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159.时光的棋盘

159.时光的棋盘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唔姆?”

    铃谷浅葱看到江川一郎的灵体,也皱起了眉头。

    与其说怨念,倒不如说是执念,或者更加具体一些的,信念。

    江川一郎的灵体依附于棋盘而存在,他所有的执念就是下棋而已。

    铃谷浅葱看了徐伦一眼,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徐伦摇了摇头,示意铃谷浅葱不用在意。

    棋盘两侧,羽生圣和江川一郎的对决还在继续。

    序盘阶段,两人都没有长考,开局的定式几乎是每个棋手都要倒背如流的东西,到了中段,才是真正个人实力的体现。

    而且,不知道为何,羽生圣和江川一郎似乎心有默契,他们下棋的速度都很快,没有任何拖延。

    啪——

    啪——

    啪——

    两指夹着棋子,落在木制的棋盘上,羽生圣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料理教室的事情,也忘记了自己找徐伦来帮忙的事情,他的眼中只剩下了下棋。

    如同某种沉静燃烧的火焰一般的光芒,在羽生圣的眼中亮起。

    而对面的江川一郎也是如此。

    一位生者,一位逝者,相隔三十年的时光,在此刻的棋盘之上,却比任何人都要靠近。

    对比起江川一郎那般传奇的经历,羽生圣的人生足以称之为普普通通。

    他出生于神社相关的人家,却并没有除灵师的才能,倒是在神社里学会了将棋,一路下,一路磕磕绊绊,倒也逐渐崭露头角。

    许多人认为,对于他而言,职业棋士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如果二十五岁他还没成功,那么大概便是回家继承家业这般,是令众多人羡慕的人生。

    但羽生圣本身喜欢将棋,喜欢棋盘上运筹帷幄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成为了战国时代的大名一般,指挥着千军万马。

    更重要的是,在将棋的棋盘上,没有人会关注你的家庭背景,身份,没有人在意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还是穷人家的孩子,是万众瞩目的新星还是藉藉无名的凡人。

    棋盘上,只有执著于胜负的两个棋手而已。

    棋高一着,成王败寇。

    对弈之时,喝了一口茶的羽生圣忽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随处可见的,小小的居酒屋之间。

    这是那种平成时代常见的,大众食堂一般的小餐馆,不过餐馆里没有其他人,羽生圣坐在其中一张靠窗的桌旁,面前只有一杯茶。

    季节似乎变成了冬天,窗外寒风萧瑟,铅灰色的阴云密布,仿佛随时都会下起大雪。

    双手捧着热茶,羽生圣轻轻吹起,啜饮一口。

    放下茶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面坐下了一个人。

    这个男生和自己年龄相仿,头发剪得很短,穿着旧式的学生制服,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见过这名男生,但羽生圣却感到十分熟悉。

    “抱歉,来晚了。”

    那男生熟稔地坐下,面前也多了一杯茶。

    看不清面容的老板端上了一些毛豆,冷豆腐,芥末章鱼等,完完全全的下酒菜。

    “总觉得,这么坐着还是第一次。”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羽生圣笑了笑。

    “是啊...”

    男生点点头,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毛豆,熟练地将其中的豆子吃掉,随即问道。

    “说起来,最新的《玛格丽特》你看了吗,这是从周刊改成半月刊的第一期呢。”

    “《玛格丽特》?”

    羽生圣不太理解,听名字好像是什么杂志的样子,但他除了《周刊少年JUMP》之外就没接触过漫画了,二次元什么的,他完全不懂。

    “少女漫画,你不看吗?”

    男生有些惊讶。

    “抱歉,我平常不看漫画。”

    羽生圣诚实地回答道。

    “那你平时会做什么?”

    “看推理小说......听摇滚乐?”

    羽生圣也不太确定自己除了将棋之外的其他兴趣。

    “唉,我都没接触过这些来着。”

    男生颇为遗憾,又吃了一筷子芥末章鱼。

    两人沉默了片刻。

    “我们两个的兴趣好像完全没什么相似的呢......”

    男生笑了笑。

    “确实。”

    羽生圣点点头。

    又是一阵沉默。

    “不过,我很喜欢将棋。”

    男生又开口。

    “我也很喜欢。”

    羽生圣点头。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

    这就足够了。

    虽然从未见面,虽然相隔三十年的时光,虽然一个已经逝去,一个仍在人世,虽然两人的爱好,兴趣,家庭,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但却因为一盘棋而连接到了一起。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雪,纷纷落落的雪花覆盖大地,为世界笼罩上一层纯白的轻纱。

    江川一郎,真的是因为心有不甘,想要夺走他人的未来,才会盘踞在棋盘之上的吗?

    羽生圣心中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如果说输给江川一郎的怨灵一百盘之后,就会被夺舍,那么为什么三十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将棋社的成员被这怨灵吞噬?

    是他们都没有下到一百盘?

    倘若真的存在这么危险的怨灵,作为除灵师预备军学校的峰城大附高,为什么会留着这个怨灵这么多年而没有退治?

    为什么峰城大附高七大不可思议会流传将棋社的传说?

    羽生圣的意识回到了料理教室,回到了棋局之中。

    江川一郎的棋力很强,至少也是职业水准,羽生圣不知道三十年来的对弈让他的棋力提升了多少,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怕是难以赢下这一盘。

    或者说,如果不能赢下现在的江川一郎的话,纵使羽生圣能够靠着时间熬成职业棋士,也没办法再前进一步,真正拿到将棋界的桂冠。

    感受到了这样的压力,羽生圣笑了。

    他一改往常以守备为优先的稳健打法,开始积极进攻,而这正是江川一郎最擅长的打法。

    在数次的交手之中,羽生圣也在学习对方的思路。

    现在,羽生圣能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进行蜕变。

    啪——

    啪——

    啪——

    棋子被击败,又再度打入棋盘,飞车升级为龙王,厮杀愈演愈烈。

    啪——

    江川一郎又是一次落子,看起来似乎已经将羽生圣重重包围,只要一步,就能完全将死他。

    然而,羽生圣却不紧不慢,将手伸向早已思考过多次的位置。

    抬手,落子,反将一军。

    “啊......”

    羽生圣这时候才忽然明白过来,江川一郎的怨灵真正的执念。