惊诧。”

    彭群理几个果然露出了惊诧莫名的神色,同窗三年,从没有发现过。

    彭群理问:“到底什么药?”

    陈非马简要说了,就是一支除痘膏。彭群理三个脸上没痘,兴趣不大。

    张明不同,他本已对自己的脸绝望,准备一辈子打光棍了,现在哪怕有一丝的希望,都绝不会放过。

    陈非马笑吟吟道:“学霸,不是我不愿意给你用。到医院打针还得试针呢,我得对你的脸负责,今天已经用过一次,需要观察,明天再说吧。”

    张明急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陈非马嘴一撇:“废话,出了问题,我得担责的,这年头,劝酒都能劝出官司来。”

    张明顿时眼神幽怨,心里嘀咕:那刚才你还一个劲劝我用……

    陈非马语重心长地说:“学霸,你的口头禅不是说做人不能看外表,得注重内涵吗?脸这东西,有就好了,不必在乎美丑。再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差那几天。”

    张明内心的幽怨更甚:你脸上没长痘,怎么会明白我的凄苦?走到路上,都恨不得蒙面,见到心仪的女生,因为自卑不敢上去搭讪……有机会的话,能早一天结束这梦靥,绝不愿等多一秒。

    口中说道:“那说好了,明天我来找你。”

    陈非马敷衍道:“明天再说。”

    张明唯有离去。

    陈志飞叫道:“怪不得你胸有成竹,原来有这一手。”

    参与打赌的王江鹏说:“飞哥莫慌,学霸只是来讨药膏,又不是送笔记,咱们还没输。”

    陈志飞道:“不错,我就说嘛,学霸多骄傲的人,当笔记像是宝贝,不会轻易借给人看的……”

    笃笃笃!

    熟悉的敲门声,熟悉的蛤蟆脸,张明抱着一摞笔记进来:“非马同学,你要的笔记,我给你拿来了,你好好看吧,不要弄丢了。”

    陈非马满脸笑容,谁说学霸只懂得埋头学习,不通人情世故来着?这不挺会做人嘛,有前途,双手把笔记接过:“多谢学霸,等考完了试,我请你吃饭。”

    张明忙道:“不用客气,如果我脸好了,该我请你吃饭。”

    陈非马笑眯眯的:“没事没事,反正总会有人请吃饭的。”

    目光一扫,扫到陈志飞和王江鹏两个,看到那两张神态精彩莫名的脸,心里得意:今天的晚饭钱省下了,美滋滋。

    转念一想,果真是印证了那句话:系统出品,必属良品,那鱼皮膏真得有效果。那么,想来给若若同学用的五禽药酒,应该也不差,难怪那郭瑷打电话来讨要。

    哈哈,有了系统,咸鱼翻身,这人生啊,再不同咯!

    不过……

    他就一皱眉,想到鱼皮膏只得一支,抽奖得来的。这小小一支分量不足,是否真能帮学霸完全除痘消痕值得怀疑,如果多几支就好了。然而此物只能系统出产,别无他法,也不像药酒那些,确定完成任务后即可获取。哎,先不管了,如果一支药膏能让学霸脸上的痘痘消除一部分,那也对得住他了。大不了以后获得新的膏药,再给他用。至于原因措辞,早便想好:

    这么疗效显著的家传秘方,能量产吗?

    “家传秘方”四字,足以解释很多问题。

    陈非马就开始翻阅起学霸的读书笔记,见字体端正,内容翔实,不愧是学霸出品。看这笔记,效果比上课都不差。得,今年的考试稳了。

    打赌输了,陈志飞与王江鹏颇有些忿然,一个痛心疾首地说:“看不出学霸也是肤浅之徒,为了一张脸皮,居然心甘情愿把笔记送过来,太没逼调了,简直辱没了‘学霸’这个无上称号。”

    另一个幽幽附和:“可不是?既为学霸,就应该白衣胜雪,承受一切的寂寞。正所谓红粉骷髅,皮囊如破衣,怎能被表面的假相乱了本心?”

    “我去!”

    彭群理听得耳朵发麻,忍不住笑骂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看网文看得走火入魔了,在这胡言乱语,被人听见,还以为来了两个精神病。”

    陈志飞看着正在翻阅笔记的陈非马:“我只是不明白,以前都是咱们打胖马哥的脸,今儿怎地调转过来了?哎,我有不祥预感,世道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